翡翠女王[高干异能]._分节阅读_63

    燕疏狂忽然大笑起来。

    “哈哈哈……我终于明白了!牧小森啊牧小森!我刚刚还当看错了你,却是我让眼前的事情给震惊到了,连你隐含的意思,都没听出来,还得等你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兄弟,回头请你喝酒!”

    燕疏狂的话,没头没尾,让人以为他是一下子得了失心疯。

    唯有牧小草和牧小森相视一笑,他们一早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可这话他们也不好直接说出来,燕疏狂能自己悟到,却是再好不过了。

    燕疏狂揽着姜礼乐的腰,大声道:“一直以来,我姓燕,是因为我父亲姓燕,并不是因为京城有个家族姓燕。当初,父亲可以为了母亲,离开燕家,我为何就不能为了自己心爱的人,放弃这个姓氏?从此以后,我随母姓,姓皇甫。这样一来,我便不是燕家人了。”

    燕疏狂的话,说的痛快,可在在场之人,却一片哗然。

    燕这个姓氏,他居然说放弃就放弃了?

    燕青帝这个人很有名,他乃是燕家嫡系,若非当初净身出户,早晚会是燕家的掌舵人,燕疏狂乃是他的儿子,也是深受燕家关注的,他的出身来历,很有些问题,涉及黑色,也许做不了燕家的家主,但也会获得巨大的权利,可他如今放弃了燕这个姓氏,那么就代表着他彻底放弃了未来将会得到的一切。

    这个代价,实在太大了。

    再说,燕家和皇甫家之间的合作,完全是由他来做纽带来维系,若是他不在姓燕,那么对皇甫家的损失,也是难以承受的,很可能会动摇皇甫家的根基。

    不论从那个方面而言,他的行为,都是极端不智的。

    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以他燕疏狂的身份,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何必吊死在这一颗树上,放弃唾手可得的巨大权利?甚至给自己的家族,带来灭顶之灾?

    燕百叶的脸色,一下子黑下来。

    “你可要考虑清楚!”

    燕百叶看向燕疏狂道。

    “我自然是考虑的清清楚楚了。”

    燕疏狂淡淡道。

    哦,不,此时应该称呼他为皇甫疏狂了。

    皇甫疏狂的话很笃定,根本不容的反驳。

    看皇甫疏狂这边打不开缺口,燕百叶转而看向皇甫红竹,道:“皇甫红竹,你还在沉默什么,难道说你也赞成他如对此胡闹么?他年纪小不懂事,你也是么?”

    他的话,有些气急败坏的味道。

    若是皇甫疏狂真的脱离燕家,那么这件事可就难办了。

    皇甫红竹沉吟了良久,展颜一笑,看向皇甫疏狂,道:“这件事,我听你的。这不光是为了你,也是为了你父亲的坚持。若是我今日,逼着你离开姜礼乐,回归燕家,那么我不仅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你父亲。你父亲,当初也不同样是净身出户,和我在一起的么?若是他当初,只顾荣华富贵,也就没有今日的皇甫红竹,更没有你了。儿子,我支持你,也因你而自豪!你父亲若是在世,也绝对会支持你!”

    最终,皇甫红竹还是选择了支持皇甫疏狂,她知道人生之中,有一些选择,是不能按照理智来的。

    若是一个普通的母亲,她可能会选择阻止这场必定夭折的爱情,可她不同,她的经历,让她看的更开,更认可这种轰轰烈烈的爱情。

    刹那既是永恒!

    “好!很好!”

    燕百叶得到这个答案,脸色铁青。

    “哈哈,是很好。对了,我们今天,不是来参加皇甫疏狂和姜礼乐的订婚礼的么?耽搁了这么久,是不是该交换戒指了?”

    牧小草在一边,微笑道。

    她的话,让燕家、昆仑之人,都恶狠狠的盯着她!

    她和牧小森的目的,如今可谓是昭然若揭,他们真正要做的,并不是阻止这场订婚礼,而是将这场燕家和姜家的订婚礼,变成皇甫家和牧家的订婚礼!

    “哦,对了,燕家叔祖、昆仑众位,还打算继续观礼么?”

    牧小草淡笑道。

    她的话,让燕百叶和昆仑众人的脸色,越加难看了。

    “呵呵,不要过于自信了。即便订婚了,又如何?如今,在场之人,来自五湖四海,里世界之人、或是与里世界有关的人,不胜枚举,他们都已经知道,姜礼乐是通往长生的钥匙。他们离开后,整个里世界,都将知道这个消息。”

    袁非道冷笑道。

    牧小草闻言,忍不住大骂:“好一个包藏祸心的老贼!”

    袁非道的话,无疑是将在场的所有里世界人,都拉到自己一个战线来对付他们。

    “诸位,还请与我一同拿下姜礼乐,我昆仑山,会和诸位,一同分享长生的秘密。”

    袁非道语气之中,满是诱惑。

    一时间,人群之中,有不少人动摇起来。

    他们在一边,听的清楚得很,长生不老的诱惑,时时刻刻的在引诱着他们,如今听袁无道一说,一时间就有些蠢蠢欲动起来。

    “哼!想清楚和牧家作对的结果,剑如来和东帝的怒火,是你们可以承受的么?”

    皇甫红竹淡淡道。

    她并不希望这里成为战场,是以加以威吓。

    牧小森则在一边,轻笑起来,松开牧小草的手,轻轻在腰间一扯,一道亮白的光芒闪过,一柄如秋水一般的软件,出现在他的手中。

    一头乌黑的头发,也缓缓变得雪白。

    “我给你们两个选择。”

    牧小森的嗓音之中,透出一股妖异的杀意,让人忍不住浑身发寒。

    “承受冥河告死剑的怒火,还是选择接受我姐姐的禁制。”

    牧小森的话,说的极端的霸道。

    要么死,要么承受禁制,没有另外的选择。

    “太霸道了吧?”

    人群中,有人道。

    “我需要的,不是你们的意见,只是答案。”

    牧小森淡淡的道。

    他在这一刻,化身绝对的霸者,不允许有任何人违背他的话。

    “哈,你还当自己是当初的东帝么?不要以为我看不出,你的身体绝对出现了问题,我可以感受到,你体内的元气和牧小草体内的元气融合在一起。这个女人,按照我们得到的情报来说,她绝对是没有任何的修为的。可如今,我分明能感受到她身上那澎湃的元气,那么只能说明,你将自己身上一部分的元气,传给了他。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是我可以判断,你的修为,绝对是在历史最低点的!”

    袁非道十分笃定的道。

    刚刚昆仑山的年轻人和牧小森斗的时候,吃了点一点小亏,但也让袁非道自以为试探出来牧小森的一些底细,他认为联合众人,完全可以一战!

    “哈,也许该让你明白,蝼蚁就是蝼蚁,不论多少叠加在一起,都不可能胜过一条巨龙,哪怕这条巨龙,已经濒临灭度。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诉你们,我身上的元气,只剩下不到两成,可单单这两成,就足以毁灭你们所有人!帝,这个概念,达不到的人,永远也不懂。”

    说罢,他正如剑法的名字一般,犹如冥河之中幽魂一样,凭空出现在袁无道跟前。

    他的剑,仿佛魔术一样,在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穿透了袁非道的胸膛。

    “我父,可弹指间镇杀你的你的兄长,我也可以在一个呼吸间,夺取你的性命。”

    牧小森在袁非道不可置信的眼光中缓缓的自他胸口,将三尺软剑拔出,脚下滴下一滴滴血液,有一种妖异的美感。

    ☆、大结局

    牧小森出手若惊雷,但凡是里世界众人,都是一阵心悸。

    太强了!

    牧小森明摆着告诉众人,不论一位帝级高手,有多么的虚弱,可他的战力,依然可以轻易的碾死袁非道这种高手,如踩踏一只蝼蚁一样。

    不要小看袁非道,他可以做到昆仑大长老的位子,可不单单因为他的资历够老,他的战力,在昆仑山也是第一序列的。

    昆仑山如此让人忌惮,其综合实力,自然不容小觑,除开如核弹一般威慑力的存在昆仑外,昆仑山的长老们,也个个都是叱咤风云的强者!

    袁非道的剑术,冠绝昆仑山,如今更胜他兄长一筹,若是搁在里世界评级,那么至少也是次王级,甚至可能是王级。

    他的剑术,没半点发挥出来,就让牧小森,一剑毙命。

    “这样,还有人有异议么?”

    牧小森嗓音冰冷妖异,却有一种难言的磁性魅力。

    燕百叶脸色发青,他明显的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在牧小森这种掌握绝对力量的强者眼前,任何的威逼,都是扯淡!

    事实上,这个道理,在二十五年前他们就已经体验过了,当初多大的阵仗,还不是让剑如来,一人一剑一壶酒,轻而易举的就破了?

    京城多少天潢贵胄,暗中有多少里世界强人虎视眈眈,可遇上强横的不讲道理的剑如来,最终还不是留下了一百二十颗人头,在由天家来出面求情,才算了结的?

    其他里世界强人,也认识到自己和帝级,到底有多少差距,一时间都有些心灰意懒。

    实际上,若是在场的里世界强人,一起向四面八方逃走,也许还真能逃走不少,这个消息,也就真正的散布出去了。

    可必然的是,将会有一半的人,让牧小森斩杀殆尽。

    那么,问题就出现了。

    谁来做这一半?

    人的命,可就有一条,到底是一个虚无缥缈的长生药重要,还是自己的生命重要,凡是明眼人,怕是都能思虑清楚。

    皇甫红竹淡淡开口,道:“各位,有些事儿,可要选择清楚,不然很可能,就永远失去选择的权利了。”

    她的话,无异于威胁。

    里世界的人,向来是心黑手狠脸

    皮厚的典型,命对他们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牧小草在一边,却是忙乎起来,她一边给这些里世界的人下禁制,一边还开解说:“这禁制很简单,并不会影响你们修炼,你们只要不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那么禁制就不会启动。”

    “牧小姐,您的禁制,真的这么厉害?”

    有人不太信。

    “呵呵,不要忘了,我的谁的女儿。我父亲的神言天威,二十多年没出现在里世界,难道真的让人淡忘了么?”

    牧小草自豪的道。

    众人闻言,一下子都熄了声。

    神言天威这玩意儿,完全是作弊的,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能力。

    在里世界,大体上会分成两种力。

    一种是元气,一种是神秘。

    元气很简单,各国都有各自传承的武道,能用武道,炼出元气,你就自然而然的步入里世界了。

    可神秘,就五花八门了。

    宗教,是孕育神秘的母胎。

    比如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通过锻炼信仰,也会产生各种各样的神秘来。

    比如佛光、圣光等。

    但是,神秘并非宗教的专利,还有许多人,会先天拥有自己的神秘。

    比如牧小草母女三人的眼睛,这也是一种神秘。

    神言天威,在本质上,也是一种神秘。

    神秘,不一定会遗传,也许父亲拥有神秘,可儿子、女儿,却不拥有神秘,这也是为何,不少人都没想到,牧小草拥有神言天威的神秘的原因。

    神言天威的神秘,在乎言出法随,类似于基督教的神秘大预言术。

    里世界的人,心中知晓利害后,都很痛快的让牧小草禁制了。

    接下来,就是一些和里世界有接触的达官贵人,这些人的控制欲尤其强烈,让他们接受禁制,对他们来说,这绝对是最大的侮辱。

    但是……

    看着地上的尸体,他们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罢了罢了,尊严算毛?

    还是命重要。

    牧小草本想绕过皇甫红竹的,毕竟他是姜礼乐未来的婆婆,可她却坚定的摇摇头,让牧小草下了禁制

    。

    在会场中,还有许多皇甫家族的高层,她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