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千金毒妃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437

    “秦将军。”

    “你们怎么这么狼狈啊,对方有高手镇守吗?”秦铭看着赶回来的轻骑军,疑惑的问道,“还有,你们将军呢?”

    “将军还没有回来吗?”众人疑惑的问道,“我们在回程的路上,遇到了昌顺帝的人马,我们不是对手,就分开逃走了,将军并没有跟我们一起,不过当时昌顺帝追着将军去得,难道将军还没有回来吗?”

    “昌顺帝?”秦铭一惊,“昌顺帝怎么会追着你们去?”

    众人摇摇头:“我们赶去剑门关外,西宁士兵果然怀疑百姓中有我们的奸细,将百姓关在城门外,将军带领我们杀上去,城中的人也不开门,最后还下令放箭,将城楼下的百姓全部射杀。”

    “倒是有几分狠毒的性子,一城百姓,说杀就杀了,剑门关的守卫就没有暴动吗?”秦铭饶有趣味的说道,若是在东寻发生这样的事情,只怕城中的百姓,当先暴动了,毕竟瓮城离剑门关很近,剑门关大多数人有亲人在瓮城。

    “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上头下的命令,就算下面是你亲爹,你都得杀!不过我有些担心了,帝锦澜竟然没有来围攻沪城的原因,是为了去堵截你们,为什么?”公孙先生缓缓的开口,“只怕昌顺帝以为去袭击剑门关的人是你,所以才会带人去堵截,只是他没有想到,宁将军到达沪城了!”

    “先生,您的意思是,宁将军落在昌顺帝的手中了?”秦铭吃惊的问道,要知道,他可是很尊敬宁青的,若是宁青落在了帝锦澜的手中,那事情可就糟糕了!

    “再等等吧,若是天黑宁青还没有回来,那么就说明他已经落入敌人手中,我们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公孙先生低沉的开口,若不是宁青今日赶到了,前去袭击剑门关的就是秦铭,而秦铭落到帝锦澜的手中,只怕帝锦澜会用来威胁皇后娘娘来边关吧!

    “好。”

    秦铭不停的在营帐中踱步,焦急的等待,希望宁青能平安归来,但是知道午夜,宁青也没有回来,轻骑军除了少数人没有回来,大多数在天黑前回到了沪城,而宁青迄今为止没有回来,已然落在了帝锦澜的手中。

    公孙先生叹息一声:“挂免战牌吧。”

    “公孙先生,我们不去谈判吗?”秦铭不解的问道,若是宁青落在对方手中,挂免战牌似乎没有任何用处吧。

    “昌顺帝想要谈判的对象不是我们。”公孙先生沉默片刻后开口,“按照你捷报送去帝都的时间,陛下也应该要到达边境了,我们且等几日吧,陛下来了,就可以跟昌顺帝谈判了。”

    “陛下怎么会在这个时间来边境?”秦铭有些吃惊,兮儿如今身怀六甲,若是陛下来了边境,岂不是只有兮儿一人在帝都之中,到时候有个什么事情,都鞭长莫及,不过,帝都应该比边境安全多了,更何况还有秦家在,兮儿应该不会有事。

    秦铭第二日就让人挂出了免战牌,纵然知道瓮城没有水,没有食物,他们也不敢贸然乱来,宁青落在帝锦澜的手中,就相当于是拿到了一张免战牌。

    公孙先生原本以为,帝锦澜抓到宁青,应该不会太快要求跟他们谈判的,然而第二日一早,一封书信就被射进了沪城中,侍卫呈上来,秦铭看过之后,递给公孙先生:“昌顺帝要求用宁将军换沪城跟冀城。”

    “用宁将军换这两座原本就属于西宁的城池也是值得的,只是就怕昌顺帝使诈,他刚到边境,不明战况,被我们诈了一次,如今他缓解过来,我们再想要左右他的节奏,就没有可能了,一旦交换,就又回到了原点。”公孙先生无不忧虑的开口,回到原点也没有什么,就怕在交换人质的时候,出个什么差错,赔了夫人又折兵,更何况帝锦澜要求秦铭亲自去交换,摆明了,目标是秦铭!

    “回到原点就回到原点,我们以前能拿下三城,换回去之后,照样能拿下三城!”秦铭毫不犹豫的说道,“换!”

    “换你个头啊!”公孙先生当即怒斥,“你有没有看清楚,昌顺帝要求的是你亲自去交换人质,交换人质这种事情,换谁去都行,为何一定要你去?”

    “因为我主将啊!”

    “你还不算傻啊!”公孙先生气恼的哼道,“不止是因为你是主将,还因为你跟皇后娘娘之间的关系!”

    “怎么又扯上我妹妹了?”秦铭一脸懵逼的问道。

    “若是这次宁青没有及时赶到,去袭击剑门关的就是你,你觉得你能从昌顺帝的手中逃走吗?”公孙先生头疼的问道。

    “不能。”

    “那就对了,昌顺帝的目标,从头到尾都是你,只是没有想到宁将军来得太快,破坏了昌顺帝的计划。”公孙先生走到沙盘前,“瓮城只有一处水源可以引用,就是城外的水塘,虽然被我们撒了泻药,可是只要将解药倒进去就可以了,食物他们可以从剑门关运送过来,足够支撑一段时间了。”

    “先生,你说的都是对西宁有利的事情。”秦铭坐下,翘起二郎腿,“宁将军被抓,我们挂着免战牌,昌顺帝要求以城换人,还要我亲自去,若是他抓了我,会用来干嘛?”

    “用来干嘛,你觉得能用来干嘛,总不能把你抓回去当男妃吧,肯定是抓你威胁皇后娘娘来边境!”公孙先生一脸你是白痴的模样,让秦铭都觉得自己有些白痴了,若不是他姓秦,又是沐婉兮的哥哥,指不定帝锦澜连看都不会看他一眼。

    “那是不答应交换人质?”秦铭小声的说道,“以昌顺帝的性格,若是我们不答应,只怕他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宁将军的!”

    “我知道!”公孙先生烦躁的走来走去,“就是因为知道,我才烦躁!”

    秦铭缩了缩脖子,默默的喝自己的茶,不能不换人,也不能换人,那到底要怎么做才能两全,若是他被抓了,帝锦澜用来威胁兮儿的话,他宁愿一死,也绝对不会让帝锦澜拿他去威胁沐婉兮的!

    “必须把人换回来。”秦铭小声的嘀咕,“宁青可是青竹的男人,兮儿说了,她欠青竹一条命,若是让宁青死在帝锦澜手中,兮儿会自责的。”

    “我知道!”

    “咱们多安排些人保护我,然后再去换人!”

    “吗,没看到上面写了,你只能带两个随从吗?”公孙先生恨不得将那封书信拍在秦铭的脸上,这人知不知道现在什么状况,一旦交涉失败,不是宁青死,就是他被抓,无论哪个结果,他们都会损失惨重!

    “皇上应该要到了吧。”秦铭突兀的开口。

    公孙先生一愣,看向秦铭,果断的说道:“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秦铭激动的问道。

    “你过来,咱们如此这般……”公孙先生凑到秦铭的耳边,两人小声的嘀咕着,秦铭不住的点头,脸上带着邪恶的笑容,一看就知道在商量着干坏事。

    秦铭很快就答应了帝锦澜的条件,用两座城交换宁青,他亲自前去,时间定在三天后,三天后交换人质。

    帝锦澜以为秦铭会迟疑很久的,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回了信,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实在是令人有些惊讶。

    “秦铭跟你关系很要好吗?”帝锦澜幽幽的问道,对于秦铭这么积极的反应很是奇怪,秦铭不是傻子,不会不知道他的目标就是他,不应该会这么爽快的答应。

    “关系好?”宁青靠着囚牢,“说不上关系好吧,连话都没有说过多少次,每次看到我,他都一副想跟我打架的样子,算不算关系好?”

    帝锦澜冷笑一声:“不管你们关系如何,只要答应了就行,你的命可比朕的主帅值钱多了,朕的主帅只换了一只鸭子,你却换了两座城!”

    宁青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那是,我的命肯定值钱啊,我好歹也是东寻的大将,皇帝的左右手,娶的又是皇后娘娘的好姐妹,自然是值钱的。”

    帝锦澜冷笑一声:“希望,在交换那一日,你依然笑得出来。”

    宁青看着帝锦澜离去的背影,吹了一声口哨,成功的看到帝锦澜的身形顿了顿,嘴角微微上扬,想要跟他打心理战,门都没有,他在皇上身边被压迫了那么多年,被皇后娘娘暗算了无数次,岂会被你这小小的心理战给打趴下!

    帝锦澜没有理会身后的笑声,笑吧,尽管的笑吧,你们笑得越开心,我就越想毁了你们,而要毁了你们,只要抓住秦铭就行了,抓住秦铭,逼沐婉兮来边境!

    帝锦澜一消失,宁青也止住了笑容,眼底闪过一抹担忧,秦铭那个笨蛋,不会不明白帝锦澜的目标是他吧,若是他贸然前来换他,到时候两个人都可能落在帝锦澜的手中,不行,他得想个办法,若是秦铭落到帝锦澜的手中,事情就大条了!

    第614章攻心

    第614章 攻心

    秦铭身后的随从,顺手一扯,就将秦铭给扔了出去,狼狈的摔在后面,然后跟扑上来的侍卫打斗在了一块,另外一名随从却是如同鬼魅一般,眨眼间到了扑上来的帝锦澜侍卫身后,那名侍卫一惊,来不及回身,只觉得胸口一疼,低头一看,胸腔已经破了一大大洞,显然是活不成了。

    帝锦澜双目微眯,看了看倒下的侍卫,眼底闪过一抹惊讶,他今日带来的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此人是何人,竟然一招毙命,这么厉害的高手,他应该知道才是!

    “你是何人?”帝锦澜冷声问道。

    那人却没有回答帝锦澜,直奔帝锦澜面目而去,凌厉的气势,带出的风刀,割破了帝锦澜的脸,帝锦澜出手挡住面前人的攻击,目眦欲裂:“凌熠辰!”

    那人退后,微微蹙眉,随即伸手撕下脸上的面具,赫然是一张熟悉的脸,泰安帝凌熠辰。

    “怎么,见到朕,你不高兴?”凌熠辰缓缓的问道,“朕可是老早就想见你了,见到你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恨不得能跟你好好的交流交流,怎么,你不是这么想的吗?”

    帝锦澜眉头都快蹙成川字了,没有想到凌熠辰竟然来得这么快,难怪秦铭这么痛快的就答应了交换,原来是因为凌熠辰到了,有恃无恐,所以才会答应得这么爽快。

    “见到你,朕高兴得狠,高兴地想把你肢解了!”帝锦澜说完就奔着凌熠辰而去,满腔的怒火都化作了拳脚,为什么,为什么这个男人比他先遇到沐婉兮,为什么生了他还要有这个人男人,为什么沐婉兮选择他,却不愿意给他留一点的位置,为什么?

    凌熠辰对帝锦澜也是满腔的愤怒,帝锦澜一直妄想着他的妻子,还对他的女儿出手,差点导致了不可挽回的后果,他岂能轻易的放过帝锦澜。

    另外一边,帝锦澜带来的另外一名侍卫也被收拾掉了,宁青跟秦铭两人躲在一块,见这边轻松下来了,赶紧的指了指凌熠辰:“快去帮忙。”

    那人回过头,恶狠狠的瞪了两人一眼:“你们是傻啊,这谁敢上去帮忙?”

    秦铭瘪了瘪嘴:“冷宫主,麻烦你下次不要拎着我就往后仍!”

    “难不成往前踹?”冷俞飞扯下脸上的面具,没好气的说道,“我儿子刚生下来,我都还没有抱两下,就被抓过来当壮丁了,你还这么多要求!”

    “宝儿妹妹生了个儿子啊,恭喜冷宫主当爹了。”秦铭赶紧的开口,“不知道取了名字没有?”

    “说起来我就生气!”冷俞飞恶狠狠的瞪向正在交战的凌熠辰,他还在家里给儿子想名字,这人跟个煞神一样,冲到他家,拎着他,扔上马就跑了,他连跟媳妇儿孩子道别的机会都没有,满是辛酸泪啊。

    秦铭跟宁青摸了摸鼻子,皇上是什么样的人,他们太了解了,尤其是宁青,皇上的性子那是他不好过,绝对也不会让别人好过的,毕竟皇后娘娘身怀六甲,皇上却要远赴边关,与西宁交战,心情怎么可能好!

    帝锦澜跟凌熠辰本来就是旗鼓相当,两人交手百余招,分不出胜负,反而是越战越猛,周围的人都不敢上前了。

    原本埋伏在城外的人,在等待帝锦澜的信号,好一举拿下秦铭做人质,而秦铭这边也安排了不少的暗卫在城中,保护凌熠辰的安全,因为两人的打斗,将双方的人马都吸引了出来,到是惹起了一场肉搏战。

    宁青靠在秦铭的身上,连站都站不稳:“我的内力被封,使不出力。”

    “我帮你解开。”说完秦铭在宁青的身上点了记下,点完之后又觉得不对劲,又点了记下,宁青的脸色一白,“你别乱点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秦铭连连道歉,“解不开只能先撤出去了,城中本来就没有留守多少人,都是来接应的人。”

    秦铭一把扛起宁青:“陛下,冷宫主,先撤!”

    凌熠辰跟帝锦澜对了一掌,双双分开,凌熠辰看了一眼扛着宁青逃得飞快的秦铭,已经跟在后面的冷俞飞,面容淡淡:“两城还你,我东寻还是讲信用的人,不过,很快,朕就会夺回来,一城又一城!”

    “还,这可是朕自己拿回来的,朕要的东西,不惜一切代价也会拿回来的,无论是城还是人,朕都会拿回来的!”帝锦澜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不过是仗着比朕早认识她罢了,若是朕早认识她,就不会有你了!”

    凌熠辰听了这话,竟然罕见的笑了:“可惜,没有如果,是朕先认识了,娶了她,得了她的心,你纵然是做得太多,她也看不进去,相反,还会觉得很厌烦,难道你忘了兮儿毫不犹豫刺你的那一刀了吗?是不是比剜心窝子还疼?”

    帝锦澜被凌熠辰这一席话,气得气血上涌,一口血哽在喉间,帝锦澜又强行吞了下去,沐婉兮刺得那一刀,何止是剜心窝子啊,让他觉得人生都灰败了,他一生所求不多,在不认识沐婉兮之前,追求的是帝位,他拿到了,而后的人生,都在追求一个女人,却求而不得!

    凌熠辰看着帝锦澜脸上的血色一点一点的消失,嘴角扬起鬼魅邪肆的笑容,想跟他斗,帝锦澜还嫩着呢,这就受不了了,若是得知兮儿对他没有一丝情意不说,还异常的厌恶他,岂不是要气得吐血。

    “她不会爱你,纵然是先遇到你,她也不会爱你,对西门娉婷说的话,不过是为了稳住西门娉婷罢了,你不会真的以为她会爱你吧!”凌熠辰的话如同一支支锋利的羽箭,每一箭都射在帝锦澜的心窝子上,他一直都靠着这句话才支撑过来的,哪怕是沐婉兮给了他一刀子,他也靠着这话撑过来了,如今听到凌熠辰这般说,好似心里最后一道墙轰然倒塌。

    “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