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千金毒妃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439

    第616章 请解惑

    沐婉兮一出偏殿,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铁青。

    “娘娘……”冬儿有些吃惊,不明白沐婉兮怎么就突然变了脸色,沐婉兮张口吐出含在口中的点心,面色极为难看,她一直奇怪,凌一一在未央宫是如何被人无声无息带走的,如今想来,算是明白了。

    “带上点心,跟本宫走一趟。”沐婉兮幽幽的开口,“有些事情,终究是要去面对的。”

    冬儿点点头,跟沐婉兮一起走了,一道鬼魅的身影同时出现在沐婉兮的身后,跟着一起离开偏殿。

    宫嬷嬷原本应该休息了,可是不知为何总觉得心里不安,便去宫中的小佛堂念了几遍金刚经才回到自己的住所,刚点上灯,就看到沐婉兮坐在桌边。

    “奴婢参见皇后娘娘。”

    “不必多礼。嬷嬷去哪里了,本宫等候嬷嬷良久了。”沐婉兮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任何的异样,仿佛只是在说什么家常事一般,沐婉兮在跟宫嬷嬷学习规矩跟宫廷生存手段的时候,经常跟宫嬷嬷聊天,宫嬷嬷也熟知沐婉兮的习惯。

    “娘娘,如今虽然开了春,可这天气依然寒冷,您又身怀有孕,怎么这么晚了还来找奴婢,娘娘有事找奴婢,直接让人传召奴婢过去就好。”宫嬷嬷镇定的开口说道,虽然不知道沐婉兮这么晚了来找他有什么事情,但是宫嬷嬷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安。

    沐婉兮淡淡的看了一眼宫嬷嬷:“原本不想来打扰嬷嬷的,可是总觉得应该来跟嬷嬷说说话。”

    宫嬷嬷有些不安:“可是娘娘觉得有什么事情想不通?”

    “是的。”沐婉兮直白的说道,“本宫怀疑身边出了奸细,可是仔细的将身边的人都想了一遍,却理不出个头绪来,本宫不在宫中的时候,未央宫中,能接近大公主的人就那么几个人,可是她们几人,都是本宫知根知底的人,不存在是他国内奸,所以本宫很是不解,希望嬷嬷能给本宫解惑。”

    宫嬷嬷眼底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会不会是其他人?”

    “本宫也想过。”沐婉兮煞有介事的开口,“甚至将所有人都梳理了一遍,依然没有找到结果,不过,我相信,嬷嬷能为本宫解惑的。”

    沐婉兮看了冬儿一眼,冬儿立刻从食盒中端出一盘点心:“嬷嬷先尝尝这点心吧。”

    宫嬷嬷看到冬儿端出来的点心时,就明白自己暴露了:“皇后娘娘……”

    “听一一说,这是嬷嬷送过去的点心,本宫怀念嬷嬷的手艺,就尝了一块,总觉得不是以前的味道了,掺杂了别的什么在里面……”沐婉兮幽幽的说道,“嬷嬷,你告诉本宫,这是什么原因?”

    宫嬷嬷闭上双眼,念了一句佛偈:“皇后娘娘既然发现了,就不用再问了。”

    “总是要问个明白的。”沐婉兮将点心推到宫嬷嬷的面前,“若是本宫记得不错的话,这不是我东寻有的药物,而本宫被困在西宁皇宫的时候,曾经接触过,这是西宁皇室独有的药物,落樱,本宫说得不错吧?”

    宫嬷嬷点了点头:“娘娘说得不错,这确实是西宁皇室独有的毒药,落樱。”

    “为何给一一下毒?”沐婉兮缓缓的开口问道,“还是说你的目标是天儿?”

    宫嬷嬷抬头看了一眼沐婉兮:“若是可以,奴婢也不想给公主下毒,但是无奈,奴婢身为西宁的探子,只能听从主子吩咐,如今被娘娘识破,奴婢也没有什么好狡辩的,任凭娘娘处置。”

    “你还没有告诉本宫,为什么。”沐婉兮静静的说道,“嬷嬷在东寻的皇宫待了三十多年,能在这里待三十多年,想必嬷嬷对这里也是有感情的。”

    宫嬷嬷拨动着手上的佛珠,她从小就被送进东寻的皇宫,纵然再东寻的皇宫待了三十多年,也改变不了她体内留着西宁人的血这个事实,更加改变不了她是西宁送进东寻皇宫的探子。

    “奴婢从十二岁入宫,迄今为止已经有三十五年了。”宫嬷嬷缓缓的开口说道,“奴婢刚进宫的时候,谨小慎微,生怕别人发现自己是探子的身份,好在,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任何的事情发生,也没有人联系奴婢,奴婢都快要忘记自己的身份了,没有想到昌顺帝的人却找上了奴婢。”

    “果然是他。”沐婉兮的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副了然的模样,除了帝锦澜还有谁会不要命的动她的心肝宝贝呢。

    “昌顺帝的人带着信物来找奴婢,要奴婢帮忙将大公主送出宫。”宫嬷嬷的声音很低沉,带着一如既往的慈爱,“大公主是我看着长这么大的,说实在的我也不忍心下手,也担心大公主吃苦,所以将青瑶姑娘一并弄晕了送过去。”

    沐婉兮点点头,她当时就疑惑了,帝锦澜的人抓人,怎么会连带她的婢女一块抓了,如今算是明了了,原来是宫嬷嬷做的。

    “给一一下毒,也是昌顺帝吩咐的?”沐婉兮再次问道。

    宫嬷嬷点点头:“陛下想以此,引你去边境,找他拿解药。”

    沐婉兮听完,起身:“走吧。”

    宫嬷嬷有些吃惊:“娘娘就这么走了?”

    沐婉兮没有回头:“嬷嬷已经替我解惑,自然没有必要留下了。”

    “可是奴婢……”

    “多谢嬷嬷手下留情。”沐婉兮顿住脚步,“说实在的,刚开始发现点心里下了毒,本宫很吃惊,不过以嬷嬷谨慎的性格,不至于用这么明显的方法,所以,我放嬷嬷一条生路,你自出宫去吧。”

    宫嬷嬷极为吃惊的看向沐婉兮,她是看着沐婉兮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人,沐婉兮是什么性格,那绝对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诛之的人,如今沐婉兮放她一条生路,倒是让她有些不知所措了。

    “娘娘!”宫嬷嬷开口唤住沐婉兮,“娘娘,昌顺帝的性子固执又别扭,想要结束这场战争,非得娘娘亲自去一趟边境才行,不然,除非昌顺帝死了,这场战争是不会停下的。”

    沐婉兮没有回答宫嬷嬷,也没有回头,依然不疾不徐的离去,很快就消失在宫嬷嬷的面前,这场战争会停下,以什么样的方式停下,她不知道,但是她决计不会以目前的状况跑去边境,一是唯恐伤了腹中的孩子,二是怕拖累了凌熠辰,反而让他陷入被动的境地,所以她才会安份的待在帝都待产,为的就是让凌熠辰没有后顾之忧。

    “冬儿。”

    “娘娘。”

    “待会儿,你送宫嬷嬷出宫吧。”沐婉兮幽幽的叹息一身,伸手抚摸高高隆起的肚子,腹中的孩子仿佛有所感应一般,踢了沐婉兮一下安慰她。

    “奴婢知道了。”冬儿知道,沐婉兮能有今日的成就,受了宫嬷嬷不少的指点,几乎是把宫嬷嬷当成自己半个母亲了,如今知道宫嬷嬷是西宁的探子,自然是难过,不过也因着宫嬷嬷曾经帮她良多,所以沐婉兮今日才会放宫嬷嬷一次,以后,若是以敌对的场面遇上,沐婉兮只怕不会再手下留情。

    “还有两个半月。”沐婉兮眸光一凝,“还有两个半月,孩子就出生了,希望,孩子出生的时候,战事结束了,这样的话,熠辰就能早日归来了。”

    冬儿默不作声,昌顺帝是何等人物,他们虽然不了解可也听说过的,昌顺帝这段时间一直吃亏,完全是受了主子的影响,一旦从主子的影响中走出来,纵然是皇上,只怕也会陷入苦战之中,两个多月的时间,只怕根本无法完结这场战争!

    “去吧,去送送宫嬷嬷吧。”沐婉兮轻声说道。

    “是。”冬儿看了一眼秦影,这才转身离去,秦影无声无息的跟在沐婉兮的身后,并不言语,如同影子一般。

    “从明天开始,你去一一的身边,保护一一。”沐婉兮突兀的开口,“虽然宫嬷嬷被识破了,帝锦澜定然不会轻易罢手,一定还会再次出手的,一一的饮食,除了未央宫的食物,其他任何吃的用的,都必须经过验毒,才能送过去。”

    “好。”秦影只回了一个字,就无再多的话语了,沉默无言的性子,来无影去无踪的神秘,有时候,连沐婉兮都会忘记她的存在。

    暗五隐藏在暗处,他对秦影很好奇,可是除了知道秦影是秦家的暗卫之外,就不知道其他的事情了,沐婉兮如今身边可用之人也不多,慕白入仕为官,已经单独出府居住,跟夏娜两人,郎情妾意,到也潇洒,江锦程不在帝都,苏哲又忙着追他的小师妹去了,冷俞飞跟着去了边境,数来数去,除了他跟秦家的暗卫,身边几乎没有可用之人。

    秦影将沐婉兮送回寝宫就打算离开,沐婉兮却叫住了她:“一一就拜托了你了,姐姐。”

    秦影的身子僵硬在原地,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想要回头问沐婉兮,可又不敢回头,最终只是闭了闭双眼,闪身离开。

    暗五则是一副被雷劈了样子,他没有听说吧,皇后娘娘竟然叫秦影姐姐!秦影怎么就成了皇后娘娘的姐姐了!沐夫人不是只有一个女儿吗?

    第617章孪生子

    第617章 孪生子

    宫嬷嬷从皇宫中消息,凌一一有些惊讶,期间也问过沐婉兮好几次,沐婉兮都敷衍过去了,帝释天一直跟着凌一一,无论上哪里都跟着,仿佛是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一般。

    “娘亲。”

    “怎么了,天儿?”沐婉兮有些疑惑的看着单独来见自己的帝释天,在她看来,帝释天从来都是跟着凌一一一起的,几乎很少落单的。

    “娘亲,是不是有人要害妹妹?”帝释天有些担忧的问道,“娘亲这段时间似乎心神不稳,是因为担心一一吗?”

    沐婉兮伸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帝释天坐下:“天儿,若是有朝一日,我跟你父皇两人,只能活一个,你该怎么办?”

    帝释天微微一愣,顿时明白了:“娘亲,昌顺帝不是我的父亲,是我骗你的。”

    沐婉兮脸上是淡淡的笑容:“我知道,纵然帝锦澜不是你的父亲,也跟你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吧。”

    “嗯,他事实上是我哥。”

    噗,沐婉兮一口茶水全部吐了出来,帝释天是帝锦澜的弟弟,开什么玩笑!

    “娘亲,我真是他弟弟!”帝释天极为认真的说道,“我是西皇最小的儿子,我知道东寻跟西宁迟早有一战的,我跟着娘亲走也是有私心的,因为我恨大哥!”

    沐婉兮清晰的看到帝释天眼中的恨意,伸手轻柔的抚摸着他的脑袋:“不要去怨恨,你还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以后,你的身边有我们,有兄弟,有姐妹,有朋友,既然来了东寻,就当过去是一场梦,你已经是全新的你了。”

    帝释天顺势靠在沐婉兮的怀里:“娘亲,有时候我真的好羡慕铮哥儿他们,兄友弟恭,可我从小就要学着怎么活下来,若不是遇到娘亲,或许我还在西宁的皇宫,如同一只没人在意的小狗,卑微的活着。”

    沐婉兮有些心疼,拍着帝释天的背,无声的安慰,其实从帝锦澜那般恶劣态度对待帝释天的时候,她就隐隐约约的怀疑帝释天不是帝锦澜的孩子,或者说,就算是,也是一个不被他待见的孩子,她才会迟疑着将人给带走了,如今知道不是帝锦澜的孩子,反而松了一口气,这样就算东寻跟西宁争个你死我活,帝释天也不用如此为难。

    “一一该下学了,我去接她。”帝释天突然从沐婉兮的怀里退出去来,“娘亲,我去接一一了。”

    沐婉兮点点头,看着帝释天利落的蹿出去,这小子的一身功夫到是不错,待到冷大哥回来,到是可以请冷大哥调教一番。

    “主子。”一道鬼魅的黑影,出现在沐婉兮的身边。

    沐婉兮侧过头看向黑影,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坐。”

    黑影迟疑了良久,才缓缓的在沐婉兮的身边坐下,身子有些僵硬,似乎很是不习惯这样的情景。

    “秦家当初擅自决定了你的命运,你恨秦家跟我吗?”沐婉兮缓缓的开口问道,前世,她根本不知道她的存在,或者说没资格知道,前世的她实在是太蠢,秦家的继承人怎么可能这般蠢,这一世若不是重生,或许在她死后,秦影就可以恢复身份,做一个活在阳光下的人,而不是继续做她的影子。

    “这本身就是我的命运。”秦影沉默片刻缓缓的说道,“不存在恨你跟秦家的情况。”

    “如果不是我……”

    “如果不是你,我已经死了。”秦影很坦白的开口,“若是没有你,我在沐家那样的情况下,根本活不下来。”

    沐婉兮愣了一下,随即想到前生的种种,是啊,在沐家那样恶劣的情况下,若不是自己重活一世,只怕也只有死的下场,但是,又有几人能重活一世,她已经算是天大的幸运了,能重活一世。

    “你有没有想过不再做影子?”沐婉兮缓缓的问道,“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比只有黑白的世界精彩多了,待到战争结束,我放你自由,可好?”

    秦影没有回答,极为认真的想着沐婉兮说的话,她做了这么多年的影子,要让她放弃做影子,做一个生活在阳光下的人,她还真有些不知所措。

    “这样挺好。”想了良久后,秦影毫不犹豫的说道,“我已经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