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千金毒妃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440

    沐婉兮伸手,秦影有些吃惊,微微让开了些,不过,随后反应过来,又僵立在原地,沐婉兮轻而易举的拿下了她脸上的面具,露出一张熟悉却带着苍白的脸,若是此刻有外人在场,定然会吃惊,因为秦影面具下,有着一张跟沐婉兮一模一样的脸,这是这张脸因为常年不见阳光,有些病态的苍白。

    “我终究要去一趟边境的。”

    “我知道。”秦影缓缓的说道,“炎帝已经赶往边境了,到时候炎帝跟皇上同时进攻西宁,西宁有经验的大将不多,加上损失了两名大将,缺少人才,我们会赢的。”

    沐婉兮没有回答秦影,他们确实会赢,但是付出的代价将会提高很多倍,战线一旦拉长,劳民伤财,对东寻极为不利,东寻虽然富有,但是粮草却不多,经不起长线的征战。

    “姐姐,如果我顺利诞下子嗣,这场战争还没有画上句号,我就必须去一趟边境,到时候,烦请姐姐代替我,陪在孩子们的身边。”沐婉兮握住秦影的手,“我知道我这个要求有些过分,但是除了姐姐,我也想不到更好的人了。”

    “我可以代替你去边境。”秦影毫不犹豫的开口,“我们本就是孪生姐妹,容貌一致,不会有人认出我是假扮的……”

    “别人或许忍不出,皇上跟昌顺帝就不一定了。”沐婉兮苦笑一声说道,她何曾没有想过用一个假的沐婉兮,来骗取帝锦澜的信任,可是帝锦澜是什么人,人精,怎么可能轻易上当,也许一开始就很震惊的不去怀疑,一旦相处,必定露出马脚,让帝锦澜怀疑。

    “不需要太长时间,只要能接近昌顺帝,然后借机杀了他!”秦影厉声说道,“只要用这张脸就可以靠近昌顺帝,趁其不备,一招毙命!”

    沐婉兮嘴角抽了抽,若是没有她悍然捅了帝锦澜一刀的事情的话,这条路到是行得通,可是有了她捅帝锦澜的事情在先,帝锦澜怎么可能不防备她!

    “行不通!”

    “为何行不通?”

    “因为这事我已经干过了,帝锦澜再蠢,也不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到两次!”沐婉兮叹息一声,无数次觉得自己太冲动,为什么要跑去刺帝锦澜一刀,你刺也就罢了,你好歹让他重伤或者让他从此恨你啊,可偏偏你那一刀刺得不痛不痒的,人家现在还跟你夫君打得你死我活!

    “也许……”秦影想了想,“也许他依然会让你靠近呢?”

    沐婉兮愣了一下,沉默了,当初刺帝锦澜的时候,她的手是颤抖的,纵然因为女儿失踪,她满心恨意,但是刺帝锦澜的时候,她的手却在颤抖,她一度说服自己,她的手颤抖是因为内心的愤怒,其实,是她不忍心!

    她的心不是铁做的,帝锦澜所为她做的一切,她都看在眼中,只是她无法接受罢了,纵然无法接受,可也做不到狠心杀他,所以她那一刀,并未刺在帝锦澜的要害上。

    “你是狠不下心,对吗?”秦影仿佛知道沐婉兮在想什么一般,沐婉兮想开口狡辩,秦影继续说道,“别忘了,我们是孪生姐妹,你在想什么,我能知道的。”

    沐婉兮苦笑一声:“是啊,我不忍心。”

    “说起来,昌顺帝除了掳走公主这件事做得不对之外,似乎也不曾做过什么伤害娘娘的事情,纵然是将娘娘囚禁在西宁的皇宫之中,对娘娘也是有求必应,也不曾委屈过娘娘,只是昌顺帝有时候看不清自己的心,也看不清娘娘的心。”

    “我的心,他很清楚,就是因为清楚,所以他不愿意去看清。”沐婉兮有些疲倦,“最近倒是愈发的嗜睡了,这孩子定然是个懒的,每日只想着睡觉。”

    秦影微微一笑:“属下到是觉得,这孩子是个会心疼人的,知道你最近很累,让你多休息。”

    “希望是个会心疼人的,到时候,一一作为姐姐,也不会太辛苦。”沐婉兮抚摸着肚子,柔声说道,“如果是个男孩,一一身上的担子就轻了,若是是个女孩,也好,两姐妹,互相也有个照应。”

    “是个男孩!”秦影果断的开口,“你需要个儿子傍身。”

    沐婉兮掩嘴笑:“姐姐这说的什么话,我哪里需要儿子傍身,我的依靠是自己的夫君,孩子有孩子的路要走,靠儿子岂不是显得我很无能?”

    秦影有些尴尬,在她的潜意识中,女人有个儿子傍身的话,定然会轻松很多,更何况沐婉兮身为皇后,她的儿子生下来,就会是太子,朝中那些大臣也就不会发难于她,或许沐婉兮觉得是儿是女不重要,但是皇上的心中,定然是想要个儿子的!

    “你好好休息,一一不会有事的,那个帝释天,跟个人精一般,自从宫嬷嬷送过去的吃的有问题后,防谁都跟防贼一般。”秦影想到帝释天一副防贼的模样,就一脸黑沉,那小子绝对不怀好意,不过,只要不伤害一一就足够了!

    第618章 贵人多忘事

    “娘娘!”暗五莽撞的闯进沐婉兮的房间,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冬儿一脚给踹了出去!

    “好你个暗五,愈发的没有规矩了,娘娘的房间也能乱闯吗?”冬儿双手叉腰,做泼妇状,“莫不是以为暗一不在,就没有人能治得了你了!”

    暗五摸了摸被踹得屁股,一脸焦灼:“我的好大嫂,出事了,你让我进去见娘娘吧!”

    “我呸,谁是你大嫂!”冬儿憋得满脸通红,她虽然跟暗一情投意合,可毕竟还没有成亲,哪能让暗五乱喊来着。

    沐婉兮在青瑶的伺候下,换好了衣服,这才唤暗五进来:“出什么事了,你这大清早的往我寝宫里面蹿?”

    暗五见沐婉兮面色有些苍白,也明白这怀孕后期,沐婉兮甚是辛苦,可是这不是小事:“娘娘,秦影不见了。”

    沐婉兮一愣,诧异的看向暗五:“什么时候的事情?”

    “应该是昨晚就不见了。”暗五有些焦灼的开口,“属下将皇宫找遍了,都没有找到她的踪影,娘娘,秦影不会是出事了吧?”

    “冬儿。”

    “奴婢在。”

    “立刻去公主府,问问秦叔,他是否安排了秦影去做什么事情,或者说,秦影有没有说她去了哪里。”沐婉兮心里隐隐有着一个猜测,秦影不会是去边境了吧,打算代替她去接近帝锦澜,然后趁机刺杀帝锦澜吧!

    “是。”

    冬儿去询问消息,沐婉兮也没让暗五闲着:“你去七星楼,请阿哲帮忙,让他查查秦影去哪里了。”

    “娘娘,您忘了,苏楼主的小师妹失踪了,苏楼主满世界找人去了,根本不在帝都之中啊。”暗五一脸无奈的说道,不然的话,他早去七星楼了。

    “七星楼又不是时时刻刻都要阿哲在,去七星楼问消息。”沐婉兮恼怒的开口,“你会不会动用你的脑子,七星楼难道没有阿哲就是废物了吗?”

    暗五缩了缩脖子,赶紧的溜走,怎么秦影不见了,皇后娘娘这么暴躁,怀孕的女人真可怕,一会儿一个脸,比翻书还快!

    “娘娘别着急,秦大人或许是有急事走开了,不会有事的。”青瑶安慰沐婉兮,沐婉兮怀两个孩子都操不完的心,以前是操心宫中的事情,现在是操心边境的事情,身为皇后,外人都只看到表面上的光鲜,却看不到背后的艰辛。

    “若是真是有事走开了那还好,就怕她是一时冲动,跑去边境了!”沐婉兮急切的开口说道,“你说她怎么就那么傻,不听我的话呢,帝锦澜不是那么好骗的!”

    青瑶极为不解,秦影去骗帝锦澜,帝锦澜是什么人,除非是皇后娘娘亲自去,否则的话,谁能骗他?

    “秦影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青瑶异常惊讶的问道,要知道帝锦澜身为帝王,阴险又狡诈,轻易不让人靠近身边,秦影从哪里来的自信,去接近帝锦澜?

    沐婉兮闭上双眼,颇为无奈的开口:“秦影是我的孪生姐妹,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

    青瑶一惊,皇后娘娘竟然有孪生姐妹,这简直是闻所未闻,若是皇后娘娘有孪生姐妹,当初皇上跟尉迟将军也不至于争成那样。

    “秦家一明一暗,而我母亲刚好生下一对双生子,姐姐被秦家人带走,掌控秦家暗处的势力,而我则是在明面上的大小姐,负责明面上的所有事情,若不是这次被帝锦澜抓走,我都不会知道她是我的亲姐姐。”沐婉兮很是无奈的开口说道,“本身就觉得亏欠她良多,如今又因为我……”

    “主子别着急,当务之急是阻止秦大人。”青瑶仔细想了想,“请秦相用海东青给皇上送信,让皇上将秦大人拦下来。”

    沐婉兮听了,当即点点头:“去请大哥过来。”

    秦宣听闻沐婉兮找她,火急火燎的赶过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听闻沐婉兮说完,这才吃惊不已,让人立刻传信给凌熠辰,让他想办法,将秦影拦下来。

    “兮儿,你也不必太着急,秦影一身功夫深不可测,不会有事的,更何况已经给皇上传信了,以皇上的能力,定然能在秦影到达边境的时候,将她拦下。”秦宣安慰的开口。

    沐婉兮摇摇头:“大哥,你不了解,秦影若是想要躲着什么人,除非她自己站出来,否则的话,没有人找得到她,她在我身边隐藏了十多年,若不是因为我被帝锦澜抓走,她都不会出现,这样一个人,想要躲过熠辰的封锁,去西宁,还是很容易的。”

    秦宣眉头紧蹙:“她真的长得跟你一模一样?”

    沐婉兮肯定的点头:“刚开始看到她的时候,我还以为是谁假扮的我,没有想到,是真的,并不是假的,后来问了秦叔才知道,她是我的姐姐,大哥,帮帮我,帝锦澜并不是一个会对敌人手下留情的人,若是姐姐落在他的手中……”

    “你先别急,如今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只有等皇上那边的消息,至于昌顺帝……”秦宣头疼了,昌顺帝是什么人,他还是清楚的,狠辣无情,杀人如麻,若是知道一个假冒的人,去杀他,指不定当场就将秦影给诛杀了!

    秦影趁夜离开帝都,直奔边境而去,虽然沐婉兮说不可能接近帝锦澜的,但是她不这么认为,在西宁皇宫的时候,帝锦澜对沐婉兮的感情,她看得很清楚,别说沐婉兮因为凌一一的事情,刺了他一刀,哪怕沐婉兮摆明了要他的命,他也不会抗拒沐婉兮的靠近!

    “婉兮,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解决后顾之忧,让皇上早日回到你的身边,陪着你等孩子出生的,一定。”秦影回头看了一眼只剩下一个模糊轮廓的帝都城,或许,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回到这里了。

    西宁边境,迎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西门娉婷一身戎装,英气十足,就那么突兀的出现在帝锦澜的面前。

    “澜表哥,我来了。”西门娉婷骄傲的说道,“哼,别想着赶我走,也别说什么这是男人的战场,没有听说过巾帼不让须眉吗?”

    “朕还什么都没有说呢!”帝锦澜眉头紧蹙,“谁让你来胡闹的,你背着外公偷偷跑来的吧!”

    “哼,怎么可能!”西门娉婷不乐意了,“我可是征得爷爷的允许,爷爷亲自派人送我来的!”

    “外公不可能将你送来边境!”帝锦澜斩钉截铁的开口说道,“说吧,你用了什么诡计,让外公答应你来边境的!”

    西门娉婷潇洒的坐下,端起桌上的茶碗,就喝,一喝进去,立马吐出来:“好辣,好辣,怎么是酒啊?”

    “军营里面,大多喝的是酒,边境天气寒冷,喝点酒,能让身子暖和。”帝锦澜解释道,“你还没有回答朕的问道。”

    西门娉婷嫌弃的放下茶碗:“爷爷让我来边境看着你,免得沐姐姐一出现,你脑子一昏,就自动送上门去给人当人肉靶子!”

    “朕是那么昏庸的人吗?”

    “难道不是?”西门娉婷丝毫不给面子的说道,“不知道是谁,被沐姐姐捅了一刀,还要千里去追,结果让唐大人跟魏公公白白牺牲了性命。”

    帝锦澜眉头蹙成了川字:“朕不会!”

    “那可说不定,若是沐姐姐出现在你面前,你敢让人将她就地诛杀吗?”西门娉婷咄咄逼人的问道,“若是澜表哥你说你敢,我立刻回盛都,绝对不会碍你的眼!”

    “朕为什么要杀她?”

    “因为她要杀你!”西门娉婷不允许帝锦澜逃避事实,“沐姐姐至始至终爱的都是泰安帝凌熠辰,纵然她说过,若是先遇到你,一定会爱上你,事实却是,她先遇到的是泰安帝,不是你,所以,无论你做什么,都改变不了她不爱你的事实!”

    “够了!”帝锦澜怒斥道,吓得西门娉婷一哆嗦,梗着脖子道,“你就知道吼我,有本事你吼沐姐姐去啊!”

    “出去!”帝锦澜头疼的说道,“朕做事,不需要你来教!”

    “你就继续在这里醉生梦死吧,醉死你,沐姐姐也不会来看你的!更加不会在乎你的死活!”西门娉婷气怒的吼完,跑了出去,要不是担心帝锦澜,她才不会来这里,若不是担心,再次发生上次的事情,她何至于求了爷爷,来这边关受苦?

    “帝锦澜你这个大笨蛋!”西门娉婷一边跑,一边骂,军营里的人都知道这位西门大小姐,陛下的心情不好,相比是骂了他,众人看着她跑出去,走装作没看到,以免人家姑娘脸皮子薄,不好意思。

    只是这一忽略,西门娉婷就跑出了营地,恰好两军处于交战期间,西门娉婷跑了很远才停下来,这才发现自己跑的有些远了,周围连个人影都没有,不由得有些心虚,可是让她就这么跑回去,又觉得不甘心,偷偷的回头看了好几次,都不见帝锦澜派人来找她,不由得又气得落泪。

    “哭够了没,西门小姐?”一把剑突兀的横在了西门娉婷的脖子上,吓得西门娉婷哭声都憋了回去,打了个嗝,慢慢的回头去看是何人,却只看到黑色的斗篷,分不清是何人。

    “你……你是何人?”西门娉婷心里咯噔了一下,顿时后悔一时之气跑出营地,若是落在敌人的手中,岂不是给澜表哥添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