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千金毒妃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441

    “西门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这么快就忘了我是谁了吗?”女子抬起头,露出一张苍白却熟悉的脸。

    “是你!”

    第619章自欺欺人

    第619章 自欺欺人

    这一刻,西门娉婷很想抽自己一个大耳刮子!

    让你乌鸦嘴,让你哪壶不开提哪壶,还真是比曹操还可怕,说到就到!

    “沐……沐姐姐,你不是在东寻的帝都待产吗?怎么会出现在边境?”说着西门娉婷看向女子的腹部,平坦的,怎么可能,按照日子来说,沐婉兮应该怀孕七个多月了,怎么可能平了,难道早产了?纵然是早产,她出现在帝都的时间也太快了,难道是孩子没了!

    西门娉婷眼珠子不听的转,孩子没了,沐婉兮一脸杀气的出现在西宁的边境,难道孩子没了,跟澜表哥有关系,沐婉兮来找澜表哥报仇来了!

    “沐姐姐,你不会是……”

    “小姐,你在哪里?”西门娉婷听到侍卫呼唤的声音,不由得闭上了双眼,完了,完了,待会澜表哥见了沐婉兮,只怕又要失魂落魄,以沐婉兮现在这杀气腾腾的模样,只怕非得将澜表哥捅成筛子不可!

    “小姐?”侍卫看到前面有人影,迟疑的开口叫道,打着火把过来,才发现西门娉婷落在了敌人的手中,“你是什么人,快放开我家小姐!”

    女子直接将西门娉婷挡在自己的面前,手中的剑横在西门娉婷的脖子上:“谁都不准动,不然我杀了她!”

    侍卫将两人包围起来:“劝你不要乱来,放开我们家小姐,我们放你离开。”

    “放了她?”女子冷笑连连,“放了她之后,你们再将我就地诛杀吗?”

    “我们说话算话,只要你放开我们家小姐,我们一定不为难你,马上放你走!”侍卫急切的开口,西门娉婷是他们家老爷的心尖尖,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老爷子非把他们砍成段不可。

    侍卫一边拖着女子说话,一边让人去禀报帝锦澜,在这里也就帝锦澜的功夫最高了,若是陛下来了,定然能多几分胜算。

    帝锦澜正在满心的烦恼,就见侍卫闯进来:“陛下不好了,不好了!”

    帝锦澜抓起桌上的杯子就砸过去:“你家陛下我好着呢!”

    “不是,不是,陛下,出事了,西门小姐出事了!”侍卫赶紧换了个说法,“西门小姐被敌军给挟持了!”

    “什么?”帝锦澜一副吞了苍蝇一般的表情,风一般的出了营帐,他就知道这女人是来给他找麻烦的,来第一天就落在敌军的手中,这女人是打算投靠敌人吗?来第一天就主动送到敌军手中!

    帝锦澜气冲冲的赶来,看到挟持西门娉婷的人时,惊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一时间楞在原地,忘记了反应。

    “姑娘,奉劝你一句,赶紧放了我们家小姐,我们陛下在此,若是再不放了我们家小姐,小心你的性命……”

    啪!帝锦澜一耳光甩在那侍卫脸上,打得那侍卫打了个转,差点分不清东西南北,好在一旁的人抓住了他,他才避免摔在地上。

    帝锦澜上前:“不准过来!”

    帝锦澜停住脚步:“我以为,至少还有等三个月,你才会到的,没有想到,你这么快就到了,你的身子……”

    帝锦澜看着面前人平坦的小腹,很是吃惊,难怪觉得她的面色有些不对劲,她的孩子没有了吗?

    “澜表哥……”西门娉婷不听的给帝锦澜使眼色,别提孩子的事情啊,沐姐姐是个护犊子的人,她的孩子没了,指不定跟你有关系,你这哪壶不开提哪壶,不是摆明了引发她的怒火吗?

    “外面冷,又什么话,咱们去营地里说,好吗?”帝锦澜放柔声音,“我保证,任何人都不会伤害你。”

    秦影日夜兼程赶来边境的,就是为了在凌熠辰收到消息之前出边境,否则的话,想要躲过凌熠辰的封锁,还真是有些难。

    秦影眉头紧蹙,似乎在迟疑着要不要进入军营,西门娉婷感觉到身后人的迟疑,赶紧的开口:“沐姐姐,去营地吧,外面太冷了,你看你,身子都是冰凉的,你身子本身就不好,还是去营地吧,澜表哥绝对不会伤害你的,你不是应该最清楚的吗?”

    “咳咳。”秦影捂着嘴咳嗽了两声,帝锦澜当即蹙眉,“去叫随行军医过来。”

    “不需要!”秦影嗓音有些嘶哑的说道,“我来只想问你一件事,给一一下毒,是不是你指使的?”

    帝锦澜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不这样做,你是不会来见我的,解药在这里。”

    帝锦澜伸出手,掌心躺着一个小瓷瓶,晶莹剔透,隐隐可以看到里面的莹光流动,可见不是凡品。

    秦影迟疑着,不敢上前,伸手指了指先前被帝锦澜打得那名侍卫:“你,看什么看,就是你,把解药拿过来。”

    “拿人换解药……”

    啪!那侍卫话还没有说完,又挨了帝锦澜一耳光,晕头转向,完全分不清方向了,一边的侍卫赶紧的拉住他,这倒霉孩子,会不会看脸色。

    帝锦澜缓缓的上前:“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解药你拿着,我给一一下毒,只是想要见你一面,想要问你一些事情罢了。”

    帝锦澜在离两人三尺远的地方停下,伸手将手中的药瓶抛向秦影,秦影一愣,眼看着药瓶飞过来,当即伸手去接,就放松了对西门娉婷的控制,说时迟那时快,帝锦澜如同鬼魅一般闪身到了秦影的身边,伸手就点了秦影的穴道,接住落下来的药瓶,这才小心翼翼的将剑从西门娉婷的脖子上移开。

    西门娉婷一得自由,赶紧的跑回到侍卫的身后躲起来,帝锦澜将秦影拦腰抱起,纵身往军营的方向而去,速度快得惊人,眨眼间只剩下一道残影。

    “澜表哥……”西门娉婷的呼唤声,早已经被帝锦澜忘在了脑后,帝锦澜如今满心满眼里都是怀中的人!

    “棒槌!”西门娉婷气得直跳脚,“那个女人是来杀你的,你个大棒槌!”

    侍卫侧过头去,当做没有听到,敢骂皇上是棒槌,估计除了那位东寻的皇后娘娘也就他们家小姐了,亏得是换上现在满心都是那位皇后娘娘,不然的话,一定会将小姐的屁股打开花!

    “看什么看,看什么看,没见过我骂人啊!”西门娉婷恼怒的吼道,“一个二个都是废物,看到我跑出来,你们就不知道跟上上,趁着皇兄没来,杀了那个女人,就地埋了,谁知道!”

    侍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你一出来就被人给劫持了,还杀人,被人杀了还差不多!

    “还愣着干什么,快回去,小心回去晚了,只能给你们家陛下收尸!”西门娉婷的心情恶劣到了极点,她紧赶慢赶,就是为了阻止沐婉兮见帝锦澜,没有想到自己倒是把两人见面的机会送上门了,怎么能不叫她气急!

    帝锦澜将人放在床上,小心翼翼的捏了捏被角:“你看你,一个人风尘仆仆的,浑身冰凉,你这段时间,可还好?”

    秦影一双眸子恶狠狠的瞪着帝锦澜,卑鄙无耻下流,说好的不对她出手,转眼就点了她的穴道,真够无耻的!

    帝锦澜仿佛明白秦影在说什么一般:“若是不点了你的穴道,你又会乱来,无奈只好点了你的穴道。”

    帝锦澜看了看放在床边的剑,伸手拿了过来:“断魂,换了佩剑了吗?怎么不用你的凤羽了……哦,瞧我,凤羽只适合用来偷袭。”

    凤羽乃是十大名剑排行第二的名剑,在沐婉兮的身上带着,泰安帝专门找来给沐婉兮防身的,当初为了抢这把剑,凌熠辰灭了整整一个门派的人,她怎么敢去拿过来。

    帝锦澜靠在床头,有一句每一句的说着,也不介意床上的人无法回应他,他只是想让她听听他说话,说起来,他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沐婉兮就没有好好听他说过话吧。

    “婉兮,我无数次想过,若是我在凌熠辰之前遇到你,那该多好啊。”帝锦澜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沐婉兮,笑容宁静而温柔,“若是我先遇到你,那么你现在就是我的妻子,凌熠辰就是个可怜蛋,说不定早就被他那些兄弟给整死了,若不是你,凌熠辰也不会有今日。”

    秦影恶狠狠的瞪着帝锦澜,若不是皇上,她妹妹也死在别人的手中了,皇上跟婉兮是天生的一对,你这个第三者就不要插足了,婉兮不会爱你的!

    “瞧你那眼神,仿佛在说,就算先遇到我,也不会爱我一般。”帝锦澜叹息一声,伸手扯了秦影的一束头发把玩,“纵然如此,我也想见你一面,婉兮,你真狠心啊,我根本没有想过要伤害一一,你却是毫不犹豫的刺了我一刀。”

    帝锦澜伸手握住秦影的手:“我一直在想,当时你刺我的时候,有没有过迟疑,有没有过不忍,有没有过后悔,如今看到你,我算是明白了,婉兮,你是真的恨我。”

    秦影眉头紧蹙,一双眸满是不悦,帝锦澜看着秦影的眸子,沉默了片刻,随即伸手点了秦影的睡穴:“睡吧,这样,我才能继续自欺欺人。”

    第620章总有机会

    第620章 总有机会

    “澜表哥!”西门娉婷风风火火的闯进来,满面怒气,帝锦澜示意她小声些,将秦影的手放进被子,神色无限温柔,“出去说。”

    西门娉婷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人,心中有些着恼,不过还是听话的跟着出去了:“澜表哥,沐姐姐是来杀你的!”

    帝锦澜依靠着旗杆,看着漆黑的夜空,轻声道:“我知道。”

    “知道你还把她留在身边,你不怕她趁着你不备,刺杀你吗?”西门娉婷有些恨铁不成钢,你说你想找死,也犯不着如此吧,你是一国之君,一国之君,怎么能为了个女人要死要活的!

    “怎么,在你眼中,我就是如此的废物?”帝锦澜挑眉问道,“还是你觉得,朕已经废物到任人宰割?”

    “那你的伤是怎么来的?”西门娉婷恶狠狠的问道,“沐姐姐伤的吧!”

    帝锦澜听了这话,只觉得伤口隐隐作疼:“你放心吧,我不会让她伤了我的,凭她,还伤不了我。”

    西门娉婷根本不相信帝锦澜,帝锦澜只要见到沐婉兮就犯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这些年,因为沐婉兮做了多少昏君才做得出来的事情,可最终得到的是什么呢,是沐婉兮无情的一剑!

    西门娉婷知道自己说不过帝锦澜,转身就气冲冲的走了,回了自己的营帐,帝锦澜依靠着旗杆,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小德子站得远远的,纵然隔着一段距离,他也能感觉到帝锦澜的心情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高兴,相反,甚是低落。

    “小德子。”

    “奴才在。”

    “照顾好里面的人,只要她不出营地,想做什么,任由她去。”帝锦澜说完,这才缓缓的消失在夜色中。

    “奴才遵命。”小德子尽心尽力的守在营帐门口,他也算是看着帝锦澜走过来的老人了,帝锦澜对沐婉兮的感情,这些年做的事情,连他这个阉人都觉得感动,为何就感动不了沐皇后,难道沐皇后真的是铁石心肠吗?

    秦影醒过来的第二日,佩剑在床边放着,然而内力却被封了,眉头紧蹙,拿了剑就往外走,刚走到营帐门口,小德子公公就端着早膳进来:“姑娘醒了,陛下让奴才给姑娘送早膳过来。”

    秦影眉头紧蹙,盯着小德子公公看了很久,小德子公公也不介意,大大方方的放秦影打量,行动自如的将早点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奴才让人准备好了热水,姑娘先洗漱吧。”

    “帝锦澜在哪里?”秦影开口问道。

    “陛下正在跟诸位将领商量攻打边城的事情,姑娘先用早膳吧。”小德子公公笑得一脸慈善。

    秦影眉头紧蹙,看了看桌上的食物,小德子仿佛立马明白了秦影在想什么:“姑娘请放心,食物都是没有毒的,若是姑娘不放心,奴才可以给姑娘试毒。”

    秦影没有说话,只是就着送进来的热水洗了洗脸,这才在桌边坐下,慢条斯理的用餐,她现在是沐婉兮,不能如在影卫队一般,婉兮用餐总是慢条斯理,甚为优雅。

    帝锦澜回来的时候,秦影才刚吃没几口:“刚好赶上了,小德子,添一副碗筷。”

    小德子接过帝锦澜脱下来的披风,挂在衣架上,这才让人将碗筷给帝锦澜摆上,帝锦澜用餐速度很快,看着对面秦影刻意放缓的速度,淡淡的说道:“吃快些,吃完了,带你去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