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千金毒妃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442

    秦影看了一眼帝锦澜,眼中是满满的疑问,帝锦澜低着头继续用餐,并不回答秦影,秦影咬了咬牙,干脆也不伪装了,帝锦澜是人精,既然封了她的内力,就说明已经拆穿了她的身份,那她也没有什么好伪装的!

    “你要带我去哪里?”

    “战场。”帝锦澜简短的说道,“去刺激凌熠辰。”

    “咳咳……”秦影一下子被呛着了,这人未免也太不要脸了,刚抓住她,就要拿着她去刺激皇上,若是皇上蓦然之下见到他,指不定真会做出什么丧失理智的事情来。

    “不去!”

    “由不得你不去。”帝锦澜伸手掐住秦影的下巴,“朕在看到你这张脸的时候,都愣住了,你说,凌熠辰见了,会如何?”

    秦影默不作声,想必帝锦澜已经检查过她不是易容的,所以她才能活到现在:“你真要带我去战场?”

    “假的。”帝锦澜毫不犹豫的开口,松开秦影的下巴,“带你出去走走而已,别想太多,威胁凌熠辰这一招,没用!”

    秦影这才松了一口气,若是帝锦澜真把她往战场上一拉,凌熠辰纵然知道她不是沐婉兮,也必须得出手救她,到时候帝锦澜必定设好陷阱,等着凌熠辰自己跳下来。

    “听说,你又要跟东寻交战。”

    “没有,现在处于停战期间。”帝锦澜有问必答,“大概在四月的时候,才会重新开战。”

    “四月……”秦影有些诧异,四月不是婉兮的预产期吗?到时候,婉兮一旦平安诞下子嗣,帝锦澜还将凌熠辰拖在边境的话,婉兮就会亲自来边境了,不行,一定要在四月之前,杀了帝锦澜!

    帝锦澜突兀的抓住秦影的手,摩挲着她的掌心,秦影的脸上,闪过一抹可疑的红晕,快速的抽回自己的手:“你做什么?”

    “朕只是奇怪,你的手心怎么长茧子了。”帝锦澜拿起筷子,继续用餐,“女人的手要好好保养,别把自己弄得那么狼狈。”

    秦影眉头紧蹙,帝锦澜知道什么,她为了掌控暗中的势力,从小吃了多少苦,帝锦澜生来就在帝王家,锦衣玉食,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哪里明白她的艰辛!

    “我是来杀你的!”秦影干脆将话挑明了,她的目的就是来杀帝锦澜的,纵然是婉兮对他心有不忍,不愿意见到他跟凌熠辰之间你死我活,那么就由她来代劳。

    “嗯,知道了。”帝锦澜淡淡的开口说道,“还有什么事吗?”

    秦影张了张嘴:“你到底有没有听清楚我说的话,我说我是来……”

    “杀我的。”帝锦澜放下碗筷,擦了擦嘴,“我自然是知道你来杀我的,只是,你觉得你能杀我吗?”

    “只要你把我留在身边,总会有机会的!”秦影毫不犹豫的说道。

    帝锦澜冷笑一声:“没有内力的你,如何杀朕?效仿西子国的某位公主,献身于朕,然后在床底欢好之时,要朕的性命吗?”

    秦影张了张嘴,硬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来,效仿西子国的长公主,委身敌国君王,博取敌国君王的信任,然后趁着欢好之时,至敌人于死地!

    “你想得美!”憋了半天,秦影憋出这么一句话来,简直是太无耻,竟然让她献身,门都没有!

    帝锦澜无所谓的笑了笑:“那朕到是很期待,你要如何杀了朕,为了方便你刺杀,朕会吩咐下去,不会让任何人阻止你刺杀的,你尽管来。”

    秦影一脸扭曲,怎么说,她也是掌控秦家暗卫队的人,若不是内力被封,她何至于这么狼狈,不过,就算内力被封,她也一样能杀人,手中的筷子,瞬间化作犀利的武器,直直的刺向帝锦澜的咽喉。

    帝锦澜伸手就夹住了秦影的筷子,秦影无法动弹分毫,刺不下去,拿不回来,只能放弃筷子,伸出两指直戳帝锦澜的眼睛,帝锦澜擒住秦影的手腕,一脚将面前的桌子踢开,顺势一拽,一拉,秦影就跌入帝锦澜的怀中。

    帝锦澜一把扣住秦影的腰:“刚才还说朕想得美,这么快就投怀送抱,果然,女人都是满口谎言的动物,只有身体是最诚实的!”

    “我杀了你!”秦影暴跳如雷,可失去内力的她,在帝锦澜面前,完全是一边倒的姿态,她根本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所有的挣扎,在帝锦澜面前,都变成了小孩子跟大人吵架!

    秦影默默的蹲在墙角低沉,怎么说,她也算是秦家第一高手了,落在帝锦澜的手中,竟然跟个孩子一样无理取闹,这要是传出去,哪里还有脸见人啊!

    “出门了!”帝锦澜看着缩在角落里低沉的秦影,幽幽的开口。

    “不去!”秦影恶狠狠的回头吼了一声,又继续戳墙角,一定要想个办法,一定要杀了帝锦澜,一定要,还有两个月时间,她还有两个月时间,不急,慢慢来!

    “真不去?”帝锦澜幽幽的开口,“要知道,只有时刻跟在朕的身边,才能抓到杀朕的机会,或许这一出去,你就能抓到杀朕的机会了。”

    “去!”刚刚还一脸颓丧的秦影,当即兴致高涨,“去,怎么不去,现在就去,我一定会找机会杀了你的!”

    帝锦澜看着飞快走出去的秦影,嘴角微微抽搐,情绪变化真快,跟翻书似得,一会情绪低落得好似全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一会儿又情绪高涨得好似,全世界没她完不成的事,这样的性子,真的是秦家出来的人吗?他怎么觉得有种被愚弄的感觉?

    第621章暴走

    第621章 暴走

    凌熠辰收到秦宣的传信的时,秦影已经在帝锦澜的军营中了,不知道进行了多少次刺杀,最终都以失败告终,而因为秦影的到来,帝锦澜倒是放松了对边城的进宫,以往是每天必定攻击边城的,现在变成了三天攻击一次,还是来晃悠一圈就离开了。

    “陛下,昌顺帝这是想做什么?”宁青已经被帝锦澜这样的方式给弄得疲倦不已,城中的士兵也疲倦不已,好在这段时间,都分成了四支队伍,黑夜交替,白日交替,倒不会显得太累,只不过人的疲倦心里确实无法改变的。

    “消磨我们的战斗意志。”凌熠辰缓缓的开口,“秦影只怕已经进了西宁的军营。”

    “那,是不是很快就能传来昌顺帝的死讯了?”宁青激动的问道,自从他得知秦影是沐婉兮的亲姐姐,并且跟沐婉兮长得一模一样之后,就务必期待秦影能接近帝锦澜,然后一刀捅死帝锦澜,这样,他们就万事大吉了!

    “你脑子进水了吗?”帝锦澜颇为嫌弃的开口说道,“帝锦澜要是那么容易死了,他就不可能活到现在了!”

    宁青摸了摸脑袋,可是有前车之鉴啊,皇后娘娘不就是轻而易举的伤了帝锦澜,若不是皇后娘娘没有功夫,帝锦澜只怕已经死了!

    “是不是想说,兮儿已经伤过帝锦澜一次了,秦影定然能伤第二次?”凌熠辰不用看也知道宁青在想什么。

    秦铭百无聊赖的坐在椅子上,啃着点心:“秦影不是婉兮,帝锦澜就算在再蠢,也不会被一个冒牌货给骗了,还被一个冒牌货所杀,帝锦澜要真是沦落到这地步,只怕他都会死不瞑目!”

    “他死不瞑目不是更好吗?”宁青恶狠狠的说道,他可不想被秦铭教训,秦铭这臭小子,现在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以前见到他,连话都说不利索,现在还会调侃他了!

    “就怕咱家秦小影死不瞑目啊!”秦铭换了个姿势,撑着下巴,“为什么我就不能早点知道秦小影是兮儿的姐姐呢,若是早点知道,就可以在兮儿成亲之前,把人换了……”

    周围的气息瞬间变了,宁青默默的往后退,嘴贱找死,活该!

    凌熠辰浑身都散发出骇人的杀意:“你要把谁换给谁?”

    “把秦小影换给尉迟凌枫!”秦铭果断的开口,开玩笑,得罪了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可不会看在他是兮儿的哥哥的份上,对他格外留情。

    凌熠辰一副算你识相的模样,让秦铭松了一口气,对于凌熠辰来说,沐婉兮就是死穴,纵然是他的宝贝女儿,也比不上沐婉兮在他心中的地位,任何想要动沐婉兮的人,对于他来说,都是敌人。

    “话说,兮儿应该要生了吧。”秦铭小声的问道,“也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

    “这才三月,还早呢。”凌熠辰淡淡的说道,还有足足一个月,不会这么早的,三月底他就回帝都去,陪在兮儿的身边,等待他们的第二个孩子的降临。

    “时间算来也该差不多了,最近西宁那边的攻击不怎么频繁了,陛下要回帝都去吗?”秦铭想了想,试探性的问道,若是凌熠辰回了帝都的话,他跟宁青在边境应该还是能撑到凌熠辰回来的。

    “月底回帝都。”凌熠辰缓缓的说道,“预产期是四月底,我月底回去,也差不多了。”

    秦铭点点头:“那我下去安排一下,到时候陛下回帝都了,我们也会守住边城等您回来的。”

    凌熠辰笑着点点头,不知为何,今日,他总觉得心烦意乱,好似有什么事情发生一般,无论怎样都无法集中注意力,心情也变得有些焦灼。

    “主上,西宁又来叫战了。”宁青前来禀报,西宁最近虽然叫战没有以往那么频繁了,但是还是会时不时的来叫战,纵然他们不应战,他们也不会在意,一如既往的跑来叫嚣。

    “又来叫战吗?”凌熠辰的眸子中闪过一抹血光,“点兵,迎战,今日定要让他们来的所有人有来无回!”

    宁青有些吃惊,这段时间他,他们都没有迎战,主上今日却要求迎战,还要一个不留,心情浮动很大:“陛下,出什么事了吗?”

    “朕的心情很暴躁,想杀人!”凌熠辰连战甲都不穿,直接拎着龙吟剑,就往外走,“正好有人送上门来找死,朕就不客气了。”

    宁青有些震惊,凌熠辰在暴走,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见过濒临暴走的他了,明明从遇到皇后娘娘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暴走的情况,当然,皇后娘娘被昌顺帝抓走的时候,几乎暴走,最后都控制下来了。

    “暗一,暗二。”

    “属下在。”

    “跟在主上身边,保护好主上的安全,主上的精神状态很不对。”宁青极为担忧的说道,不知道秦铭跟陛下说了什么,陛下怎么会突然的狂性爆发。

    这次领军叫阵的人,是帝锦澜身边崛起的新秀,出自西宁的新贵家族,上官家,上官家的长子,上官飞云。

    上官飞云跟宁青有过几次交战,不过上官飞云终究是太年轻,虽然吃了一些亏,却也于性命无碍,今日来叫阵,他本想着,无论是宁青还是秦铭出来迎战,他都打算跟他们对博一场,然后就撤走,只是城门还没有打开,就从城楼上飞身下来一个人,惊得上官飞云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还没有看清楚那个跳下来的人是谁,血花就已经溅开了,转眼间,数名士兵已经命丧其手,摆好的阵型,瞬间就乱了。

    “不要乱,不要乱……”上官飞云的话还没有说完,城门已经打开,秦铭跟宁青竟然双双带兵杀出城来,有史以来第一次,难道杀出城的人是——泰安帝!

    当上官飞云看清楚宛若死神一般,收割着西宁士兵的凌熠辰,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恐惧,传闻泰安帝凌熠辰还是王爷的时候,就已经被称为战场上的死神,无情的阎罗,但是他只是听过这些传闻,如今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可怕的凌熠辰。

    凌熠辰便衣长袍,手持长剑,在士兵中冲杀,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衫,也染红了他的眼,上官飞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可怕的场景,一人一剑,仿佛天下无敌,攻无不克,士兵原本是士气高涨,就因为凌熠辰这么突兀的杀入人群,那么嚣张,那么凌厉,竟然让士兵吓得纷纷后退,阵型再也维持不了。

    秦铭跟宁青又带着人杀上来,完全不留情,跟以往的姿态完全不一样,上官飞云打起了退堂鼓,让人敲响了退兵的锣鼓,然而,宁青早已经带人将后路给封死了,西宁的士兵陷入了被动挨打的状态中,他的人不停的倒下,而西宁的士兵,一个个仿佛都杀红了眼,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仿佛自己杀的不是人,而是在切西瓜!

    虽然把杀人说成切西瓜不太好,但是上官飞云心中,只有这个想法是最贴切的,尤其是凌熠辰,一剑一个,人头纷飞,鲜血四溅,这里完全就是修罗场,凌熠辰就是那浴血的修罗。

    “我们投降……”上官飞云声嘶力竭的嘶喊着,可是没有一个人理会他,屠杀依然在继续。

    秦铭看着杀红眼的凌熠辰,已经惊呆了,虽然他听说过凌熠辰死神的称号,但是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可怕的凌熠辰,冷酷残忍,杀人不眨眼,浑身染血他,比地狱的恶鬼还要可怕!

    秦铭一把抓住宁青:“宁将军,你对皇上说了什么,为何他这般样子?”

    宁青一脸不敢置信的瞪着秦铭:“不是你说了什么吗?我进去的时候,陛下的精神状态就很不对劲,很是焦躁,难道不是你说了什么吗?”

    “我什么都没有说啊,我就说了兮儿的预产期是在下月中旬,皇上是否要回帝都而已。”秦铭大声的吼道,皇上是怎么了,敌军将领都说了投降了,他为何还不停下屠杀。

    “快想点办法啊,陛下再这般下去,没有敌人敢投降的!”秦铭有些急了。

    “没有办法,能让陛下冷静下来的人不在这里。”宁青颇为无奈的开口,“陛下从认识皇后娘娘后,还是第一次这般暴走,仿佛又回到了以前那种状态,只要是敌人,都要杀光!”

    “陛下,兮儿来了!”秦铭朝着凌熠辰靠近,“陛下,陛下你冷静些,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