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千金毒妃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443

    凌熠辰根本无法停下来,也听不到身后呼唤的声音,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杀光他们,杀光他们,只有杀光他们,才能尽快回去,不知为何,他心里很是不安,很想现在就回到帝都,回到沐婉兮的身边去。

    “兮儿,兮儿……”凌熠辰一边呢喃着沐婉兮的昵称,一边挥动手中的长剑,心中的不安是为何,心中的暴躁是为何,为何想到兮儿,就如此的不安,如此的想杀人,为何?

    帝都之中,未央宫中,不停的传出女子凄厉的惨叫声,御医跟产婆在胃炎共忙进忙出,未央宫的守卫比平时多了三倍,沐婉兮竟然提前要生产了!

    “怎么办,怎么办,这才刚满八个月,怎么就要生了!”冬儿急得在门口不停的走来走去,青瑶则是抱着凌一一,也是一脸的担忧。

    “别急,别急,皇后娘娘又不是第一次生产了,这是第二胎了,定然不会如第一胎那般辛苦的,你且安心吧,更何况产婆都是极为有经验的人,皇后娘娘不会有事的。”青瑶赶紧的说道,冬儿是这里的大宫女,若是她都六神无主了,其他人就更加慌乱了。

    “冬儿,不要慌,冷静下来,进去询问皇后,有什么需要你去做的,去安排的,将所有人的事情安排好,提前生产,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秦宣身为外男,本不应该在未央宫中的,但是凌熠辰在帝都,而他又是沐婉兮的哥哥,如今沐婉兮生产,自然是要守在未央宫中的。

    “居然又提前生了。”秦国公夫人也有些不安,“希望母子平安。”

    “话说,虽然是提前生了,可是皇后娘娘的肚子,看起来却像是足月了一般,希望没事。”秦相夫人齐玉燕安慰自家婆婆跟夫君,“更何况,兮儿一定会逢凶化吉的。”

    “一夜都要已经过去了,里面情况到底如何了。”秦国公夫人拨弄着手中的佛珠,念着佛经,为沐婉跟腹中的孩子祈祷。

    第622章 戳穿

    沐婉兮的惨叫声一直在持续,门外的人,听着心急如焚,可是一直不见孩子落地,产房里面的人也焦灼万分。

    产婆也甚是奇怪,胎位很正,宫口已经全开了,照例说,早就应该生下来了才是,可是没有想到,这么久了都还没有生下来,产妇都快没有力气了。

    “将人参切片,放在娘娘口中。”冬儿赶紧的说道,握住沐婉兮的手,“娘娘,努力,很快,很快就能生下来了。”

    沐婉兮浑身已经被汗水打湿,长发粘在一起,脸色极为苍白,状态明显不好,呼吸已经变得极为急促,甚至随时都可能转微,危及沐婉兮的生命。

    “孩子……”

    “孩子还好。”产婆摸了摸沐婉兮的肚子,“但是再拖下去,只怕就危险了。”

    沐婉兮的呼吸再次急促起来,虽然眼神都有些涣散了,但是依然没有放弃,而是抚摸着肚子,柔声开口:“孩子,你的父亲,如今正在边境浴血奋战,我知道你跟你的父亲一样,担心娘亲胡来,还不愿意来到这个世界,但是,娘亲也很担心父亲,若是没有你父亲,娘亲也活不下去的,所以,孩子,娘亲,求求你了……”

    “娘娘……”冬儿极为担忧的看着沐婉兮,“秦大人如今正在边境,没有传回消息,那就是好消息,娘娘何必……”

    “啊……”沐婉兮惨叫一声,阵痛再次袭来,外面,一抹曙光划破黑暗,黎明到来,门外的众人不约而同看向天际那一道曙光,随后传来孩子的哭声,嘹亮而清脆。

    “孩子出生了!”众人激动得不能自已,只是还没有来得及进去,又听到一道嘹亮的哭声,两道哭声交织在一块,异常的动听悦耳。

    产婆激动的打开门:“皇后娘娘生了,生了一对小皇子!”

    秦宣激动的上前:“皇后娘娘如何了?”

    “回相爷,皇后娘娘力竭睡过去了,母亲平安,请放心。”产婆小心翼翼的回答,顺便让人将孩子报给秦国公夫人他们看。

    冬儿抱着一对双生子,激动的说道:“国公夫人,相爷,皇后娘娘生了,生了一对小皇子,以后再也没有人敢说陛下无后了!”

    秦宣嘴角抽了抽,你最关心的是这点吗?虽然说皇上没有皇子,这是致命的弱点,你也不用高兴成这样吧,虽然知道冬儿很是关心沐婉兮,关心沐婉兮的地位。

    “啊,陛下终于有后了,不过你现在要做的是,照顾好皇后娘娘。”秦宣伸手触碰了下孩子的脸蛋,软软的,跟一一出生的时候一样,软得像一团小棉花。

    “真是可爱的孩子啊。”秦相夫人伸手报过孩子,“刚生下来的孩子,都是软软的,抱着都觉得不怎么敢松手,生怕给掉了。”

    “那夫人你可得抱稳了,这可是东寻皇室的未来的继承人。”秦宣笑着说道,“铮哥儿出生的时候,我抱着他都觉得手臂僵硬,害怕弄疼了他。”

    “是啊,当时夫君你一脸僵硬的模样,到现在我都还记忆犹新,你手足无措的模样,简直令人不敢置信,那个任何时候都温文儒雅的你,竟然会那般的手足无措。”齐玉燕笑着说道,然后将孩子交给一旁的乳娘。

    凌一一因为还小,半夜的时候就撑不住,睡着后被抱走了,到是帝释天一直守在这里,看到抱出来的孩子,不停的垫着脚尖去看,冬儿见他那般模样,赶紧将怀中的孩子抱低一些,让帝释天看。

    帝释天看着闭着眼睡觉的孩子,嘴角咧开,伸手轻轻的戳了戳孩子的脸:“这就是弟弟吗?”

    “嗯,这就是弟弟,大公子现在出了妹妹外,又多了两个弟弟了。”冬儿笑着说道,“以后大公子就照顾三个人了。”

    “不是,以后,就多了两个人保护一一了。”帝释天笑眯眯的说道,“弟弟们一定会跟我一起保护一一的。”

    冬儿笑着点点头:“是啊,又多了两个人保护公主殿下,不过,大公子也会保护两位小皇子的,对吗?”

    “嗯,一定会的,只要他们不跟我抢一一,我就不会欺负他们!”帝释天笑得一脸狡猾,好弟弟们,你们可不要跟我抢一一哦。

    冬儿被帝释天的话给惊得一愣一愣的,仔细看时,帝释天依然笑得很温和,仿佛那一瞬间的邪魅只是她的错觉。

    “公主定然也会保护好两位弟弟的,等到两位弟弟长大了,会跟您一样保护公主。”

    帝释天点点头:“我想去看看娘亲,可以吗?”

    “宫人正在收拾房间,皇后娘娘也累得睡着了,您守在外面,一夜未睡,不若先去休息吧,等到皇后娘娘醒了,奴婢就让人去通知您,您看可好?”冬儿柔声的安慰,产房是不一样的地方,男子不得入内,纵然是帝释天还是个孩子,也是不能进入产房的。

    帝释天迟疑了片刻后,点了点头:“那么娘亲醒了,一定要通知我哦,还有一一。”

    “嗯,您放心,奴婢一定会通知您跟公主的。”

    帝释天这才放心的离开,转身回寝宫休息,孩子已经平安生下来了,到时候就不会有事了,那么战争也要结束了,他的好大哥也要死了,再也见不到了。

    “给陛下传消息,皇后娘娘平安诞下一对小皇子,母子皆安。”秦宣当即下令说道,“同时提醒皇上,他的时间不多了,婉兮一旦出了月子,一定会动身前往边境!”

    “是,相爷。”

    边境的战火进行的如火如荼,原本两军已经有了停战的趋势,可是因为上官飞云的死,西宁跟东寻之间陷入了无休止的战火之中,帝锦澜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不要命的攻打边境,仿佛是一直胶着的状态,找到了出口。

    宁青跟秦铭都被帝锦澜猛烈的攻势给弄得狼狈不堪,纵然是凌熠辰,也没能讨到好出,原本打算在月底回帝都,帝锦澜这么猛烈的攻势,只怕是凌熠辰一离开边城,边城就会沦陷。

    “该死的,帝锦澜到底想做什么?”秦铭怒拍桌子,“这人是疯了吗?”

    “或许,他真的是疯了。”凌熠辰幽幽的开口,嘴角扬起一抹冰冷嘲讽的笑容,“他只想拼命将我留在这里罢了,仅仅是这样而已。”

    “昌顺帝怎么会知道皇上想要……”宁青问出这句话时,当即给了自己一个耳刮子,谁都知道皇后娘娘即将临盆,以皇上对皇后娘娘的在意,必定是要回帝都陪在皇后娘娘的身边,一旦皇上回去了,那么皇后娘娘就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了,所以昌顺帝绝对不会允许皇上回到帝都。

    “陛下,没有关系的,您可以直接回去,这里交给……”宁青当即开口说道,“我们拼死也会将帝锦澜烂在边城外的。”

    “是啊,陛下还是先回帝都吧,若是什么都需要陛下亲自去做,那我们这些臣子也太没用了!”秦铭当即开口,“陛下尽管的放心……”

    “不行!”凌熠辰摇摇头说道,“一旦我离开边城,帝锦澜必然会杀秦影,你们不要忘了,秦影还在帝锦澜的手中。”

    众人微微一愣,若不是凌熠辰提起,他们都忘记了,秦影还在帝锦澜的手中,一直来,帝锦澜什么都没有做,让他们以为帝锦澜没有抓住秦影,如今想来,只怕就是为了等着今日呢!

    秦影又一次刺杀帝锦澜失败,脸上是气急败坏,不过这段时间,脸色倒不似以前苍白,有了几分红润。

    “今日我没有心情跟你闹。”帝锦澜将从秦影手中夺下的匕首,仍在一旁,看着沙盘,陷入沉思,凌熠辰那一日那么狂躁的杀了上官飞云,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让他无法控制自己,可是在边境,能发生什么事情,让凌熠辰如此狂躁呢?

    帝锦澜心中的答案呼之欲出,能让凌熠辰狂乱的人,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沐婉兮,沐婉兮远在帝都,凌熠辰不可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除非,除非他们夫妻之间有着感应,不过这未免也太奇怪了!

    “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朕,你的真实身份了?”帝锦澜转过身,看着秦影,静静的问道,“你不是婉兮,从抱着你的那一刻,我就发现了,纵然刚开始被你的那张脸给欺骗了,但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因为你的眼睛!”

    秦影只是静静的看着帝锦澜,因为她早就知道帝锦澜发现他的身份了,但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帝锦澜会容忍她这么久。

    “朕仔细检查过了,你没有易容,但是世界上,不可能有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除非是双生子,而朕不曾听说过,婉兮有孪生姐妹,所以,你到底是谁?”帝锦澜异常冷静的看着秦影,“凌熠辰会狂乱,应该跟你没有关系吧,凌熠辰那种人,一旦爱上绝不可能变心,只能说明,婉兮出事了,你跟她是双生子吧?”

    秦影苦笑一声,闭上双眼:“你私心吧,她不会来边境的!”

    “三月十二那一天,凌熠辰狂乱的杀了朕的大将,而你也突然不舒服,听闻双生子之间有感应,所以,是婉兮出事了,对吗?”帝锦澜用的虽然是疑问句,但是语气却是无比的肯定。

    秦影选择了沉默,她无法可说,也什么都不能说,那一日,她确实感觉到沐婉兮性命临危,但是应该不是遇刺或者受伤,应该是提前生产了!但是她不能讲消息透露给帝锦澜知道,也不想骗帝锦澜,所以选择了沉默!

    第623章 赌注

    自从帝锦澜挑明秦影的身份后,秦影就被软禁起来了,西门娉婷终于见到秦影,从秦影来到军营开始,她就不被允许出现在秦影的身边,如今还是第一次正式的见秦影。

    “我一直好奇,为何澜表哥这般说,如今想来,算是明白了。”西门娉婷看着坐在床上打坐的秦影,缓缓的开口,“你不是沐姐姐。”

    秦影淡淡的看了一眼西门娉婷:“你想说什么?”

    “这世间,除了沐姐姐,没有人能骗过澜表哥,就算被骗,我也觉得澜表哥是心甘情愿被沐姐姐骗的。”西门娉婷拖着凳子在秦影的面前坐下,“你是沐姐姐的姐姐还是妹妹?”

    “你在我这里套不出任何消息的,还是别白费力气了!”秦影缓缓的开口,“我可不是那些后宫中的白痴女人,想要从我这里套话,比登天还难!”

    “我没有想过从你这里套话,只是姓跟你聊聊而已。”西门娉婷缓缓的开口说道,“其实我很喜欢沐姐姐,虽然我也喜欢澜表哥,但是澜表哥喜欢沐姐姐,我也就认了,但是我决不允许任何人伤害澜表哥。”

    秦影默不作声,任由西门娉婷自说自话,却什么也不说,只是闭目假寐,当做什么都没有听到,安静的打坐休息。

    西门娉婷也管秦影回答与否,只是一个絮絮叨叨的说着,说着帝锦澜对沐婉兮的情意,说着她对帝锦澜额爱慕,竟然絮絮叨叨的说了一整天,带到帝锦澜再次出现的时候,西门娉婷当即欢喜的跑过去:“澜表哥,我可是完成任务了,她一天都待在营帐里呢。”

    秦影睁开眼看了看两人,随即再次闭上眼,镇定又冷漠。

    “辛苦了,你先回去休息吧。”帝锦澜一身战甲尚未退下,整个人走过来,带着一股子血腥味。

    “澜表哥……”

    “你回去休息吧。”帝锦澜头也不回的说道,在桌边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下去吧。”

    西门娉婷看了一眼秦影,又看看帝锦澜,转身出去了,只要澜表哥没事就好,这人虽然不是沐婉兮,但是应该也不至于伤了澜表哥,更何况只要不是沐婉兮,那么澜表哥就不会有事。

    “帝锦澜,你想做什么?”秦影终于开口了。

    “攻打边城,你难道没有看到吗?”帝锦澜放下茶杯,幽幽的说道,“凌熠辰似乎很是焦灼,两军交战,他都有些心不在焉。”

    秦影虽然心里有些担心,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静静的看着帝锦澜问道:“这些我不在意。”

    “不在意吗?”帝锦澜走到秦影的面前,“那,你在意的是谁?沐婉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