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千金毒妃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444

    帝锦澜清晰的捕捉到,在他说完沐婉兮三个字的时候,秦影的眸光闪烁了下,果然,这人是沐婉兮派来的,虽然心中一直有猜测,但是证实了之后,还是觉得心里刺痛。

    “你要不要跟朕打个赌?”帝锦澜淡淡的说道,“咱们赌一赌,沐婉兮会不会出现在边境。”

    “不会!”秦影果断的开口说道,“她是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那就跟朕赌一把,若是朕赢了,你就留在朕的身边做个小婢女,若是朕输了,朕就再也不为难沐婉兮,你觉得如何?”帝锦澜冷笑一声问道。

    秦影仔细的思量了一番,婉兮一定不会出现在这里的,若是婉兮已经生产了,那么现在正在月子中,皇上还有时间:“好,我跟你赌!”

    “可是想好了,若是沐婉兮出现在边境,朕不但不会放过她,你还要一辈子在朕的身边做个小婢女!”

    “我已经想好了,不过,有个条件。”秦影缓缓的开口,“不管如何,你不得伤及婉兮的性命!”

    帝锦澜深深的看了一眼秦影:“纵然是她要朕的命,朕也不会伤她分毫。”

    秦影垂眉,她知道帝锦澜说的是事实,纵然是婉兮要他的性命,他也决计不会伤婉兮分毫,可就是这样,她才无法真正的对帝锦澜下杀手:“昌顺帝,你放弃吧,婉兮她不爱你。”

    “朕知道。”帝锦澜头也不回的说道。

    “若是你再这般逼她,她真的会杀了你的!”秦影再次吼道,“你就不能放过她,放过你自己吗?”

    “朕也想放过自己,可是朕做不到。”帝锦澜苦笑一声,“从遇上她的开始,就注定了一切,朕从来都不是个心软的人,可是在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就被她的眸子吸引,那是一双倔强又坚强的眼睛,就那么印入我的眼中。”

    帝锦澜干脆倒回来,坐在椅子上,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你知道吗?婉兮她,根本不是一个坏人,每次杀人,都是别人逼的。”

    “婉兮本来就不是坏人,是形势逼得她不得不杀人!”秦影认同的说道,“若是我处在她的位置上,定然做不到如她那般。”

    “你知道吗,婉兮很记仇的。”帝锦澜脱下头盔,“我不小心将她撞下了悬崖,那丫头,伸手就抓着我,一副要拖着我一起死的姿态。”

    秦影点了点头,对,婉兮就这样,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自然是不会客气的。

    “我们俩一起掉下悬崖,运气很好,掉进了悬崖下面的水潭里。”帝锦澜笑着说道,“朕不会水,那丫头明明爬上了岸,看到朕没有浮出来,竟然又下水将朕给拖了上来。”

    “她就是太善良。”秦影毫不犹豫的开口,“当初若是不救你,就不会有如今这么多事情。”

    “是啊,她当初若是不救我,就不会有这么多事情。”帝锦澜笑着说道,“可她还是救了,不过,她对朕说过,若是再来一次,她一定不会救朕,说不定还会看到朕没有死透,给朕补一刀,你觉得她做得出来吗?”

    秦影沉默了,答案是做不出来,沐婉兮做事很有准则,若是重来一次,她依然会选择下水救人,那就是沐婉兮的本性,也是她的原则,纵然她会因为一时之气,说一些狠话,但是真要她狠下心来杀人,除非那人已经将她逼得没有退路了。

    “所以,你输定了,她一定会来边境的!”帝锦澜笑着说道,说完起身就往外走,“等着做朕的婢女吧。”

    秦影看着帝锦澜的背影消失,眼底闪过一抹焦灼,必须通知婉兮,让她不要来边境,以帝锦澜的性格,若是婉兮来了边境,定然不会再放她离开,更何况,根据她的观察,帝锦澜绝对是那种,就算得不到也要毁了的人!

    一俩不起眼的马车在官道上快速的行驶,马车中,冬儿一脸扭曲:“主子,你真是太乱来了,这坐月子是能乱来的吗?”

    沐婉兮靠着软枕,裹着厚重的毯子,喝着热腾腾的鸡汤,对于冬儿脸上的表情视而不见:“你家主子我可是忍到孩子出生了,才开始乱来的,难不成你希望我带着孩子乱来?”

    冬儿一噎,有些哭笑不得:“主子啊,你这般乱来,要是落下了病根,皇上还不劈了我们!”

    “放心吧,我自己心里有数。”沐婉兮将空了的碗递给冬儿,“再来一碗,是不是太久没有喝你熬的鸡汤了,竟然觉得你熬的鸡汤特别的鲜美。”

    “多谢主子夸奖,奴婢……”冬儿语音一顿,“不要以为你夸我,就能糊弄过去!”

    沐婉兮掏了掏耳朵,这丫头真是越来越婆妈,越来越不可爱了,以前都好糊弄的,现在都糊弄不过去了。

    “放心吧,一路上你将我照顾好了,不就没事了,更何况,秦家的精英暗卫都跟着呢,不会有事的,你这丫头,就是婆妈,这还没有嫁人呢,就这么喜欢婆妈,嫁人之后,怎么得了,估计也就暗一受得了你的碎碎念。”沐婉兮一副嫌弃的模样,让冬儿瞬间石化,婆妈,主子竟然说她婆妈!

    “主子,奴婢也是为了你好,有谁刚生了孩子就往外跑的,您是第一个!”冬儿简直为两位小皇子委屈,这刚生下来,亲娘的奶都没吃一口,这亲娘就跑了,丢下他们两个人跟年幼的姐姐相依为命,真狠心啊!

    “少乱想,边境的战事拖得太久了。”沐婉兮缓缓的说道,“不知为何,我总觉得有些不安,心里慌乱得很,不得不敢去边境,不亲眼看到熠辰平安,我是无法冷静下来的。”

    冬儿张了张嘴,终究是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给沐婉兮再加了一床毯子,将马车的窗子都封死了,避免透风进来。

    “那么主子一路上,必须听从奴婢的安排,不可乱来,奴婢一定送您去皇上的身边。”冬儿将盛好的鸡汤递给沐婉兮,“现在再喝一碗,然后吃些东西,睡觉!”

    “冬儿,你是在养猪吗?每天只让吃了睡,睡了吃?”沐婉兮接过碗,边喝汤,边哀怨的说道。

    “哼,猪可比主子省心多了,可别拿您自己跟猪比,奴婢怕猪会羞愧得撞死,谁家养的猪跟您一样闹心的!”冬儿白了沐婉兮一眼,小心翼翼的掀开帘子出去,将厚重的帘子放下后,这才打开车门,有个这么不省心的主子,真是累啊!

    第624章 半路被劫

    沐婉兮一路上都是以正常的速度往边境赶,更何况因为她的身子缘故,冬儿也不敢乱来,到了城镇就投宿,到了天黑就住店,反正是绝对不会赶夜路的。

    “听说了吗?边城失守了。”冬儿他们一走进客栈,就听到有人在讨论。

    “早就听说了,西宁的昌顺帝用计攻下了边城,皇上跟宁将军退守忘川城,在苦苦的支撑呢,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打过来了,这日子过得好好的,怎么就非要打仗,不打不行吗?上面人做的决定,苦的都是我们这些老百姓!”

    沐婉兮裹着斗篷,面色不变的问道:“两位大哥,边城战事很糟糕吗?”

    “糟糕?岂止是糟糕,听说死伤无数,连秦将军都受了重伤。”一人赶紧的说道,“边城的百姓都撤走了,亏得是撤走了,不然的话,定然都成了俘虏了,西宁大军势不可挡,连我们的皇上都不是对手啊!”

    “胡说,皇上怎么可能不是对手!”冬儿当即怒斥,“只不过是一时战事失利……”

    “什么一时失利!”另外一人大声打断冬儿话,“皇上遇袭,中了陷阱,秦将军去援救,受了重伤,皇上跟秦将军都受了伤,宁将军一人受不住边城,无奈之下,只能退守忘川……”

    沐婉兮听到这里,只觉得头晕眼花,眼前人说什么已经听不见了,只记得听到他说,皇上受了伤,皇上受了伤,熠辰怎么会受伤,还有二哥,两人都受了伤,宁青独木难支,得是多重的伤,才会独木难支,放弃边城,退守忘川?

    “主子!”冬儿扶住沐婉兮,“不会有事的,您别担心……”

    “你们有亲人在边城吗?哎呀,夫人,我给你说吧,若是你边城有亲人在,你还是不要去了,边城已经失守了,现在那里全是东寻的士兵,夫人若是去了,只怕会……”那人话没有说完,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边城的人,凶多吉少,纵然是撤走了不少,“夫人的亲人是住在边城吗?”

    “我的夫君,在守卫边城。”沐婉兮有些麻木的开口说道,“所以我有些担心……”

    那人听了,一副怜悯的表情看着她:“夫人节哀……”

    “节哀什么,我夫君还活着!”沐婉兮水眸一瞪,满是怒意,倒是惊吓住了对方,让人吃惊不已,没有想到,这么漂亮的小娘子,生起气来也是这般的可怕。

    “对不起,对不起,我家夫人情绪有些激动。”冬儿赶紧的道歉说道,“夫人,先进房间休息吧。”

    “不用了,赶路。”沐婉兮转身就往外走,熠辰受了重伤,她怎么还能在这里慢慢的赶路,这简直是太令人不可思议了,以熠辰的身手,怎么可能受重伤,纵然冷俞飞去帮助小炎了,熠辰对上帝锦澜也不至于受重伤啊!

    “夫人,您的身体……”

    “我的身体很好,冬儿,立刻赶路。”沐婉兮不容拒绝的说道,“现在,立刻,马上赶路!”

    忘川城中,凌熠辰面色阴沉,宁青则是一脸憔悴,而秦铭则是重伤昏迷,现在都还没有醒,以至于凌熠辰的脸色才会这般难看。

    “陛下,二公子的伤……”

    “不能传回帝都。”凌熠辰头疼的说道,“我已经让人传信给老头子了,让他火速赶来了,秦铭不会有事的。”

    “主子,我们退守忘川的事情,很快就会传到帝都,到时候,皇后娘娘必然会得知您跟二公子受伤的事情,到时候,她定然会不顾一切的乱来,还不如……”

    “你不了解她。”凌熠辰缓缓的说道,“从她平安生下孩子开始,她就该乱来了,说不定,现在已经在来忘川的路上了。”

    “陛下……”

    “我跟秦铭受伤的事情,只会加快她赶来的速度罢了。”凌熠辰深呼吸一口气,扯动了身上的伤口,又吸了一口气,“我现在担心的是,这些会不会都是帝锦澜算计好了的,兮儿会不会还没有到达忘川,就落到他的手中。”

    宁青身子一僵:“主子这话什么意思?”

    “帝锦澜跟我一样了解兮儿,我能猜测到兮儿已经在来的路上了,更何况是帝锦澜,若是帝锦澜在兮儿的必经之路伏击……”凌熠辰只觉得头疼万分,“你守着忘川,我要去找兮儿。”

    “陛下,这些知识你的猜测,若是皇后娘娘真的赶来了这里,以她的智慧,定然也会算计到这一点的,陛下不用担心,皇后娘娘一定不会有事的,纵然是帝锦澜,他应该也不会伤害皇后娘娘的性命。”

    凌熠辰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就带着人出去了,他决不允许沐婉兮再次落入帝锦澜的手中,决不允许。

    有时候,不得不说一句,最了解你的就是敌人了,帝锦澜很了解凌熠辰,也跟帝锦澜一样了解沐婉兮,当帝锦澜出现在沐婉兮的面前时,沐婉兮有一瞬间的惊讶,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又见面了。”

    “是啊,又见面了。”帝锦澜看着沐婉兮的容颜,缓缓的开口说道,“我们有六个月不曾见了,整整的六个月,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边境的,所以我一直在这里等你。”

    “昌顺帝真是有心了,竟然在这里等本宫,本宫真是荣幸之至。”沐婉兮面色不变,镇定的说道。

    “你还是那么见外。”帝锦澜朝着沐婉兮伸出手,“上车吧,带你去一个好地方,朕相信,你会喜欢的。”

    “多谢昌顺帝盛情邀约,本宫还有要事在身……”

    “担心受伤的凌熠辰跟秦铭吧!”帝锦澜缓缓的开口说道,“放心,秦铭伤得重,凌熠辰一定会想办法救他的,而凌熠辰,只是受了一点轻伤而已,不致命,放心吧。”

    “我姐姐呢?”沐婉兮再次问道。

    “车上。”帝锦澜撩开车帘,果然看到秦影正襟危坐,坐在马车中,不停的朝着她眨眼,似乎无法自由行动。

    冬儿上前一步,却是被沐婉兮给拦住了:“你想做什么?”

    “带你去看一看风景而已。”

    “这个时候,不是你应该看风景的时候吧,熠辰退守忘川,只是为了诱敌深入,你不会不明白,小炎已经带着人攻入西宁了吧?”沐婉兮耐心的跟帝锦澜说道。

    “天下于我,不过是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的道具而已,当我想要的得不到,天下也就没有什么用了,婉兮,你是自己上马车,还是我请你上去?”帝锦澜的表情有些疯狂,今日,无论如何,他也要让沐婉兮跟他走一趟。

    “主子,您快走!这里离忘川不远了。”冬儿跟暗卫挡在沐婉兮的面前,“您直接去找陛下。”

    “秦铭的解药跟你姐姐的性命,换你个我走一趟,如何?”帝锦澜突兀的笑了,笑声中带着苍凉,“对了,还有你宝贝女儿的解药。”

    沐婉兮一愣,疑惑的看向帝锦澜,宫嬷嬷未曾下手,一一不能中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