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千金毒妃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445

    “是不是觉得宫嬷嬷被你发现了,她就没中毒了?”帝锦澜痴痴的笑了,“你未免将朕想的太天真了,若是连这点把握都没有了,朕还如何做一国之君呢?”

    “帝锦澜!”

    “现在,立刻,马上,上马车,否则的话,我就毁了解药!”帝锦澜状若疯狂的开口,“婉兮,你的宝贝女儿的性命,就握在你的手中了,你想不想知道,我怎么给凌一一下毒的?”

    沐婉兮眸光中闪过一抹狠光,往前走了一步,瞬间被冬儿拦下:“主子,不要上当,我们都有定时给小公主检查身体,若是真的中毒了,我们不可能不知道,他是在骗您!”

    “你知道我不会骗你!”帝锦澜伸手抓住马车中的秦影,将秦影拖到地上,“我也不想杀她,你只要跟我走一趟就好。”

    “帝锦澜,你已经疯了!”

    “我没疯,好着呢,我数到三,你不要解药,我就毁了,一……”

    “要!”沐婉兮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无论帝锦澜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解药她都要,她决计不会拿自己女儿的性命开玩笑。

    “主子!”

    “你放了秦影,我跟你走一趟。”沐婉兮拍拍冬儿的手,“顺便,将解药给他们。”

    “好!”帝锦澜朝着沐婉兮伸出手,沐婉兮咬了咬牙,上前一步,“先把解药给他们。”

    “可以,让他们后退三丈,远离你的身边。”帝锦澜缓缓的开口,“没有了解药在手,你若是反悔,朕就不一定有能安然无恙的带着你走了。”

    “你们退后。”

    “娘娘,他是骗你的!”冬儿激动的说道。

    “朕没有骗你!”帝锦澜缓缓的开口,“下毒的是江宇,在被掳走的时候,凌一一就已经中毒了,只是没有遇到引发的药引,所以才会没有发作出来,一旦发作出来,必定要了她的性命!”

    沐婉兮见众人并不后退,眸色冷厉:“所有人退后。”

    “娘娘……”

    “真是命令!”沐婉兮冷声说道,迫使众人退后三丈,“解药!”

    帝锦澜伸手将解药往冬儿的方向一抛,沐婉兮惊诧的去看,帝锦澜眼底闪过一抹精光,闪身到了沐婉兮的身边,伸手揽住她的腰,飞速的后退,并未乘坐马车,而是骑马绝尘而去,只留下一句话在空中飘荡。

    “告诉凌熠辰,想要人,去三生崖!”

    第625章不及你眉间朱砂

    第625章 不及你眉间朱砂

    三生崖是忘川城外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峦,忘川城之所以取名忘川,就是因为三生崖,三生崖据说不叫三生崖,因为山顶的一块三生石,后改名三生崖。

    帝锦澜带着沐婉兮上了三生崖,身边没有带一个随从,只有帝锦澜孤身一人带着沐婉兮,到达山顶的时候,天还是黑的。

    帝锦澜将沐婉兮放在悬崖边上的巨石上:“知道为什么这座山叫做三生崖吗?”

    沐婉兮被点了穴道动弹不得,只能用一双眸子镇定的看着帝锦澜,不明白帝锦澜究竟意欲何为,西门俊逸战死,小炎已经突破了西宁的防线,直逼西宁腹地,他居然还有心情带着她来着三生崖,听他说什么三生崖的故事!

    帝锦澜看了一眼沐婉兮,虽然沐婉兮的眸子中满是镇定,但是他不知为何,总觉得沐婉兮的眼中有着不解:“是不是觉得奇怪,秦无炎都攻入西宁腹地了,我竟然还带着你来这三生崖看日出。”

    沐婉兮一双眸子静静的看着帝锦澜,你到是解开我的穴道啊,你点了我的穴道,我又不能动弹,又不能说话,坐在这里当木偶吗?

    帝锦澜伸手解开沐婉兮的哑穴:“我现在不能解开你的穴道,但是让你骂我几句还是可以的。”

    沐婉兮深呼吸了一口气:“兵临城下了,你还有心情看日出,不怕这个日头看完,就成亡国之君吗?”

    “我一直想跟兮儿你一起看日出,可是一直没有机会,如今,总算是能得偿所愿了。”

    天际,一道曙光突然炸破黑暗,漆黑的天空瞬间被染上了缤纷的色彩,清澈明亮的光明一点一点的散开,蔓延,将周围的云彩都染成了金色。一轮旭日,陡然跳出来,在金色的云彩下簇拥下,庄严又缓慢的升起,将整个三生崖都笼罩在了万道霞光中,美不胜收。

    “好美。”沐婉兮忍不住的赞叹,如此美丽又壮观的日出,她还是第一次看见,纵然是很多年后回忆起来,也觉得这一日看到的日出最初绚烂迷人,“帝锦澜,如画江山,你舍得吗?”

    帝锦澜看着沐婉兮嘴角淡淡的笑容,眼底的冰冷融化成水,所有的怨恨痛苦,仿佛都在沐婉兮这一笑之中,烟消云散。

    帝锦澜伸出手,在沐婉兮的眉间一点:“江山如画又如何,在我的眼中,再美的江山也不及你眉心的一点朱砂。”

    沐婉兮微微一愣,终究还是心软的:“帝锦澜,现在你退回去,还来得及,西门大人定然会支撑到你回去支援的,不然的话,你苦心经营才到手的江山就得拱手让人了。”

    “哈哈哈。”帝锦澜大笑,“婉兮,你终究是不了解我,曾经我想要江山,是因为江山在手,才能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或者人,如今,我想要你,却得不到,江山于我,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

    “帝锦澜,天涯何处无芳草……”

    “婉兮,我得不到的都会毁掉,你害怕吗?”帝锦澜突然压低了声音,凑在沐婉兮的耳边低声说道,“对于我挑的这个长眠之地,你可还满意?”

    沐婉兮一愣,直直的看向帝锦澜,帝锦澜的眸子中是满满的认真,真的要拉着沐婉兮一起死的节奏!

    “你让熠辰来三生崖……”

    “让他亲眼看着你陪我死啊。”帝锦澜笑眯眯的说道,“你说凌熠辰要是亲眼目睹你死在他的面前,能不能接受?”

    “你已经疯了!”沐婉兮冷冷的开口,“纵然是你拉着我一块死,黄泉路上,奈何桥前,我定然是要等着熠辰的。”

    帝锦澜的眸光中闪过一抹不明的意味,随后转过头去见初升的太阳,人的一生就跟太阳一般,日出,日落,诞生,死亡,他不畏惧死亡,却畏惧沐婉兮无情的眸光。

    “沐婉兮,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帝锦澜幽幽的问道,“无论我做什么都捂不热你那颗心吗?”

    “我的心早已经给了熠辰了,一具没有心的躯壳,如何温暖得了。”沐婉兮冷声说道,“帝锦澜,你很优秀,又何必要把眼光放在我的身上,天底下,比我好的女子多了去了……”

    “别人再好,也不是你。”帝锦澜打断沐婉兮的话,“你不用再劝说我了,我已经做了决定了。”

    沐婉兮看了一眼帝锦澜之后,不再说话,心里却在算计着,自己有几分活命的机会,看了看面前的悬崖,帝锦澜只需要轻轻一推,她就没有活路了,下面是悬崖,深不见底,摔下去,定然是成肉饼的,纵然是熠辰来了,只怕也很难救下她,帝锦澜只需要一掌拍在她的天灵盖,她当场就得去找阎王喝茶。

    “算算时间,凌熠辰也该到了,婉兮想想怎么跟凌熠辰道别吧,虽然咱们生不能同时,死却能同穴,也是一件高兴的事。”

    “你放心,纵然是你杀了我,我们也不可能同穴的。”沐婉兮淡淡的说道,“熠辰指不定将你的尸骨跟谁埋在一块,或者随便仍在哪里。”

    “呵呵……那咱们走着瞧。”帝锦澜的笑声很轻柔,“你们姐妹真是一点都不像,秦影看似姐姐,心智却要单纯许多,你虽然成为妹妹,心智却比她成熟得多,你到是更像姐姐。”

    “多谢陛下对姐姐手下留情。”沐婉兮的语气没有任何的起伏,纵然是帝锦澜说了要杀她的话,她依然镇定自若,仿佛无论接下来发生什么,她都不在乎一般。

    “婉兮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可爱。”帝锦澜突然点了沐婉兮的哑穴,起身转向背后,“泰安帝,你可算是来了,速度未免也太慢了,我跟婉兮都欣赏过日出了,你才来。”

    凌熠辰没有理会帝锦澜,目光看向沐婉兮,可惜沐婉兮被点了穴道,纵然是感觉到凌熠辰的目光也无法做出任何的回应。

    “帝锦澜,放了兮儿!”凌熠辰目光转向帝锦澜,“有什么事你冲我来!”

    “泰安帝严重了。”帝锦澜半蹲在沐婉兮的身边,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朝着凌熠辰邪魅的笑,“在泰安帝来之前,婉兮已经答应了要跟朕同生共死……”

    “不可能!”凌熠辰毫不犹豫的说道,“兮儿是绝对不可能答应你的,你以为朕是三岁小孩吗?任由你糊弄!”

    “昌顺帝,你放过皇后娘娘吧。”秦影上前一步,“只要你放了她,我愿意做牛做马报答你!”

    帝锦澜看向秦影,搭在沐婉兮肩膀的手并未挪开,语气冷冽的开口:“你们再敢上前一步,朕就将她推下去!”

    秦影生生止住了脚步,纵然她轻功绝妙,但是沐婉兮所在的位置就在悬崖边上,只怕她一动,帝锦澜就能将沐婉兮退下悬崖!

    “帝锦澜,你到底要做什么,要朕退兵,还是要江山,朕都给你!”凌熠辰看着沐婉兮微微有些倾斜的身子,急切的开口说道,“你要你放了兮儿,我立刻让秦无炎他们撤出来!”

    “江山,江山朕拿来做什么?”帝锦澜嘲讽的开口问道,“西宁如何又与朕何干?朕从来都不是一个贤明的君主,朕要江山,就是为了能有跟你一搏的机会,能夺得美人归,如今美人在侧,江山朕已经不需要了,朕把江山给你,你把婉兮给我,如何?”

    “你做梦!”凌熠辰气得青筋直跳,恨不得拔剑砍死帝锦澜,只是他不能,沐婉兮的小命握在帝锦澜的手中,只要他稍有异动,沐婉兮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昌顺帝,放开皇后娘娘,不然我杀了她!”暗五一身狼狈的抓着一个人跌跌撞撞的跑过来,手中的匕首抵着西门娉婷的脖子,“我说真的,放开皇后娘娘,不然我杀了她!”

    帝锦澜看到西门娉婷出现的瞬间也有些惊讶,西门娉婷再军营里,不应该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此人闯军营,将西门娉婷给抓来的?

    “到是好本事,好胆识,可惜,抓错了人。”帝锦澜凉薄的开口,“你要杀她尽管杀好了,朕不在乎。”

    “澜表哥……”西门娉婷听了帝锦澜的话,脸上血色尽褪,仿佛不敢置信,一向疼爱她的帝锦澜,竟然说不在乎她的性命,让人尽管杀就是了,难道在他的眼中,她西门娉婷就是可有可无的吗?

    西门娉婷目光清冷如霜,漠然的看着西门娉婷,对西门娉婷的受伤,视而不见,他的眼睛早已经瞎了,除了沐婉兮,看不到别人的好,他的心早已经空了,挖出来给了沐婉兮,却被沐婉兮无情的抛却,早已经痛得麻木的他,已经顾不上别人的悲伤。

    “为什么?”西门娉婷怒吼,几乎脱离了暗五的掌控,因为她的挣扎,匕首在她的脖子上拉出一道伤口,鲜血淋漓,“帝锦澜,你眼睛瞎了还是没了,你就只看到沐婉兮对你的残忍,你对我何尝不残忍,她不爱你,你是咎由自取!”

    帝锦澜的身子一怔,有一瞬间的失神,不过很快就冷静下来,他当然知道自己是咎由自取,求而不得这种痛苦,他再也不想体会了,也许,也许拉着沐婉兮一起死,他就不会痛苦了,帝锦澜看向沐婉兮冷漠又担忧的面庞,冷漠是对他,担忧是对凌熠辰,纵然是到了这个时候,她对他也没有一丝的情意!

    帝锦澜看向凌熠辰一行人,那些人的脸上是满满的恨意与担忧,他们在说什么,他已经听不到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只要跳下去,只要带着沐婉兮跳下去,这一切就结束了!江山给凌熠辰,沐婉兮他带走!

    第626章大结局

    第626章 大结局

    帝锦澜对着凌熠辰扬起一抹邪魅又冷酷的笑容,突然伸手解开了沐婉兮的穴道。

    沐婉兮一得自由,立刻转身朝着凌熠辰扑去,极力的伸出手:“熠辰!”

    “兮儿!”凌熠辰不顾一切的飞身上前,想要抓住沐婉兮的手,然而命运仿佛在捉弄他们一般,凌熠辰刚触碰到沐婉兮的指尖,沐婉兮就被帝锦澜抓住,扯下了三生石,直直的朝着万丈深渊掉下去。

    这一幕仿佛似曾相识,似乎也是在一个悬崖上,他陷入两难的境地,他们也身在悬崖边上,前面是追兵,后面是悬崖,他因为打斗中,不小心将在他身后的沐婉兮推下了悬崖,而沐婉兮在千钧一发之时,伸手抓住了他,将他一并拽下了悬崖!

    如今却是反了过来,是他将沐婉兮拽下了三生石,那块见证了无数爱情的三生石,他悄悄在上面刻了他们两人的名字,若是三生石真的那么灵验,那么,请你赐我们三生情缘,我愿意用生生世世不入轮回来交换。

    跌落三生石的瞬间,帝锦澜看到凌熠辰悲痛欲绝的模样,心里却没有一点痛快,不是凌熠辰痛苦,他就会觉得高兴吗?为何在这一刻,他看到如此悲痛的凌熠辰,却没有一丝一毫的高兴?

    “兮儿!”凌熠辰强硬的飞出悬崖,想要抓住沐婉兮的手,却被横空一条白练裹住了腰身,避免坠落悬崖,却也没能抓住沐婉兮,只能看着沐婉兮的模样在眼前坠落,坠落,仿佛从此要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不见,“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