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千金毒妃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446

    一滴泪打在帝锦澜的脸上,带着温热,沐婉兮纵然是跌落悬崖,也不曾看帝锦澜一眼,仿佛,永远都不想再看到帝锦澜的模样。

    这一瞬间,帝锦澜只觉得悲从中来,他一辈子追求权位,到头来,却因为一个女人,权位不要,性命不要,而这个女人,连看都不愿意看她一眼,或许这就是他的报应。

    “沐婉兮,看着我。”两人的身体不住的下坠,帝锦澜强硬的扳过沐婉兮的脸,“告诉我,你有没有过一点喜欢我,哪怕只是一点?”

    沐婉兮满面泪痕,泪水不断的低落,却被急速的风吹散,望着帝锦澜一双黑沉的眸子,沐婉兮沉默不言。

    帝锦澜却是突然明了:“听说,只要在三生石上,刻上自己与所爱之人的名字,那么他们就会有三世情缘,沐婉兮,来生再见,来生,我一定会在所有人之前找到你,许你一世深情,那时候,请你不要再拒绝我。”

    沐婉兮一愣,看着帝锦澜沧桑又绝望的眸子,心一瞬间疼了,张了张嘴,说了什么,帝锦澜没有听清楚,风太大,早已经吹散了那句话。

    “永别了,西宁送给你的女儿做嫁妆了,算是我对她的赔偿。”帝锦澜突然一掌拍向虚空,两人的身子诡异的停顿了片刻,然后帝锦澜用力一推,沐婉兮的身子就远离了帝锦澜,朝着上面而去,而帝锦澜的身子则是加速的往下坠去!

    沐婉兮有些吃惊的看着帝锦澜坠下去的身影,张嘴大声说着什么,帝锦澜听不见,只是隐约觉得,沐婉兮这一次应该是为她落泪了,一滴眼泪低落口中,是苦涩的。

    “沐婉兮,再见了,临死,我都无法得到你一点情意,今生放过你,来生,必定跟你纠缠到死!”

    一道黑影突兀的出现在沐婉兮的身侧,在悬崖上一停顿,伸手抓住沐婉兮,直接往上一抛,然后直直的朝着帝锦澜坠落的身影追去,带着义无反顾的决绝!

    帝锦澜闭上双眼,享受着临死前的风声,风声很大,仿佛黄泉路上的引路铃,云彩很红,如同染血的曼珠沙华,娇艳似火,帝锦澜无声的苦笑,黄泉路已经开了吗?他竟然看到曼珠沙华开遍的黄泉路。

    “帝锦澜。”

    恍惚中,帝锦澜仿佛听到有谁在呼唤他,不由得苦笑,这人要死了,还会产生幻听吗?

    “帝锦澜!”帝锦澜这次是清晰的听到了呼唤声,声音近得几乎就在他的面前,睁开眼,就看到一抹身影直直的扑入他的怀中,带着夜华的清冷,独特的味道,他瞬间就认出了扑入怀中的人是沐婉兮的孪生姐姐秦影!

    “你跟下来做什么?”帝锦澜扯住秦影,恼怒的问道。

    秦影一把抓住帝锦澜的衣领,恶狠狠的说道:“我输了赌注,跟着你去做婢女,怎么,你有意见!”

    帝锦澜被秦影恶狠狠的模样给惊了一下,随即苦笑:“你这个傻丫头,何苦如何?”

    “你有你的选择,我有我的选择。”秦影看着帝锦澜,轻柔的开口,“我知道你爱的是婉兮,此生都不会改变,但是,黄泉路上,我愿意陪你走一遭。”

    “痴儿!”

    “都是痴儿!”

    凌熠辰被锦娘的白练给缠住,未能掉下悬崖,不过在秦影冲下悬崖的时候,凌熠辰快速的解开身上的白练,跟着往下追去,不过,刚准备往下冲,就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直直的飞上来,眼底闪过一抹狂喜,抓住白练,朝着那飞上来的身影荡过去,伸手将人捞入怀中。

    “拉我上去。”凌熠辰大声的喊道,上面的人赶紧将凌熠辰拉上去。

    凌熠辰怀抱沐婉兮,单膝跪在三生石上,两人都沉默无言的望着深不见底的悬崖,帝锦澜的身影已经不见了,秦影的身影也不见了,若不是最后关头,帝锦澜放过沐婉兮的话,沐婉兮只怕此刻,已经跟帝锦澜踏上了黄泉路。

    “皇上,娘娘……”

    沐婉兮将头埋入凌熠辰的怀中,失声痛哭,心里满满的苦涩,不是不喜,是不能,她的心早就装得满满的了,纵然知道帝锦澜的情意,她也无法接受,面对帝锦澜,她有感动,有欢喜,有感激,唯独没有爱,她的爱都给了凌熠辰,如今又分给了孩子,却无法分给他,欠他的,此生都还不了了。

    凌熠辰抱着沐婉兮,任由沐婉兮的眼泪打湿他的衣衫,对于帝锦澜,他是又爱又恨,帝锦澜是他此生唯一承认的对手,他们是宿命的敌人,连喜好都那么相似,喜欢的是通一个女人,他什么都可以让,唯独女人不能让!

    “帝锦澜,谢谢你。”凌熠辰默念,他知道,若不是帝锦澜最后关头放过沐婉兮,他已经跟沐婉兮阴阳两隔,而秦影,那个女子,平时沉默寡言,严以律己,没有想到,到今日,也会做出这般决绝令人震惊的事情来!

    “秦影……”暗五颓然的放开西门娉婷,心里空落落的,秦影竟然会追随昌顺帝而去,为什么?

    西门娉婷狼狈的跪在地上,任由眼泪肆虐,她要的不多,只求他活着而已,连这么简单的愿望,如今都成了奢望。

    西门娉婷爬起来,踉踉跄跄的朝着悬崖走去,暗一察觉到她不对劲,一掌切晕了西门娉婷,避免西门娉婷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来。

    一行人心情沉重的离开了三生崖,明明昌顺帝死了,他们应该开心的,可是谁也笑不出来,昌顺帝是一世枭雄,只可惜,所爱非人。

    帝锦澜从三生崖下跳下去后,西宁就全线崩溃,秦无炎带领的大军跟宁青带领的大军,直接攻破西宁的城池,直入盛都。

    西门大人直接打开城门投降,帝锦澜身死,帝锦风直接命令西门大人开门投降,面对两国夹击,负隅顽抗,不过是多死一些人罢了,帝锦风当即做出最明智的选择。

    凌熠辰也不曾为难西宁的臣子,帝锦风投降之后,虽然依然是王爷,但是帝锦风彻底变成了一个甩手王爷,再也不管朝廷的任何事物,西宁归为东寻的领土。

    南齐炎帝,秦无炎,在泰安帝收服西宁之后,奉上遇袭,南齐归降东寻,南齐朝堂,震惊不已,骂声一片,南齐跟东寻乃是盟国,为何一定要投降?

    秦无炎成了南齐历史上唯一一个无故投降的帝王,有人说,他是不想南齐步上西宁的后尘,有人说,他是为了一个女子,也有人说,他是为了报复,但是事实如何,已经没有人知道了。

    东寻一统三国,凌熠辰将原本的州县打乱,重新划分,并迁都盛都,盛都气候宜人,四季如春,为了便于沐婉兮修养,将京都迁至盛都,原本沐婉兮并不想去盛都,总觉得盛都有太多帝锦澜存在的气息,压抑得她喘不过去来,后来因为凌熠辰的劝说,终究跟着去了帝都。

    北戎女帝耶律雅,在东寻一统天下后,献上降书,从此四分天下,终归一统,延续多年的分裂终于重新合拢,各国之间不停的纷争也终于停下。

    为了让北戎问价稳定,沐婉兮建议在北戎开设贸易之路,让各地的产品能快速的流通到北戎,进一步加快北戎的发展,让北戎不再整日为生计奔波劳碌,天下欣欣向荣,一派祥和。

    天历二十四年,太子白弱冠,泰安帝传位于太子白,放手权利,带着沐皇后退居幕后,次子苏,辅佐兄长,共同管理天下,长女诗琪,跟随大公子帝释天浪迹天涯。

    本文完。

    第627章 番外帝锦澜篇

    原来生无可恋,是如此的令人绝望。

    原来江山如画,也比不过你一笑风华。

    生在最为残酷的皇室,身为一国太子,生活中有太多的阴谋诡计,尔虞我诈,明枪暗箭,长期处于这样生活中的我,心早已经冷硬如铁,血早已经冰冷得没有温度。

    为了权利,我弑父杀弟,为了权利,我利用身边所有可以利用的人,然而我从来不知道,有朝一日,我会为了个女人,倾尽所有,却得不到她的一颗心,那个时候,我就在想,这一定是上天给我的惩罚,我算尽人心,最后却遗失了自己的心。

    人生若只如初见,只道当时是寻常。

    有人说,人生的相遇都是注定的,你会遇见谁,又会错过谁,都是命中注定。

    遇见沐婉兮的时候,是一个极为美丽的时节,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的季节,明明是个春情温暖的日子,却是一个最糟糕的时机,我想,我大概就是在那个时候就被她讨厌了吧。

    如果说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就是一辈子的幸福,那么我就是在错误的时间遇上了对的人,促就了这一场心伤。

    从小母后就告诉我,不能让任何人发现他的弱点,身为太子,必须拥有跟他地位相匹配的智谋与冷酷,还有不能爱上任何女人!为了保证地位,母后给我安排了未来的皇后人选,西门家的大小姐,西门娉婷,一个很活泼很可爱的女孩儿,总是跟在我身后,哥哥,哥哥的叫着,而我总是会对她笑得很温柔,因为对于我来说,谁当皇后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人能为我带来什么。

    从小,我就表现得很冷静,很镇定,纵然是面对父皇,我也能面不改色的说着言不由衷的话,一边跟同父异母的兄弟玩得很要好,一边对他们下杀手,纵然是我失手了,母后也不会放过这些人,然而,我的母后,强大的母后,竟然死在了自己的男人跟自己的亲妹妹的算计中。

    一夜之间,我众叛亲离,和蔼的姨母凶相毕露,友爱的弟弟对着他冷嘲热讽,舅舅一家也翻了脸,那一刻我才真正的明白,皇家是多么无情的地方!

    母后死在我的怀中的时候,重复的说着一句话,澜儿,千万不要爱上任何人,除了自己,谁都不可以相信。身为未来东寻的帝王,绝对不允许爱上任何人!

    从母后去世后,面对西门家的背叛,我默不作声,封闭了自己所有的感情,变成了一个真正冷血无情的皇族太子,面不改色的架空了西门家的权利,绞杀害死母后的姨母,安排刺客将舅舅夫妇残杀,若不是外公出来阻止我,我想,就算是西门娉婷跟西门俊逸我都不会放过。

    我一直贯彻着母后告诉我的话,不要爱上任何人,也不相信任何人,在面对西门娉婷的时候,我笑得温柔,内心冷漠,看着她笑靥如花,我心里却在冷笑,若是西门娉婷知道她的父母是我设计杀害的,还会对着我笑靥如花吗?然而西门家仿佛早已经遗忘了西门娉婷父母的死亡,而西门娉婷一如既往,没有丝毫的变化,然而我从来没有把她当做是自己的女人,也从来不知道什么叫男女之爱,直到,在那一年的春日,遇到了宿命中的女人!

    那是阳春四月,春暖花开的美好日子,可我的境况却不好,因为行踪泄露,被那些兄弟派来的杀手追杀时,在丛林中,遇到如若迷路的兔子般的她,不对,不应该说是兔子,而是孤傲的小狼,冰冷又倔强的眼神,纵然面临危险,也没有一丝恐惧,一瞬间,我就被那双眸子给吸引了,从此无法自拔。

    第一次见到她,只觉得这是一只危险的小狼,有用倔强的眼神,锋利的爪子,看装扮,明明该是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的,可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也有胆量杀人。

    被我不小心撞落悬崖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将我拽了下去,摆明了要拖着我一块死的节奏,明明那么果断狠辣的丫头,竟然又会倒回来救我一命,到是令我很惊讶,漆黑冰冷的山洞里,火光照着她的脸庞,很是冷静,没有一般女子的娇柔与胆小,有的只是镇定于冷漠,好似遇到这样倒霉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你不怕吗?”我好奇的问道,若是娉婷遇到刺杀,还落在悬崖下,应该已经哭鼻子了,她不但没有哭鼻子,还知道找吃的,用尽一切办法去活下来,那一瞬间,竖起的墙壁,破了一个洞,洞口一点一点的蔓延,冰封的心,开始跳动,等到我发觉的时候,已经违背了自己的诺言,无法自拔的爱上了那个倔强又理智得冷酷的女子!

    她如同一抹春色,驻足在我的心间,融化了我冰封多年的心,每当回忆起来,仿佛都能听见花开的声音,心中有个声音,一直告诉我,啊,就是这个人了。

    再次见她,一脸温婉的笑容,浑身上下散发着贵女的优雅与尊贵,仿佛那一日的狼狈与狠辣如幻觉一般,根本无法将两个人联系在一块。

    心里有个想法愈发的坚定,就是她了,若是娶了她,以后的日子一定不会无聊,这样有趣的女人,还是一次见到,无所畏惧,高贵与智慧并存,纵然心里已经冒火了,脸上依然是温婉镇定的笑容,面不改色的让我滚蛋。

    藤格跟唐峰很是好奇,我居然对一个女人特殊对待,不由得动了给我娶为侧妃的念头,毕竟正妃是聘婷的,以我东寻太子的身份,娶她为侧妃,怎么都够了,只不过,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她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并且说,此生,绝不为妾!

    更让我吃惊的是,她竟然跟我我宿命的对手,瑞王凌熠辰有关系,因为好奇,前去探查的唐峰跟藤格,差点命丧相府,如此具有挑战性的女人,我发誓,绝不会放手,纵然是用卑鄙的手段,也要将她娶回西宁!

    战场的对手,成为情场上的对手,战场上不分上下,情场上呢?我很是好奇,我跟凌熠辰果然很像,连喜欢的女人都是一样的,只是我把凌熠辰当成情敌,却忽略了沐婉兮的想法,在我以为打败凌熠辰就足够的想法下,却不知道,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输掉了。

    虽然说钱不是万能,但是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沐婉兮救了我的性命,居然拒绝我的求娶,只要一千两黄金。面对我的求娶沐婉兮给出了出嫁的条件,两个条件,缺一不可。一,绝不为妾,二,一生只能拥有她一个女人,绝不纳妾。

    不做妾,我可以满足她,但是一生只拥有他一个女人,这是不可能的,我不会为了个女人任性妄为,当即拒绝了,只是没有想到,说出口的拒绝,成为永恒的阻碍,她成为了宿敌的女人,纵使我后来费尽心思,用尽一切,都无法挽回。

    我一直很后悔,若是当初我答应了她,是否她现在就是我的妻子,跟她一起琴瑟和鸣的人就是我?那个羡慕嫉妒恨的人是不是就会变成凌熠辰?

    为了心中这个偏执的想法,我以最快的速度夺取了皇位,然而依然是晚了,当我拿下皇位,遣散后宫,将象征西宁皇后身份的十二凤钗送过去的时候,从聘礼变成了贺礼,她即将成为凌熠辰的妻。

    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的我,不顾一切的想要破坏这场婚礼,却被凌熠辰阻拦在帝都城外,遍体鳞伤,却连她的面都见不着,我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的无能,迟早有一日,我要将今日所受的屈辱,一一的还给凌熠辰,纵然是沐婉兮嫁给了凌熠辰,我也不会放弃,因为我知道,沐婉兮想要的,凌熠辰给不了,而我能给她想要的一切。

    筹谋,算计,做出放弃的假象,甚至跟东皇合作,为的就是将凌熠辰置于死地,可是我的算计,一次又一次的落空,看着沐婉兮绽放出耀眼的光芒,帮助凌熠辰踏上皇位,看着凌熠辰纳妃,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

    沐婉兮性子要强,凌熠辰破坏了当初的承诺,娶她的时候就说过永不纳妾,可如今他已经打破了诺言,是他乘虚而入的最好机会,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然而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在我准备妥当的时候,竟然被人截胡了!南齐的秦无炎,每当想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就恨得牙痒痒,就是这个人毁了我最好的时机!

    为了再次抓住沐婉兮,我筹谋了三年,三年的时间,算计着沐婉兮的一举一动,我想用事实告诉她,只有我才能给她想要的生活,我用五年的时间,建造了一座豪华又奢侈的宫殿,然而这个宫殿却被她一把火烧成了灰烬,甚至用一刀告诉我,她不爱我,冷酷得让我的心千疮百孔,却莫可奈何。

    西宁跟东寻迟早有一战,我一直都知道,凌熠辰的野心绝对不会局限于东寻,所以东寻跟西宁迟早有一战,而我掳走沐婉兮就是导火索,或者说,这就是我想见到的局面,生无可恋又无法放弃,也许只有死在她的手上,她才会记住我罢。

    东寻跟南齐联手攻打西宁,我知道自己必败无疑,但是我的目的只是相见她最后一面,想跟她一起看一次日出,我尤记得她说日落很美,就跟生命凋谢一般,凄惨的美丽,我想告诉她,日出也很美,如同生命的诞生,充满温暖。

    带着沐婉兮一起纵身跃下悬崖的瞬间,飞翔的感觉很是美妙,凌熠辰绝望的表情,让我颇觉痛快,但是她的眼神让我心痛的无法呼吸,她的眸子里看不到丝毫我的剪影,她的眼泪也不曾为我而落,我在她的眼中,连一点地位都没有,婉兮啊,我用尽生命去爱你,最终你连一句谎话都不愿意对我说。

    也罢,今生,我是没有机会了,那就放你此生自由,来生,来生我定然要做那个禁锢你一生的人,与你一起演绎一场旷世绝恋。

    第628章番外凌白篇

    第628章 番外凌白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