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

    《无关爱情》作者:时醉

    简介

    都市熟男先同居后恋爱的故事

    【温柔成熟餐厅老板攻x率性美人理发师受】he

    翁川皓不相信爱情,池逍无心恋爱,他们的“交往”从一开始就是各取所需,能走多远,谁也不知道。

    ----

    避雷:

    *双方都有情史,受交往过女性,薛定谔的直男;攻在遇到受之前风流成性不专一(都是过去)

    *日(双关)久生情,pao友转真爱,半狗血半现实,感情方面无重虐

    -----

    文中时间线:开场16年夏——完结18年初

    现代 都市 甜宠 年上 情投意合 HE

    第1章 眼熟

    八月,面馆,许是空调失灵,闷热难当,环境并不好。即使如此,翁川皓连一张空桌都找不到。

    作为一个厨艺不精的餐饮业经营者,翁川皓很爱下馆子;考察同行、吸取经验的同时犒劳自己的胃。这家是新开的,网上看到的评价极高。

    在柜台取了餐,他端着托盘转了一圈,只得找人拼桌,角落的四人桌目前只坐了一个人。

    “不好意思,请问这里有人吗?”

    “没有。”原本自顾自吃着面的青年抬起头来,淡淡地说。

    那人的相貌让翁川皓一瞬间觉得眼熟,可是叫不上名字,他们应该不认识。

    “谢谢。”愣了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道谢,然后放下托盘,坐在对面。

    青年的右侧刘海偏长,垂下来遮住眼梢。可能是怕头发碰到碗,他不时抬起头调整。

    既然嫌碍事,剪短点不就好了,翁川皓心想;自己从不留这种发型,虽然也是偏分,但他喜欢把头发略向后梳,再定好型,露出额头。

    不过这人的五官十分精致,挺少见男人是这种柳叶形的眼,还有那莫名的既视感,说不定和哪个小明星撞脸。

    头顶上的吊扇送来的全是热风。翁川皓吃得很慢,刚喝了些汤,对面的人已经一碗面下肚。青年抽出桌上的纸巾,仔细擦了擦嘴,才站起来。

    翁川皓以为他要走了,不一会儿却见人又端了碗面过来。

    刚走了些客人,有空出来的桌子,但青年目不斜视,仍坐回老位置,吃之前舀了些辣椒酱加在面里。他的手大而白净,握起筷子时,骨节呈现出分明的轮廓。

    翁川皓不觉得这里的面有多好吃,可能是新开业,而且价格亲民,生意才会格外火爆。

    青年倒不挑剔,一筷子接一筷子地往嘴里扒拉。第二碗吃完,他的嘴唇红通通的。

    这次他应该是要离开了,没有用桌上的纸巾,而是从随身包里取出张湿巾,又擦过一遍嘴后,起身向翁川皓微微点头,朝外面走去。

    翁川皓意识到自己的目光早已在对方身上驻留了片刻,顿觉臊得慌。面还剩下些,他吃不下了。

    翁川皓的父母家不在本市,开车要两个多小时才能到。之前跟母亲说好今天回去,于是从餐馆出来,他就上了自己那辆保时捷卡宴,往高速的方向开去。明晃晃的光从汽车正前方刺过来,他不得不戴上墨镜。

    翁川皓当然希望能经常回家看看父母,但每次回去又总是忐忐忑忑,怕就怕母亲唠叨他,甚至有时父亲也会跟着掺和。

    他明年就三十二岁了,几乎是单枪匹马在这个大都市闯荡十年,成为一个拥有多间分店的餐厅老板,于本地餐饮业中享有极高的声誉。这样的成就,加上一表堂堂的相貌,放普通人身上,怕是说媒的人早就踏破门槛了。

    可惜翁川皓不是普通人。

    他既不爱甜软萌妹,也不爱知性御姐,偏偏钟情于自己的同类——男性;且这征兆不是一年两年了,上学那会儿就谈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和自己的大学同学。

    说轰轰烈烈并不是他们谈得有多高调,而是那个同学的妈发现之后,一哭二闹三上吊作出来的,硬是把纯爱校园恋渲染出一股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悲壮。最后小对象架不住自家爹妈的攻势,自然是掰了,没几年那人也结婚了。

    当然,翁川皓的父母不一样,那时也是第一次了解儿子的性向,却没哭没闹,恳恳切切地和儿子谈过几次就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甚至帮他向亲友出柜。这也是多年来最令翁川皓宽慰的一点。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出柜之后免去了被催婚说媒的烦恼,可关于私生活的叨念一点都没少。在长辈的观念中,即使没有婚姻束缚,也应该找个固定对象踏踏实实地过日子。

    “你说你喜欢男人,怎么也没见你带回来个男媳妇啊!”

    某次离家前,母亲秦雪掷地有声的发言深深震撼了翁川皓,让他一想起来就心有余悸。

    “妈,我回来了。”

    翁川皓换上拖鞋,看到玄关的旅行箱,才发现家里多了个人。

    “呦,姐也回来了啊!”

    “怎么,不欢迎?”一身暗红色休闲裙的中年女子坐在沙发上,手上端着茶杯。

    “哪能啊,我可天天都盼着你回国呢!”

    “贫死了!”

    翁川皓是真的高兴。姐姐川羽比他大五岁,姐弟俩的感情从小就特别好。五年前,也就是自己这个年纪的时候,她去了加拿大,这些年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见到姐姐是意外之喜,而且这么一来,母亲也不会只唠叨他一个人了,他有种找到同盟的感觉。

    “哎,妈呢?”

    “这不见我回来,非说家里的菜不够,又去买了,哪不够啊冰箱里那么多东西呢。”翁川羽无奈道,脸上却全是笑意。

    “你这突然袭击,合着连妈都不知道你今天回来啊?”

    “是啊,本来也是临时决定,给你们个惊喜不行啊!”

    “雯雯呢?”

    “搁她爸那了。”

    雯雯是翁川羽和前夫所生的女儿,两年前他们夫妻离婚后一直跟着她,偶尔翁川羽也会把孩子交给孩子爸爸看管。

    “我说你怎么这么潇洒呢。”翁川皓打趣。

    翁川羽一巴掌拍在弟弟胸前:“没你潇洒。”

    秦雪买回来的菜把厨房台面全占满了。一儿一女和他们的母亲一起在不大的空间内准备晚餐,只不过翁川皓基本在帮倒忙。

    秦雪不住地皱眉:“川皓,你好歹也是个餐厅老板,能不能学学做饭?你看你姐比你强多了!”

    “妈,”翁川皓拧开水龙头,“你也知道我是老板,不能抢厨师的饭碗啊。”

    “就你的水平想抢也抢不了。”秦雪呛道。

    “所以我会吃不就得了。”翁川皓讪笑。

    “洗菜用开那么大水吗,”秦雪一把夺过他手上洗菜的盆子,嘴上也没停,“还有你那头发,跟鸟窝一样,多久没理了?”

    “我头发又怎么了,还没一个月呢吧。”翁川皓伸手摸了摸脑袋,他的头发多而且微卷,稍一长就显乱,“得,我回去就理行了吧。”

    秦雪挥了挥手:“你还是别在我面前晃悠了,心烦,出去看看你爸出来没。”

    翁川皓顺从地回到客厅。下午一直在书房看书的翁震扬这会儿也走了出来。翁川皓连忙重新烧了热水,帮父亲泡茶。

    老爷子正襟危坐,意味深长地看了儿子一眼。

    “川皓啊,”翁震扬退休前在政府工作,职位还不低,声音里自带着股威严,“上次你说的那个人,那个程……你什么时候请他来家里坐坐?”

    “爸怎么连你也……”

    翁川皓一个头两个大,他没想到父亲的八卦程度也更上一层楼了。而且年初才和父母口头介绍过的恋人已经分手三个月……这种事说出来实在尴尬。

    翁家二老对同性恋早有一定了解,知道他们那个圈子也是有食物链的,越是优秀的人找到优秀伴侣的几率越大。在老人眼里自己儿子要模样有模样,要事业有事业,性情随和不难相处……必然处于食物链的顶端,一直定不下来只能说明他压根没那个心思,想着游戏人间呢。

    “别嫌你妈啰嗦,”翁震扬撂下茶杯,“我们不是担心你找不到合适的人,而是怕你不懂珍惜,迷失了自己……不要以为没有婚姻的约束就可以胡作非为!”

    翁川皓甚至从父亲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沉痛,可他完全无法感同身受。

    “爸,我都这么大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还没说完,那个人现在跟你怎么样了?”

    翁川皓挠了挠后脑,没好意思抬头:“其实我们……五月就分了。”

    “我看你是死性不改!”秦雪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妈!”翁川皓无语,“我俩真的不合适。”

    “不合适当初为什么要谈?”

    “那不谈我怎么知道不合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