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1

    宋坤看了他一眼后,把手上的购物篮递过去,准备结账。

    池逍也很快付完了款,提着东西走出超市。

    宋坤并没有走远,在超市的自动门外面转悠,像是专门等他似的。

    池逍没有自作多情到认为宋坤会主动示好,但那依然跟随着自己的视线实在让他别扭。他停下脚步,猛地回头。

    宋坤可能没料到他这么快转身,吓了一跳,立刻吞吞吐吐起来:“逍、逍……”

    “你想说什么呢?”池逍的语气冷淡,夹杂着一丝不耐烦。

    “以前……的事,”他不自然地移开目光,“对不起。”

    池逍诧异了一瞬。他曾经期待宋坤的解释与道歉,如今听到了,又觉得没意思。

    原来有些情谊一旦变质,真的在心里占不了一丝分量。

    “你现在说这个又是什么意思呢?”

    “我想……告诉你,”他局促地揪紧了衣领,“那时候我其实——”

    “以前的事,”池逍没让他说下去,“我都知道了,你有没有错也不再重要。”

    宋坤抬起头看着他,眼神不再躲闪,似乎还想说什么,却张不开口。

    “我不是你的谁,你没有讨好我的必要,如果是为了缅怀错过的友情,那更加不必。只要你想,随时可以有新的缘分。”池逍说完,见宋坤后退两步,别开了头。

    池逍不再看他,继续向停车场走去。

    你随时可以有新的友谊之缘,只是和我再无可能。

    池逍认为,自己的意思表达得很清楚,对方也该明白了。

    宋坤究竟有没有恨过他呢?

    前一天跟小张聊天时笃定的结论,现在又有些疑惑了。

    也许不到恨的程度。

    只是给宋坤带来恨意的人与事太多,来自生活的、来自父亲的、来自韩放或其他人的……而他无力与之对抗,因此需要一个发泄的渠道。

    池逍对他的善意,反而成了能够寄托恨的借口。他把对那些人的恨转嫁到池逍身上。

    时过境迁,当那些加在他身上的枷锁消失,他无须继续活在恨里,便又开始怀念曾经触手可及的美好。

    谁都没有义务无端承受另一个人的恨意。

    池逍自嘲地笑了。他不是圣人,在与宋坤的相处过程中,也只想获得一份平淡且真诚的友情。

    遗憾的是,这样简单的愿望也落空了。

    从此形同陌路。

    第58章 不祥之兆

    池逍的理发店顺利开业了。

    营业初期他做了不少促销活动,每日还有免费理发的名额,因此上门的客人非常多,加上人手有限,忙得不可开交。池逍天天亲自在店里盯着,吃饭的时间都极不规律。

    那天晚上,翁川皓到店里找他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

    池逍目送最后一名客人离开,感觉腰有些麻木,他一边伸懒腰一边打了个哈欠。

    “今天别开车了,坐我的车回去吧。”翁川皓虚揽了下他的肩。

    “哦,好吧。”池逍在附近的停车场办了月卡,车留到这边一晚上也无所谓。

    小张也是最后离店的,在门口与他告别后,池逍就上了翁川皓的车。

    路上,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你这开店比给人打工还累啊?”翁川皓笑道,“怎么样,没后悔吧?”

    “一开始不都这样吗?”池逍揉揉脖子,“再招些人手会好点。”

    “嗯,你看着安排。”

    过了第一个路口,池逍望着车窗外闪烁的灯影问:“你最初开店的时候辛苦吗?”

    “我?”被突然问到自己,翁川皓愣了下,继而回答:“好多年了,都快忘记那种感觉了……不过这么一想,是挺累的。”

    “跟我现在一样?”可能因为自己正在创业,池逍对翁川皓以前的经历充满了好奇。

    “我刚毕业那会在大酒店里干过两年,虽然没有做到高层的管理岗位,但也积累了不少经验,当时年轻气盛,觉得别人能做的我也能做,”谈起过去,翁川皓略有感慨,“然后就出去自己开店了,先盘了间小店,没多大地方,一开始也是人手不多,除了做饭什么都自己干过。”

    “自己干?”

    “是啊,点菜、端盘子、收银、打扫卫生……”

    翁川皓说这些时,始终目视前方,牢牢地控制着方向盘。池逍望着他的侧颜出神。

    “最辛苦的时候也后悔过,还是在酒店做管理舒服多了,也不知道较的什么劲。”他淡淡地一笑,“好在最后坚持下来了。”

    “对。”池逍收回了视线,轻轻靠在副驾椅背上,放松下来之后,浓浓的困倦感袭来。

    到家只剩最后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灯的工夫,翁川皓见他有点打瞌睡,提醒道:“回去再睡吧。”

    池逍嘴上应着“嗯”,可过了不到半分钟,就没动静了。

    翁川皓把车开进地下车库,看了眼身边睡得东倒西歪的人,笑着摇了摇头。

    停好车,池逍仍然没有醒来。

    翁川皓绕过去,拉开副驾的车门,犹豫着要不要立刻叫醒他。他正想解开对方的安全带,池逍倏地睁开了眼,像是被什么吓到一样。

    “醒了?”

    “……嗯。”池逍木然地点点头。

    “怎么跟见鬼一样的表情?”

    “没什么,”池逍四下看看,“这么快就到了?”

    “你不会睡得失忆了吧,”翁川皓笑了,“你睡着前就到南滨路的路口了。”

    “哦,”池逍的精神恍惚,“那我们上去吧。”

    他没有见鬼,而是做了个梦,梦中有一个水塘。

    池逍很久没有做与水有关的梦了,但这个梦和他以前因为怕水做的噩梦完全不同。那个水塘并不深,也没有危险,只是长满了绿色的水藻。

    密密麻麻,团在一起,好像什么人的头发。令人感到压抑、窒息,甚至害怕。

    他只睡了两分钟,却像过去很久,陷在梦里出不来。

    直到进了屋,池逍还在想刚才的梦。肚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也没能将他的思绪拉回来。

    “没吃饱?”翁川皓倒先听见了。

    “啊?”池逍尴尬地一怔。

    “晚上吃的什么?”

    “就在隔壁吃了个酸辣粉。”

    “那家的份量太小了,”翁川皓换好鞋,“冰箱里有我下午带回来的生煎,帮你热一下吧?”

    “这么晚了还吃?”今天累过头了,池逍对饥饿的感觉都没那么在意了。

    “你不是十二点也照样吃夜宵的吗?”翁川皓笑道,“先洗澡吧,我去热。”

    “嗯,谢谢。”

    脱衣服之前,池逍忍不住在手机上查了查水藻的梦。

    不祥之兆。

    会发生不好的事。

    心里“咯噔”了一下。他不是特别迷信的人,可今天不知为什么,就跟一个梦较上真了。

    是因为理发店刚开业,太敏感了吗?

    厨房传来微波炉运转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