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3

    那人的情绪非常激动,说着又要上前,身体两侧的拳头也握了起来,看得周围人有些心惊。

    “您冷静一点,”一道健气的男声插 进来,“事实真相还不清楚,不一定是饭店的问题。”

    翁川皓惊讶地抬眼:拉住男人胳膊,并出言制止的竟然是池逍。

    “滚!”他用力甩开池逍的胳膊,“你们一伙的?在饭店出的事不找老板找谁?”

    “对不起,”池逍语无伦次,“是饭店的问题我们会负责,请您——再多给我们一点时间。”

    翁川皓不动声色地挪了下位置,暗暗挡住池逍,接着对那个男人说:“您放心,该我承担的我一定承担,但是现在,您的母亲还在急救,这么大吵大闹不太合适吧?我不会逃跑,我就在这里和您一起等,等她脱离危险。”

    “哼,有什么事你走着瞧。”男人不再理他们,独自找了个远离人群的位置坐下。

    “你怎么来了?”翁川皓终于有机会问池逍,“店里没问题吗?”

    “小张他们帮我看着呢。”

    翁川皓微微叹气,心里有些不舒服。

    “我过来——你生气了吗?”池逍敏感地察觉到他的异状。

    “当然不是,”翁川皓沉下声,“不管怎样这件事肯定有我的责任,但和你无关,你没必要因此对别人低声下气。”

    “你明明说过要在一起一辈子,为什么你的事和我无关……”池逍嗫喏,“我也是做服务业的,不至于连低这么个头都做不到。”

    翁川皓转过头去看他,不发一言,半晌表情柔和下来,悄悄握住他的掌心:“我明白。”

    一下午过去,据媒体统计,受到事件波及的就医人数上升至29人;庆幸的是,那名老人最终脱险,转入普通病房,其他病人暂时也没有生命危险。

    池逍和翁川皓稍微松口气,一起回了公寓。

    池逍问他想吃什么,翁川皓却毫无食欲。

    “我不想吃了,要不叫个餐你吃吧?”他提议。

    “我想自己做,”池逍坚持,“等我做好再说吧,你不想吃也没关系。”

    “那就随便吧。”因为只要是他做的,自己就不会一口都不吃,所以才那么坚持吧。翁川皓了解他的心思,不好意思再拒绝,默默看着他进了厨房。

    油烟机的轰鸣和锅铲相撞的声音合奏出杂乱但令人安心的“乐曲”。心情低落的时候,眷恋的大概也就是这鲜活的烟火气。

    日子是实在的,不会因为你遭受了什么便停止运转。

    手机铃响了。今天他接了无数的电话,卫生部门的、媒体的、朋友们的……这次是家人来电。

    翁川皓没来得及说什么,秦雪先哽咽了。他们前几天刚从国外回来,结果遇到儿子的饭店出了这样的事,二十多人进医院,不知道会不会增加,会不会出人命。

    连累六十几岁的父母为自己担忧,翁川皓心怀愧疚。

    “怎么办呢?”秦雪的声音断断续续,“这么多年都好好的……你肯定是被人陷害了,怎么办……要不让你爸找找人……”

    “妈——”翁川皓反而笑了,“我爸又不是滨都的官员,再说了,该怎样就怎样,公安局和卫生部门会调查,不是我的问题肯定能还我清白,我们按程序来。”

    “那万一——”

    “如果饭店确实存在漏洞,那该我的责任我必须承担,”翁川皓闭了闭眼,“没关系,真有什么——我还可以从头再来。”

    “对不起……本来应该是我安慰你,”秦雪的鼻音更重了,“你一定要好好的啊,你只要好好的就行,妈也不会再唠叨你什么了……”

    “妈,瞧你说的,”翁川皓哭笑不得,“不过,你真的不必再唠叨我了,过阵子我会带个人去见你们。”

    电话那端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愣愣地开口:“你说什么?川皓,妈真的什么都不在乎,只要你照顾好自己就行。”

    “妈,我的确过得好,所以我才想带他去看你们,”翁川皓望了眼仍在厨房忙碌的身影,“他是个发型师,最近刚开店很忙,等稍微空闲下来我一定让你们认识他。”

    翁川皓也不知道秦雪有没有相信,总之挂电话之前她一直重复着“好好照顾自己”,让他觉得眼眶发胀。

    放下手机之后,他支起手臂,撑着额头,轻轻阖上眼。

    直到厨房的噪声平息,池逍过来,蹲下 身,拉他的手:“我们一起吃饭吧。”

    第60章 一起要饭也不错

    调查情况很快有了进展。

    厨房和食物无任何异常,排除了餐厅失误的可能。

    令众人震惊的是,有毒物质最后在客人的茶水残留物中检测出来,属于一种毒性较轻的农药,同样发现问题的还有大厅的部分热水壶,基本可以判定是蓄意投毒。

    而且这种药物只在总店检测出来,其他分店一切正常,也没有顾客中毒的事件发生,作案人必定在当天到过总店,究竟是谁,需经过严密的排查取证。

    舆论仍表现出对贤轩阁的不信任,只不过更多人的关注点转移到了追查凶手上,并对作案动机展开了五花八门的推测。

    大部分群众认为是同行嫉妒使出的下作手段。虽然看起来贤轩阁是受害者,但防范意识不足,导致外人有机可趁,大家认为饭店也应该反省并承担必要责任。

    半夜,翁川皓只睡了一个多钟头就醒了。

    打开手机,一上微博,刷屏的就是各种案情推断,有个本地营销号甚至列举了贤轩阁的若干竞争对手和潜在仇家,分析得头头是道。翁川皓看了一会儿,更是睡意全无。

    “睡不着吗?”池逍打开小灯,时间还不到两点。

    “影响你了?”翁川皓干脆坐起来一些,“我稍微坐一会儿就好,你继续睡吧。”

    池逍没有理会,和他一样坐起,略侧身靠住床头:“睡不着的话,要不要聊聊天?”

    “聊天?”

    “嗯,聊什么都行。”

    “我——”翁川皓给他看自己的手机,“我在看别人讨论案情。”明知道不可信,却还是忍不住看。

    “那你呢?”池逍问,“你心里有想法吗?会是谁?”

    翁川皓深深地叹了口气,按压眉心:“我不知道。”

    “这种事——不一定是同行,”他补充道,“也可能是内部员工。”

    如果是外来人员,监控和工作人员很容易发现异常;当然不排除被外人收买的可能。

    无论哪种结果,都是翁川皓所不愿看到的。

    “你的员工?”池逍的眼睛微微睁大了一些。

    “嗯,各行各业都无法避免的——”是自家人的背叛。

    翁川皓皱紧了眉头,他的脑海里浮过一张模糊的面孔,呼吸几乎凝滞……有这个可能吗?

    “你是不是猜到什么了?”池逍看出他表情上的变化。

    “我只是有疑虑。”翁川皓不敢说自己看人绝对准确,但有些直觉十分玄妙。当初在池逍的宿舍看见宋坤,感受到某种违和,后来那人果然出了状况;近期在另一个人身上,他又体会到了类似的不自然感。

    会是他吗?

    但这次的事件这么严重,仅仅凭着第六感,无法作为证实的依据。

    “你是不是怀疑——那天我们吃饭时遇到的服务生?”池逍却说出来了。

    “你也这么认为?”翁川皓有些吃惊。

    “我感觉不出他有什么问题,”池逍解释,“我是看你的反应猜的,应该是我最近见过的人。”

    翁川皓微微苦笑:“我是有点怀疑。”

    “那你打算怎么办?”

    “明天跟李经理交流一下,再向调查人员反映。”

    把疑虑说出来,翁川皓的心里轻松了一些,头自然地歪向池逍那边,靠在他的肩上。感觉出自己下意识的动作,他正想重新直起身体,池逍却伸开了手臂,去揽他的肩膀,让他继续保持这样的姿势。

    或许真的累了。

    池逍忆起对方在A城医院里说过的话:“如果我也有撑不住的时候,就靠着你。”

    他不认为翁川皓会因为这件事撑不住,只是单纯地想让他靠在自己身上休息。

    他们一起在床头坐了很久,翁川皓再次入睡,呼吸平稳下来,池逍才重新将他挪到了枕头上。

    白天,池逍的理发店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池先生,好久不见。”

    见到韩放,池逍下意识地蹙起了眉。听说这小子出国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也不知道是怎么找到自己这儿的。

    “池先生很意外我怎么会到这里?”那人轻蔑地撇了下嘴,低声道,“我的本事多得很,你想也想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