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5

    翁川皓先前说的是这次自己回来,她瞥见儿子身后跟着的陌生男人,稍稍愣住。

    “妈,我给你介绍一下,”翁川皓还没进门,便朗声道,“这是我那天在电话里提到的,我的爱人,池逍。”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猛一听他这样介绍自己,池逍的脸还是迅速热了起来:“阿姨好。”

    多日前秦雪打电话时,被焦躁的情绪笼罩,对其他事并未放在心上,而且翁川皓交往过的对象不少,她猜测或许也不是特别之人。

    如今两人一起回来,又听到翁川皓的话,她不由得仔细打量起池逍,心里涌出几分喜悦:这次说不定真的能定下来。

    孩子从小自作主张惯了,对于他想和谁过,秦雪早知是干涉不了的,她所担忧的不过是翁川皓误入歧途、走了弯路,所希冀的则是他能有个知心人陪着,不那么寂寞。

    “啊那个……池逍是吧,你好,”意识到他们还站在门外,她连忙侧身,“快进来呀。”

    池逍走进客厅后,跟翁震扬问了声好,翁震扬同样露出疑惑而好奇的目光,反应过来后缓缓站起身,连说了几个“你好”,请池逍坐下。

    翁川皓看得出父母高兴,自己心里也乐呵,小声在秦雪耳边说:“妈,这次我没骗你吧?”

    “臭小子,”秦雪睨他一眼,“谁让你老是瞎胡闹。”

    “哎,妈,”翁川皓觑着正跟翁震扬说话的池逍,“你可别在他面前提,人家大度也不代表就愿意听我的陈年旧事。”

    “我当然知道,”秦雪拍了他一下,见池逍转过头来,便问他们,“你们想吃什么水果,我去洗洗。”

    “阿姨,您别忙了。”池逍站起来,拎过自己的包,“对了,我带了些东西给你们。”

    池逍听翁川皓说过他父亲喜爱喝茶,便买了些上好的白茶。给秦雪挑的是一条湖蓝色的桑蚕丝围巾;秦雪虽然六十出头,但几乎没有白发,气色像五十来岁的人,池逍看过她的照片,挑选了与她的气质相称的款型图案。这些礼物都装在自己的背包里带过来。

    秦雪和翁震扬又是惊喜又是不好意思,觉得这个年轻人细心懂事;翁川皓也面露诧异,难怪没见他拿多少衣服,包却那么鼓。

    “你什么时候买的东西?”池逍再次坐回到沙发上后,翁川皓悄悄地问。

    “昨天啊。”

    “你怎么不叫上我呢?”翁川皓以为他整天都在理发店忙碌,原来还去买了礼品。

    “是我要送的,叫你干什么?”而且翁川皓现在要处理的事一大堆,池逍实在不想让他再操这个心。

    几个人没聊多久,就快中午了。

    原本和秦雪说好的是中午在家吃,不过秦雪这几天的状态很不好,也没准备太多吃的在家里,现在还多了一个人,她有些歉疚地说:“要不我再去买点菜吧?还是我们到外面?”

    “别麻烦了,随便吃点就行。”翁川皓说。刚从火车站折腾过来,他还想多歇会儿。

    “阿姨,我帮您吧。”没等秦雪答话,池逍向厨房走去。

    “哎,你不用这么客气。”秦雪跟上来。

    “没事,我喜欢做这些。”

    秦雪曾经很希望儿子带对象回家,但是真和这样的一个人站在一起,她又有些不知如何与之交流;当成儿媳妇吧,人家也是个大小伙子,还是挺爽朗的性子,进了厨房就大方地问她各种工具在哪,没半点扭捏。

    “啊,我把菜拿出来。”

    “阿姨,东西挺多的,”池逍看了眼家里的冰箱,并不像秦雪说的没什么材料,“足够了。”

    “咳,你们特意回来一趟,应该多准备点。”

    厨房的光照一般,但池逍站在正对窗户的操作台前,头发上罩了层融融的光,看起来像金色,择菜的动作利落熟练,左手无名指上戴着枚素朴的戒指。

    秦雪怔怔地看了一会儿,待池逍将洗菜筐放在水龙头下,细细的水流声淌过耳边,她忽觉踏实下来。

    翁川皓一直在客厅陪父亲。

    “这个小伙子不错。”池逍他们刚离开客厅,翁震扬便对儿子说道。

    翁川皓轻轻一笑,没说什么。

    “你说,他在开理发店?”

    “也好。”翁震扬点头,“两个人过日子,实实在在的,比什么都好,你们都还年轻。”

    翁川皓知道这阵子饭店的事让父母担心了:“爸,餐厅这边我也做了一些改进,慢慢会好起来。”

    “那就好。”翁震扬日常比较严肃,极少跟儿女说心里话,他犹豫了一会儿,用十分生硬的语气问,“川皓,老实说,你这次会不会难受?”

    翁川皓却噗嗤笑了一声:“爸,你还真不适合安慰人。”

    翁震扬的脸色一红,瞪了他一眼。

    “好了,”翁川皓略收了笑,轻快地说,“其实我吧,就是好不容易登到山顶,又掉到山腰的感觉,可好歹不是山底,再坚持一阵呢,就又到顶了。”

    “大言不惭,”见儿子的心态放松,翁震扬也不再紧张,“你以前也没到顶上。”

    “那就更不用担心了,”翁川皓翘起二郎腿,双手搭在膝盖上,“我以后会到更高的位置。”

    在家里吃过午饭,下午他们都没有出门,聊了很多,快五点的时候翁川皓提议一起出去吃晚饭。

    “我跟你爸晚上吃得少,也懒得动了,”秦雪对翁川皓说,“你带上池逍去外面逛逛,找点特色的店吃吧?”

    俩人在滨都都有繁重的工作,第二天就要回去。秦雪觉得池逍第一次来,那么点时间,光陪着两个老人闲坐也怪无聊的。

    池逍有些过意不去,拽拽翁川皓的衣服:“那我们也在家里吃吧。”

    “没事,就按我妈说的吧,我带你走一走。”

    第63章 还有你

    池逍帮两位老人煮上粥,便跟着翁川皓出了门。

    十月份的天气不冷不热,温爽的清风迎面而来。天还没黑,但阳光已不再强烈。从翁家出来,池逍的心雀跃着,因为和恋人的父母相处得愉快,也因为来到他生长的地方,他想好好看看。

    这么多天来,他们被一场意外拖累得身心俱疲,到了另一个城市,随便走走,都是惬意的。

    “我们去哪?”池逍好奇地四下张望。

    “先到小吃街吧,”翁川皓知道他对小店更感兴趣,“附近就有一条,走过去没多远。”

    C市不及滨都热闹,但也不是A城那样的小地方,单是小吃街,到了吃饭的时间,便少不了人声喧嚷。

    他们去的这条街不宽,两边是古色古香、似乎上了年代的小楼,只是重新翻修过,清一色的红墙灰瓦、金字招牌,基本都是饭馆或经营特色小吃的窗口。

    他们一路吃过去,池逍刚开始还兴致勃勃地叫着每家都要尝尝,没过多久,砂锅粉、锅贴、糖葫芦……塞了一肚子之后,渐渐有点撑了。

    “吃不动了?再去一家吧,”翁川皓提醒他跟上,“是个老字号小店。”

    这家店的面积也不大,他们等了十来分钟才找到位置,翁川点了招牌的灌汤包。

    包子里面的汤汁清淡而不失鲜美,池逍小心翼翼地品咂着漏到勺子上的汤。

    “其实,我爸妈当年第一次约会就是来的这间店。”吃到一半,翁川皓突然说起父母的往事。

    “真的?”

    “嗯,听我妈说,她刚来南方的时候,吃得不怎么习惯,但很喜欢他家的包子。”

    “那它得开多久了?”

    “几十年了,经过了三代人,”翁川皓慢慢解释,“当然,最早不是这个样子,街道和店铺翻修过好几次。”

    他示意池逍看墙上悬挂的照片,是餐馆在不同年代的样子,有些还是黑白的:“只有味道和招牌是传承下来的。”

    翁川皓介绍这些时,语气间带有一种对优秀同行的欣赏与钦佩。

    池逍凝视着照片,赞叹之余心中微微惆怅。

    哪家长期经营下来的店是轻松的呢?谁愿意自己辛辛苦苦树立的招牌被毁?

    恍惚间,他想起出事前做过的梦,当时以为不好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可为何是翁川皓的事业来承受呢?

    “想起什么了?”翁川皓在池逍呆愣的面前晃了晃手。

    “我……”被他的话拉回思绪,池逍为自己那点迷信的心思感到羞愧,“你相信梦吗?”

    他把那个让他困扰多日的梦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对方。

    “原来……哈哈哈,”听了池逍的说明,翁川皓捧腹,“你很在意这个梦吗?”

    “本来是没什么……”池逍喃喃,可第二天就真的发生了那样的事,让他不得不有点相信命运。

    “来,我们再查一查。”翁川皓打开了手机。

    “哎,你干什么?”

    “解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