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6

    “别了吧。”池逍慌忙阻止,看见那些不吉的解释岂不更破坏心情。

    “没关系,”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点了几下,“你看,其实同一个梦有多种不同的解释角度,比如这里——”

    他翻了几条,找到一个页面,举到池逍面前,上面写着【做生意的人梦见水藻,代表先有亏损,重新整理再经营后才有机会获得成功。】

    “所以不是完全没有转机吧?”翁川皓问道。

    池逍一看,确实像他说的,和自己最初查到的解释不太一样。

    “也不完全是凶兆嘛,”翁川皓又往下看,“这里还说,创业者梦见,‘意味着有志者事竟成,’可能是说你呢。”

    池逍看完一扫沉重的心情。两个三十岁的人聚在一起查周公解梦,幼稚得令人发笑,但他暗暗地又开始希望这样的“预言”能够成真。

    “不纠结了吧?”翁川皓问。

    池逍一边笑一边摇头,不忘舔舔沾了包子汤汁的嘴角。

    享用完小吃,他们一路行至市政府侧面的广场。天气好,每到傍晚,很多市民在这边活动,有跳舞的、带小孩玩的,也有像他们一样,单纯散散步的。

    他们沿着楼梯走向一片下沉的空地。

    “你以前经常来这里吗?”池逍问。

    “嗯,但是这几年回来也不怎么出门,好像都不是记忆里的样子了。”粗略估算,他在另一个城市生活的年份就快要赶上在家乡待过的日子了,难怪会淡漠。

    走下楼梯以后,翁川皓接了两个电话,都是商界认识的朋友,表示会继续在他的饭店办尾牙。池逍也隐约听到些谈话内容。

    “其实我挺欣慰的。”结束通话后,翁川皓背着手踱步,“刚离家的时候,除了父母给的,我自己什么都没有,现在呢,经验、历练、人脉……这些都比金钱或地位更重要。”

    “只有这些?”池逍微挑起的眼梢半含笑意。

    “当然不止,”翁川皓了然地伸出手,“还有你。”

    池逍欢快地挽上他的手蹦了两步。

    空地中央有摆摊卖套环的,十块钱五个圈,目标物是地上摆列的几排彩色小灯。他们见旁边的小男孩只扔了三次就得到一个“哆啦A梦”,也买了一组套着玩,结果五次一个都没投中,池逍一气之下花十块买了只小马形状的夜灯。

    天色暗了,打开开关的小灯显出亮来。两人继续往前走,直到下沉广场的尽头,又是一溜长而斜的楼梯。

    “要不要回家?”翁川皓问。

    “回去吧,要不——”池逍略一歪头,“我们比比看谁先跑回家?”

    他说完便甩开手,没等翁川皓反应过来,撒腿就向楼梯上方跑去。

    “你给我站住!”翁川皓慢了几秒,跑上楼梯后才拽住他的衣服,“往哪跑呢?”

    “回家不是跟刚才相反的方向吗?”池逍不满地抻了抻衣服。

    “什么相反,从这回去有近路,不走刚才那条,”翁川皓失笑,“路都不认识还想着赛跑……”

    “你又没跟我说,”池逍只好乖乖跟着,“我记路水平很高的。”

    “行,下次来再比赛。”

    他说的没错,先前是为了去美食街,特意绕的小道,现在从广场出来,沿两侧布满树荫的大路走十来分钟就到家了。

    翁川皓在外地定居,以前回家又都是一个人,在家里的房间只放了张一米五的床。秦雪问他们会不会太挤。

    “这有什么挤的,”翁川皓塞了瓣橘子在嘴里,“妈,你也别弄了,我俩盖一床被子就行。”

    池逍听他在长辈面前这么说,坐立难安,及早溜去浴室洗漱。

    秦雪倒不怎么惊异,只是回了句:“那这次先凑合一下吧,过几天我给换个大点的床。”

    “谢谢妈。”

    半冷不热的天气,盖一床薄被足够了。

    池逍今晚穿的不是他常穿的套头衫,而是一年前翁川皓给他买的那套系扣睡衣。他钻进被子,身旁翁川皓握着的手机上正好跳出一条信息。

    【你现在还好吗?】

    发信人带着国外的区号,是个陌生号码。

    翁川皓知道池逍看见了,扭过头去,与他对视:“可能是程苏阳发的。”

    程苏阳说过五月份会去美国,而那个号显示的地区正好是美国。他那时铁了心地与翁川皓断绝往来,这半年音讯全无,看来是听说贤轩阁出事了才来询问。

    “你给他回一条吧,”池逍说完先躺下来,又补充道,“只能一条。”

    翁川皓暗暗一笑,飞速编辑完信息【处理得差不多了,挺好的】,点击发送,然后删除了整条对话框。

    屋里的大灯已经关了,只有马形小灯还亮着,黑暗中一点幽明的光。

    四周安静下来,细微的呼吸声听得一清二楚。池逍的手搭上对方腰间时,翁川皓的气息便落在他的唇边,缱绻自濡湿的舌尖蔓绕而生。

    “这屋……可以吗?”感觉到身体上贴伏过来的热度,池逍略微迟疑,毕竟不是在自己家。

    “没事,这里的隔音很好。”话音落下,情意痴缠。

    掌心似是可以燎原,在彼此的身躯上燃起一片温热的火。

    第64章 火锅和栗子

    不久后,贤轩阁的总店恢复营业,由于赔款等各项后续补救措施到位,餐厅的声誉逐渐挽回,即使一时无法恢复到事故前的水平,也不至于陷入困境。

    翁川皓接受了一次本地电视节目的访谈。

    节目的首播时间是傍晚,池逍因为工作错过了,第二天临睡前才有机会看重播,这是他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翁川皓。

    节目并不完全针对之前的事件,前面大部分内容是回顾贤轩阁的发展,多年来形成的企业文化……最后一部分才谈及这次危机的应对以及饭店的未来规划。

    翁川皓简单阐述了他对人员管理以及安全制度方面的一些改革,以诚恳的态度表明,会为大众提供一个真正舒心且安全的用餐环境。

    翁川皓见池逍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机,自己先臊了起来,不自在地坐在旁边,直到提示节目结束的音乐响起,终于松了口气。他极少在媒体面前露脸,尤其是电视节目,这样观看自己的影像,或多或少感到羞耻。

    池逍却意犹未尽,说等过几天拿到节目光碟要重温一遍。

    “好看吗?”翁川皓抬起手按了下他的脑袋。

    “好看呀,”池逍从果盘里捡了个小番茄扔在嘴里,“你不喜欢?”

    “怪怪的,”翁川皓接过遥控器,关了电视,“早点休息吧。”

    “嗯,”池逍伸了个懒腰,“唉,明天又要降温了。”

    毕竟都十一月了,南方也到了寒凉的季节。

    “对了,”翁川皓想起什么似的说,“下周一晚上你能抽出时间吗?”

    “周一?什么事啊?”

    “周晔请咱们去他家坐坐,吃个饭,就我们几个,不用拘束,或者周四晚上也行。”

    “那就周一吧,”池逍拿了衣服准备洗澡,“我们三个?”

    翁川皓想了想,这事还真没准,前阵子听说他跟徐正霖发展得不错,谁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呢。

    最后他对池逍说:“管他呢,反正都是自己人。”

    周晔的公寓位于一处较新的小区,前两年刚买的,就在二楼,电梯都不必乘。

    翁川皓敲了门,见是周晔开的,随口问:“你自己在家?”

    “不是,那个……”周晔把他们让进屋,眼睛往厨房那边瞟了瞟,“晚上吃火锅吧,弄差不多了。”

    “行啊。”

    翁川皓和池逍从玄关走进去,迎头撞见两手都是白干面的徐正霖。

    “呦,这么快?先坐会儿,马上就好!”徐正霖还是那股自来熟的劲,声音也一贯糙粝。

    翁川皓看到他不太意外:“徐队长也休息一下吧,我们随便吃点就行。”

    “没事,快了!”他的两边袖子都捋到了胳膊肘上,又往厨房忙活去了。

    火锅用的肉类都买现成的,菜也洗干净了,徐正霖怕光那些不够,坚持得弄些干粮。他是北方人,很擅长做面食,说要做烙饼,面都发好了。

    池逍没做过这种,来了兴致,自告奋勇地跟过去帮忙,顺便学习;翁川皓便和周晔在厅里聊天。

    “你俩现在怎么样?”翁川皓瞄了眼徐正霖的背影,“处得来吗?”

    “有什么处不来……就这样啊。”周晔虽然不想多谈,神情却没了以前的别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