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7

    “他这是偶尔过来还是常驻了?”徐正霖今天穿的是普通家居服,怎么看都不像是临时过来做客的。

    “行了啊,你明知故问是不是?”周晔的面上终于有些挂不住了。

    “我不知道啊,”翁川皓笑着放下茶杯,“好了,说真的,徐队长人挺好的。”

    “……嗯。”周晔又帮他倒上茶,“别说他了,你那边没事了吧?”

    “没事,慢慢在变好。”

    “那就行,”周晔提起这事直替好友窝火,“什么兔崽子瞎给搅和……”

    翁川皓听后闷笑:“你这口气跟徐队长学的吧?”

    “怎么了,他不该骂?”贤轩阁的案子不是重案队负责,但徐正霖也是一早就了解到情况的,他和周晔俩人私底下不知骂过犯事的小子多少遍了。

    “该,不过别为他影响心情。”

    烙饼做好以后,放一边凉着,他们开始涮火锅。超市买的火锅专用肉很方便,薄薄的打着卷,下锅不出半分钟就变了色。

    他们没喝酒,一人开了瓶酸奶,徐正霖说喝这个健康。

    “吃这么热的东西,喝冰酸奶……也太反差了吧。”周晔吐槽。

    “饮料不都是放冰箱的嘛,”徐正霖不停往锅里下料,冒着泡的汤锅几乎满出来,“不然你喝茶?”

    “我才不呢。”

    翁川皓和池逍还没怎么动筷子,徐正霖已经帮他们捞了一大盘肉放在旁边。

    “我们自己来就可以,你也快吃吧徐队长?”

    “行行行,不用客气。”

    吃完饭时间不算太晚,不过池逍打算回店里看看,他们向周晔和徐正霖告别,离开了公寓。

    今天是池逍开车过来的,回去时翁川皓仍习惯性地拉开副驾车门。

    天气微寒,湿气也重,车窗上覆了层淡淡的白气,方向盘摸起来有点冰,池逍立刻按下除雾键。

    与朋友聚会,还吃了火锅,两人的心情异常放松,即使路上无话,车厢内也流转着某种静谧的喜悦,像蜜色的光,温暖而不刺眼。

    “等等,停下车。”车行未过半,翁川皓突然叫池逍在路边停下。

    池逍疑惑地照做了,看着对方下车,过没几分钟又回来。

    闻到股浓郁的香味,池逍明白了:“你买栗子了?”

    “是啊,”翁川皓随手帮他剥了一个,“你不是爱吃吗?”

    “我都没看见,”池逍回头望了一眼,这不是以前他们买栗子的那个路段,“你怎么买了这么多?”

    翁川皓拎上车的不止两袋。

    “拿到店里给你员工一起吃吧?”

    池逍迅速反应过来:“也对,好。”他继续开车。

    翁川皓帮他剥了两个栗子之后就不再管他,自己仍一个接一个地吃。

    过了一会儿,池逍咂吧下嘴:“我还没吃够呢。”

    “你好好开车,”翁川皓又往嘴里塞了个刚剥好的,“等到了再吃。”

    “以前也没见你多爱吃啊,故意的吧?”

    “我现在又没事干,”翁川皓笑弯了眼,语重心长道,“开车要专心,不能走神。”

    “以后跟你出来我不开车了……”池逍小声嘟囔,摁下车载音响的开关。

    钢琴曲的声音和栗子的味道飘了一路,车里好像没那么凉了。

    第65章 好好过(完结)

    自十月去翁家之后,他们又回去过一次,那次多待了两天,池逍与翁家二老变得更加熟悉。

    秦雪知道他是发型师,很喜欢与他探讨头发的养护,烹饪方面也颇有共同语言,当是多了个儿子;临别前约定过年再慢慢聊。

    2018年的春节在二月中旬,年前发廊的生意异常火爆,直到阴历腊月二十九的傍晚,翁川皓和池逍才开车踏上回家的路。

    翁川羽也带着女儿回国了,这是池逍第一次真正见到翁川皓的姐姐。因为俩人早在视频聊天中认识过了,并没有特别的陌生感,还互相赠送了礼物。

    翁川皓以为姐姐交往的外国对象也跟着来了,结果连个人影都没见。他把翁川羽拉到一边:“你那位呢?”

    “我学校那边还忙着呢,他得看着,”见他一副失望的表情,翁川羽说,“急什么,六月份婚礼,你们一个都少不了,给我过去!”

    “呦,”翁川皓意外,“我还以为你潇洒惯了,不屑于结婚呢。”

    “怎么能不屑,”翁川羽灿笑,“那么可爱的弟弟,被人拐跑怎么办?”

    “弟弟?”翁川皓被噎住了,“你老公多大?”

    “没跟你说过吗?跟你同岁啊!”

    “同——”那不就是小五岁吗?看过那人照片,完全想不到这么小,翁川皓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姐姐,“你这嫩草吃得可以啊?!”

    “说的好像你不是似的。”翁川羽毫不让步。

    池逍正和秦雪聊得投入,一眼都没往他们这边瞟。

    “我俩也就差三岁啊,哎,我说姐,”翁川皓戏谑道,“你该不会有恋弟情结吧?”

    “好小子,”翁川羽怒视过来,“连你姐都敢调戏了是吧?真当我不会在池逍面前告状啊?”

    “你告啊,他才不吃这套。”

    翁川皓的外甥女雯雯晚上去邻居奶奶家找小朋友玩,到快睡觉才回来,发现舅舅带了个陌生的叔叔回家,眼睛忽闪忽闪的,充满了好奇。

    雯雯脑子转得快,马上扑到翁川皓的身旁,指着池逍问:“舅舅,这是不是我舅妈?”

    客厅里几个大人面面相觑,片晌,除了无地自容的池逍,个个忍俊不禁。

    “雯雯啊,”翁川羽先打破尴尬,低头对女儿说,“虽然那么说也没错,不过你叫他池哥哥就行了,不然哥哥会害羞的。”

    翁川皓一听不对劲:“姐,你让雯雯管池逍叫哥,这辈分全乱了吧?”

    “不乱啊,池逍多年轻,看着就像大哥哥。”

    翁川皓心想这明明是报复先前调侃她吃嫩草。

    好在雯雯上小学了,不是什么都不懂,觉出自己老妈不靠谱,还是听池逍的叫他叔叔了。

    第二天是除夕,雯雯想让舅舅和池叔叔带她去玩。可能是父母离婚早的缘故,她这几年很粘舅舅,每次回来看见翁川皓,都想跟他出去,现在又多了个漂亮叔叔,更希望能和他们一起逛街。

    翁川羽觉得大过年的,玩的地方基本都关了,没什么意思,让她好好在家待着。

    雯雯不乐意了,一早起来就坐沙发上耷拉着脑袋,也不理人。

    翁川皓见小姑娘没精打采的,向秦雪提议:“要不我和池逍带她出去逛逛吧?”

    “去哪?”

    “世纪商城今天开着呢吧?”今天的气温低,搞不好会下雪,翁川皓感觉还是去室内的商场更合适。

    “瞎折腾什么。”秦雪不耐。

    雯雯刚亮起来的眼神又黯淡下去。

    “反正你和我姐还要去市场,又没人管她。”

    “怎么了?”池逍从屋里出来,见小丫头气鼓鼓的样子,了解经过后也对秦雪说,“没事,阿姨,我们带她出去玩玩,早点回来。”

    秦雪和翁川羽最后同意了,叮嘱他们中午少吃点,不要影响晚上的年夜饭。

    下了车以后,雯雯两手一边拉一个,高兴地走在路上。除了两个家长是同性,他们看起来很像一家三口。

    整个商场没多少人,但门口和每层楼的围栏上都装点着大红灯笼,格外喜庆。

    三人在顶层影院看了场时间不长的动画电影,放映厅空得像包场。从里面出来,雯雯被门口的娃娃机吸引了视线。

    “舅舅,我想夹娃娃。”小丫头看了一会儿忍不住开口。

    “你妈妈不让给你买玩具。”

    “这是用夹的,”她撅起嘴,“还不一定能夹上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