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0

    翁川皓发觉他今天不太爱说话,从出了店门到上车后,一路沉默。

    “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没有,”池逍侧过脸,露出淡然的笑容,“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

    “我的生日,是六月十八日。”

    正在开车的翁川皓以余光扫了他一眼:“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见到……我的生母了。”

    翁川皓下意识地踩住刹车,车速慢下来。

    “怎么回事?”

    “其实没什么……”池逍撇开头,“继续开吧。”

    翁川皓恢复了目视前方:“你会困扰吗?”

    “不会,”池逍平静地说,“我只想让你知道我真正的生日。”

    翁川皓轻轻笑道:“嗯,我现在知道了。”

    “下周回家吧,”快到饭店的时候,翁川皓又说,“是说我家,我妈前两天还念叨你呢。”

    池逍扬起的脸庞沐在夕阳柔和的余晖中。

    第67章 番外 圣诞前夕

    池逍第二次随翁川皓来加拿大是在圣诞前夕。

    白天的气温也在零下十度左右,他从未经历过如此严寒的冬日。走在街上,穿着提前买好的加厚羽绒衣,戴了羊绒围巾,仍忍不住缩起脖子。

    雪停了,积雪尚未来得及清除。池逍望着脚下,他喜欢把厚重的积雪踩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我没见过这么大的雪。”他对身边的翁川皓说。

    “嗯,但是太冷了,”翁川皓望着他被风吹得通红的脸颊,“逛一逛就回去吧。”

    临近圣诞,大街小巷早已装饰一新,店铺门前基本都摆放了闪着彩灯的圣诞树。即使天色黯淡,也感觉不出单调。

    他们散步到圣诞集市,前天已经来过一次,池逍很喜欢集市上卖的热红酒。

    加了橙子和香料煮沸的红酒,酒精早挥发大半,喝着暖胃又不会醉。

    池逍捧着温乎的杯子,翁川皓又去买了烤香肠。

    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街边的小餐馆里吃过晚饭,现在更有饱胀之感,悠哉地溜达回家。

    他们住在翁川羽的别墅。

    翁川皓原本想住酒店,不过雯雯很想让他们在自己家,而且别墅有多余的房间,便住下了。

    一进家门,雯雯听到动静,跑来迎接他们。

    翁川羽不让她晚上出门,小丫头还有些不高兴,好不容易等到舅舅他们回来。

    “雯雯,”翁川皓过去抱了她一下,“妈妈让你看的书看完了吗?”

    “早看完了!舅舅你们去哪了?”

    “就在街上走一走。”他没提去圣诞集市的事,因为他知道雯雯也爱去,说了她又要眼馋。

    雯雯的继父,就是翁川羽现在的爱人也在家,是个跟翁川皓同岁的加拿大人,他刚从厨房端水果出来,几个大人随意寒暄几句。

    池逍的英语不好,只能简单打个招呼,但是并不觉得别扭。

    客厅壁炉的火烧得正旺,电视上播放着最近流行的肥皂剧,热热闹闹的。

    翁川皓和池逍坐到九点多,回了他们住的屋子。

    那是位于阁楼的房间,屋顶呈斜面,构成三角形,矮床,木地板,简单的衣柜和床头柜。乡村风格的小房间十分温馨。

    房间里有暖气,倒不觉得冷,池逍洗完澡只穿了春秋季的睡衣。他看见翁川皓站在窗边打电话。

    “嗯……好,我知道,他出来了,你还跟他说吗?”

    翁川皓把手机递给池逍,笔着口型:“我妈。”

    池逍接过来,贴在耳边:“……妈。”

    前些个月,秦雪听说了他的身世之后,坚持让他叫自己“妈妈”。

    大概因为自己是当过母亲的人,秦雪对池逍生母的态度,比两个孩子的反应更义愤,她对抛弃亲骨肉的女人深恶痛绝,自然更疼爱池逍,想着反正他和自家儿子的关系定了,领不了证也跟普通夫妻没区别,就让池逍改口了。

    池逍开始不太好意思,但当翁家二老和翁川皓都用鼓励的目光望着他时,便不再扭捏。

    “就当我们结婚了吧。”那时,翁川皓这么对他说。

    池逍开玩笑:“你这么随便就把求婚打发了?”

    “哪有某人当初戴戒指随便?”翁川皓不甘示弱。

    俩人一番笑闹。

    池逍握着手机,听秦雪说一些琐碎的家常,视线无意间瞟向窗外,好像又下起了雪。秦雪嘱咐他在外面注意保暖。

    “嗯,谢谢妈,”池逍说,“我会给您带礼物。”

    通话结束,池逍的嘴角仍挂着淡笑。

    “这么高兴?”翁川皓揽着他的肩,“说什么了?”

    “我才不告诉你。”池逍利落地掀开被子爬上床。

    翁川皓没再追问,和他一起躺下。

    台灯亮着,橘黄色的温暖光芒罩在床头,为渐不平稳的气息着上一层暧昧的色彩。

    雪无声纷飞。

    作者有话说:

    天知道我为啥要在情人节写圣诞(还是个流水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