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页

    [综武侠]江湖遍地打酱油 作者:西门无双
    第146页
    张三很想转身就走,但她毕竟还没有怂到这种份上。略微镇定片刻,她才尴尬地说道:“有没有可能,我是走错了房间?”
    五位新郎中立刻有人伸出手,似笑非笑地说道:“你来得有点早了,新娘子。”
    另一个男人却是轻叹一声,微笑道:“比我们预想中还要早。”
    他们的语气听上去极为自然,一点也没有演技派的成分,全是真情实感。张三忍不住后退半步,将求助的目光移往没说话的几个人。
    第三个男人温和地说道:“一路辛苦,幸而一切安好。”
    定睛看第二眼,张三便发觉他的眼睛与别人不同。他虽然也能判断出她所在的方向,所以脸的朝向没有出错,但他的目光始终涣散——原因也并不难猜,因为他的眼睛看不见。
    第四个男人却是欲言又止,看向她的眼神暗含着担忧,还稍微有点,幸灾乐祸(?)。
    第五个男人没有说话,看她的眼光就像在看空气,不想给自己增加心理负担的人都不会想和他对视的。
    那么问题来了,谁才是真正的花无缺呢?
    张三深吸一口气,迅速在心中做出决定。
    “打扰了。”
    她的身体比大脑的反应还要快,说出这三个字的瞬间,已经扭转一百八十度,往来时的窗口纵身一跃。
    拜托,她只是出来打个工,竟然还要兼职做侦探?张三向来是不与自己为难的,面对这种不合理的要求,当然是溜之大吉才是最优解。
    随即她发现了哪里不对,她为什么还没有落地?
    她的衣领被一只手稳稳抓住,所以便悬在半空中。张三眸光一扫,只见着一抹绿色的衣角,便听那少女说道:“逃婚是不行的,你要负起责任来呀。”
    责任?什么责任?
    张三没想起来别的,唯独想起来这少女的身份,她自然是在此刻本该在城中游玩的阿青。
    --------------------
    作者有话要说:
    失踪人口回归。
    这段时间跑去生了个娃,坐了个月子。
    艰难补上结尾,求轻拍。
    第78章 终章
    ==============
    阿青这姑娘什么都好, 就是社会阅历过于简单。
    尽管她只说了一句话,但张三是什么人?一个身经百战(?)的游戏管理员。仅从这句话就能推断出,阿青一定是被这帮老骗子给忽悠惨了。
    张三惨啊,为工作呕心沥血, 忙得连休假的时间都没有, 哪里来的结婚对象哦……
    人总是在绝境中会突然的灵光一闪, 即便是像张三这样的倒霉蛋也不例外。但她很快就愁苦地捂住脑门, 情愿是从未想起这个细节。
    按照游戏设定,能触发任务的两个人,不大可能毫无联系。要么是好感度刷到了高分,要么是仇恨值超过危险界限。
    谁也不知道游戏设计师无聊了能干出什么不当人的事儿。
    张三自然也不知道。
    她如今只是个失忆又失算的小傻瓜, 希望命运不要和她再开玩……笑?
    思绪随着任务栏的状态变化戛然而止。张三淡淡扫了一眼, 只觉得自己一身的高手风范, 已经可以做到喜怒不形于色。
    然而……然而!
    触发任务:【背刺】
    任务描述:【城主府为何惨遭围困, 上千少女为何涌上街头?这一切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常言道, 死道友不死贫道,是时候展现你的实(卑)力(鄙)啦!交出那个叫花无缺的蓝颜祸水,化解一场血雨腥风,吾辈义不容辞!】
    达成条件:【准确识别花无缺,并标记出他的位置。】
    “怎么会有两个我?”张三轻轻摇头, 用一种摆烂的语气喃喃自语道。
    不等任何人询问,她便又说道:“哦,原来是我裂开了。”
    她的声音显得如此虚弱, 只因她并没有说谎, 她真的裂开了,心口不明原因向外涌出鲜血, 很快就给她挂上了晕眩的debuff。
    正想拉个凳子坐下的张三却被一双手扶住了。她自忖功力颇深,虽然今日状态不佳,却也不至于一点没察觉他是何时用何种身法近她身的。
    只是怔了片刻,那人已扶着她坐下。张三只用余光扫了他一眼,恰好感受到他目光中一瞬闪过,又迅速被笑意掩盖的关心。
    张三的头又跟着痛起来。
    这个人她八成很熟悉,奈何此刻总是想不起细节来。
    “她受伤了。”那眼盲的公子紧接着提醒道,“我闻到很重的血腥味。”
    他应该是个极为可靠的人,所以只一句话,已足以令人深信不疑。
    房间里的“花无缺”们,就为这一句话担忧地围到她身边。唯独那一声不吭冷着脸的男人,两指点中她心口附近几个大穴,流血状态立刻减轻大半。
    摆烂一念起,霎时天地宽。
    她忽然觉得要是有五个人这样关心她,倒也不错。更何况这张脸,当真是赏心悦目,与道德和人性有什么关系,不过是人类对美亘古不变的追求罢了。
    “天下竟有如此剑气。她的伤,先是发自脏器,而后破开肌肤。”冷面男人审视着她,最后说道,“按照常理,你早该是个死人了。”
    道德感太高,这是个不大不小的缺点。
    因为这个特质,一旦有人认真起来,她就是想摆烂也摆不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