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8页

    [综武侠]刀剑红颜录 作者:慕念乔
    第938页
    可若是世人知道他们俩相争的是什么,只怕要惊掉下巴了。
    原本,两人在教导黄药师的徒弟曲灵风的时候,竟因着教导他时该教什么功夫起了争执,都自觉自己的更好,却又屡屡被对方反驳。
    故此,两人居然打算另创武功招式,而他们比的便是谁创的招式更加的好。
    此一个好,非寻常所说只要功夫厉害就行。他们也不亏是夫妻俩,喜好追求完美。不仅要这自创的功夫厉害,还得要招式优美,名字也要好听才行。
    这一比试,两人便比了好几年,也未曾分出胜负。
    黄药师见桃花岛落英缤纷,煞是好看,便由此创了一路落英神剑,后又衍生出一路掌法桃华落英掌,又名落英神剑掌。
    此套功法招式繁杂奇幻。出招之时,犹如桃花林中狂风吹过,万花齐落,满地缤纷,入目极美。招式凌厉,于美景之中,暗藏杀机。
    而林朝英则见那些仕女图和古代的美人典故,心有所感,根据那些美人的情态创出了一路美女拳法。将那些美人神韵仪态融于拳法之中,招式名字皆是优美之际,譬如貂蝉拜月,西施捧心等等,在妩媚娇艳之中制敌于无形。
    而后两人又创出其他不少的武功,皆是名字好听,招式好看,却又威力十足的。
    故此,两人一直都是各有输赢,不相上下。
    不过,倒是因此便宜了曲灵风那小子,自家师父师娘创的武功招式怕是够他学一辈子了,也因着这一点得益不少,小小年纪武功便已小有所成。只是,因天赋所限,自是比不得黄林二人的。
    当然了,中途夫妻俩也曾出道去,也因此又捡了几个根骨不错,却出身凄惨无父无母的孤儿回来自是当作自家徒弟了。几人皆与曲灵风一般,名字里由黄药师所取,抛弃过往,取了一个风。
    自后,黄药师便有徒弟,陈玄风,梅超风,武眠风,陆乘风几人。
    黄林二人一直隐居桃花岛,一边闭关自创武功招式,一边教导自家徒弟们,颇有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感觉。为此,两人对江湖中的事也知之甚少。
    却不知,这些年来,江湖变换之快。
    王中孚因抗金无望,却仍旧心有不敢,故此在终南山出家为道,创立了全真教,收徒数人,号重阳子。故此,江湖人称王重阳。
    而洪七则继承了丐帮帮主之位,欧阳锋段智兴等人亦是各有变化,在江湖中声名鹊起。
    也是在这之后不久,黄林二人难得的离开了桃花岛,因为他们受到了邀约要参加华山论剑。
    所谓华山论剑,据说参加的都是当世武林的顶尖高手,大家光明正大的比试武功,不耍阴谋诡计,公开比拼。看看谁才是当世第一人,当然了,获胜者便能得到据说是天下第一的武功秘籍《九阴真经》。
    黄药师和林朝英因着对这武功秘籍感兴趣,又有那一份好胜之心,心想自己闭关隐居数年,也不知如今武功是何进境,有心比试切磋一番。故此,留下徒弟们在桃花岛,夫妻俩出门去往华山。
    谁知,还未到华山,黄林二人便又多了个徒弟冯默风,阮薰风。后者虽是从了黄药师几个徒弟的风字辈,但却算是林朝英的徒弟。
    原是林朝英路见不平,救下一弱女子,那女子甘愿舍弃名姓跟随在她身边做一个贴身婢女。林朝英本就不欲如此,恰好黄药师又捡了个少年回来,她便灵机一动收了那姑娘为徒,特意取名为阮薰风。
    因为素日里黄药师的那一众徒弟们,皆是两人一同教导,算是两人共同的徒弟。故此,为了避免阮薰风日后不好与其他人相处,林朝英特意给她取了这个名字,回头只说是黄药师的徒弟,日后还在一处教导便是了。
    带了两个拖油瓶,黄药师与林朝英两人是不慌不忙的往华山赶去。
    这一次,华山论剑,那比拼可谓是相当激烈了。可是对黄林二人来说,在场的众位,如王重阳,洪七等哪个不是老熟人了?
    几人虽是好友,却免不了激发了彼此争强好斗的心思,越是想要得个胜负出来。
    这一场比拼是连着拼了几天几夜,黄药师段智兴等人惜败,唯剩王重阳与林朝英两人仍在争斗之中,,最后竟是林朝英险胜一招。而那最后一招,竟是林朝英与黄药师日常切磋时得到的灵感琢磨出来的,虽不曾试过,如今这一试,却是效果奇佳。
    此次华山论剑,成就了五绝之名,而林朝英则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若是旁的人家,妻子比丈夫强,那不是丢人丢大发了,夫妻之间的感情势必会受影响。
    可是,黄药师与林朝英不同旁人,心胸不同,自是只有为对方开心的份。
    而林朝英得了这《九阴真经》,竟是第一个递与黄药师看,由此便可知两人感情如何了。
    原本夫妻俩华山论剑,可谓是志得意满,不仅在江湖中名声大振,而且还得了个天下第一份得武功秘籍《九阴真经》。
    不过,也因此惹了不少麻烦事,他们两人回桃花岛的路上,遇到了不少人对《九阴真经》心存觊觎。
    这些人知道黄药师林朝英两人武功高强,他们无一人是对手,所以不敢明着相争,竟暗中下黑手,各种招数是层出不穷。虽然,黄药师医毒皆是出神入化,林朝英也是心细如发,总能看破或者化解那些招数。只是,长期如此,总是让人觉得疲惫不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