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页

    江湖并非法外之地[综武侠] 作者:专业咸鱼
    第205页
    司空摘星好笑看她一眼:玩游戏输了。
    陆小凤闻言哈哈大笑:过年嘛,输了也没事,反正图个开心。
    江鱼鱼撇撇嘴,起身悲伤道:那你来输输看吧,我输累了!
    陆小凤闻言也不客气,坐在她的位置上,自来熟的对司空摘星问道:怎么玩啊?
    江鱼鱼抱着陆小凤带来的红枣花生酥,一边咬着一边上楼,她特意在屋顶做了一个同福客栈同款纳凉屋顶,除开太高有些风大,没什么毛病。
    现在她很悲伤,需要上去吹吹风。
    司空摘星嘴上随意的给陆小凤提了游戏的几个点,眼却已经跟着她离开,看江鱼鱼身影彻底消失,才板着脸对陆小凤道:东西呢。
    陆小凤笑道:你猴急什么。
    他从怀里拿出一卷薄薄的红纸,边恭喜道:看样子,你们司空家是真的不用断子绝孙了。
    司空摘星接过红纸,打开一看,心满意足的重新卷起来,然后起身离开了大桌,走前瞥了陆小凤一眼,你与薛冰在一起多久了,可比我与鱼鱼长多了,难道不是你们陆家比较令人担心吗?
    陆小凤摸了摸胡子,佯装没听见,对着桌上人道:来来来,我也来玩一把。
    -
    江鱼鱼坐在屋顶上吹风吃着红枣花生酥,里面不但有红枣花生,还有一点点的桂圆和莲子,口感很丰富,味道也不错。
    司空摘星上来,就看到她一口一个,吃的很是开心。
    他一屁股坐在江鱼鱼身边,问道:很喜欢?
    江鱼鱼眼睛亮晶晶的递给他嘴边一个:好吃唉,你尝尝。
    司空摘星顺着她手咬了一口,细细品尝后点了点头,确实很好吃,不愧是花家的大厨。
    他说完以后,看了江鱼鱼一眼,忽的轻轻咳一声,有些别扭道:我有东西给你。
    江鱼鱼鼓着脸颊一动一动,疑惑的看着他,像是一只茫然的小松鼠。
    司空摘星有些忐忑的心神忽的就被她治愈了,眼眸温柔下来。
    他从怀里拿出那卷红纸,将红纸缓缓铺开,递给江鱼鱼面前。
    今日除夕,阖家欢乐,你我相伴已久,我心甚悦依旧,今望长久与你相伴,永不分离。
    婚姻大事,本该父母同堂,共商大事,但你我父母均已不在。
    今请花家长辈写下婚书,予你明媒正娶。
    江鱼鱼愣住了,她看着婚书,半响才反应过来,司空摘星这是在给她求婚!!
    她有些难得的害羞,但又不由自主的有点小激动,拿过婚书认真的看着上面的字。
    然后看着看着,她就陷入了沉思。
    江鱼鱼:为什么婚书上我的父母写的是给朕换尿片?
    司空摘星:难道不是?
    江鱼鱼:不是啊!!!
    司空摘星有些赫然起身道:是我疏忽了,我去找陆小凤回花家改一下。
    江鱼鱼忽的又拉住他,叹气道:算啦,某种意义来说,也没写错了。
    大兄弟,也是她的亲人嘛。
    司空摘星蹙眉:可是婚书
    江鱼鱼抬头看着司空摘星,扯着他袖子道:你快坐下来,快坐下来。
    司空摘星不明所以的随着她力道坐下:怎么了?
    江鱼鱼贴在他唇边快速亲了一口,眼睛亮晶晶的与他对视道:因为我要亲你一下啊!
    求婚的星星,应该被亲亲!
    司空摘星耳尖微红,俯身也轻吻了回去。
    因为他觉得,此刻的鱼鱼,也应该被亲亲。
    作者有话说:
    本来想把求婚和张三分开的,但就是这么水到渠成,恰到好处我要开始征集孩子该叫什么名字了
    第102章
    又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清晨, 无花照例从大欢喜房内出来,与自己难得早起的母亲狭路相逢,她看了一眼无花, 挑眉道:真是难为你了,竟能忍受她这么多年。
    无花有些恍然, 多年么其实也不过一年多而已。
    但想想现在的处境, 还真是恍然如隔世。
    她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哈欠,玩笑道:按我看, 你娶了她算啦。
    无花微微一笑,平静道:母亲想我娶了女菩萨, 莫不是为了与她吵嘴时,能站在长辈的身份上吧。
    石观音咯咯笑出声:那又怎样, 我儿子如此俊秀,当我儿媳妇可是她的福气。
    这福气给你你要不要啊!大欢喜恶声恶气的声音从房内传出来, 大清早的就来吵我睡觉, 你这臭女人烦不烦。
    石观音毫不留情嘲笑道:我倒是想要这福气, 可你有我这么俊俏儿子吗?
    这两人吵吵闹闹几乎已经成为了生活的习惯,无花平静的离开,独留身后喧闹。
    从小在寺庙长大, 他已经养成早起的习惯,虽然心中无佛, 但也要念上两句早课,才觉得一天才是真正开始。
    如今在客栈工作的人大部分时候都住在客栈后租的院楼中,只要穿过后巷就能到客栈的院子,院子里有石桌椅还有一簇竹林, 很是恬静安宁, 最适合打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