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页

    一剑封神后 作者:凤久安
    第41页
    云雾渐渐散去,一方温泉眼汩汩流动,周围绿意盎然,花拥簇着泉眼,半只手掌大的彩色飞鸟自由来去。
    “下来吧,”赵呵入水,回身向他伸出手,“这可是叶柳清发现的好地方……”
    叶子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答应她的,温泉水很舒服,他甚至趴在泉边睡了一觉。
    醒来时,赵呵轻拂着他散落在一旁的乌发,问他,“舒服吗?”
    山中不知岁月,时间过去了多久,他不知道。
    只是睁开眼,看到泉边冲刷淡薄的血迹,愣了好久,问赵呵:“这是血吗……”
    “嗯,不过吐出去的,就是不要的,以后就好了。”赵呵声音更轻了。
    叶子总觉不对,他看向赵呵,见她脸色比在山下时红润了许多,眉眼在雾气中朦胧,看他的眼神专注又含笑。
    叶子道:“你对你自己做什么了?”
    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体内,好似发生了什么变化。那种变化,就像多年来黏着他的地府小鬼被撕扯掉了,被泉水给冲刷干净了。
    赵呵只是笑,沉到水里,一眨眼,人就遁到了泉水的那一头,钻出脑袋来,吐出一口水,冲他眨了下眼。
    “你说啊!”叶子却不敢动,他不会水。
    末了,他忽然灵光一闪,死死盯着水,然后双手离开了石面,走向泉水中央。
    赵呵紧张地看着他,从水底游来,静静等着他的动作。
    果然呛水了。
    赵呵将挣扎不已的叶子拽到岸边,坐在石头上,拧干了头发,帮他蒸干了身上的衣物。
    热气从她的身上钻出,她整个人沸腾一般,热乎乎的。
    “好聪明,被你发现了。”赵呵笑着说。
    叶子道:“你……怎么把蛊去了的?”
    “很简单,我让它睡了。”赵呵又指着泉水,“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它就化了,走得也算舒坦。”
    “可我……怎么没死?”
    “因为你身体还能撑。”赵呵严肃了起来,“你在山下时,离了蛊活不了,但在山上就不一定了。生机回来,又有温泉维持着温度,你离了那东西也能活。”
    “只是……”赵呵挠了挠头,感慨道,“我也有赌的成分,把蛊引出弄死的时候,我真的怕你醒不过来。”
    “你……你身上,不也有蛊吗?”叶子的眼泪都要被她急出来了,“你的呢?”
    “哈哈。”赵呵道,“反正没了,你再也不会被它们左右了。嗯……叶子,为我活着行吗?”
    她怕叶子生死自由后,还是会选择去死。
    叶子却咬牙切齿道:“我傻吗?!你以为我……我怎么舍得这个时候,不活下去。”
    “啊,也是。”赵呵心情愉快了不少,“走吧,带你回云巅,我们有小屋呢。”
    赵呵没说的是,她引出蛊虫的过程,很是凶险。她不忍心让叶子痛苦,那就拿自己身体里的母蛊下手,一针穿刺。
    它死,叶子身体里的也活不了多久。
    她小心护着叶子的心脉,也以此来转移疼痛的感觉。
    “……赵呵。”叶子忽然问道,“我们在这里待了多久?”
    赵呵看了眼树干上的凹槽,说道:“十来天吧。”
    叶子:“你没骗我?”
    “没啊,光从岩石上消失后,就是一天。”赵呵捉起一只石子,当场演示了方法,“每过一天,我会在树上打一条线记上。”
    “我怎么没感觉?你在泉水里动了什么吗?”叶子难以相信,自己只是睡一觉的功夫,醒来就过了半个月。
    可如果在泉水里动手脚,赵呵自己也会中招。
    “没有,你来这里后,睡得可香了。”赵呵有些自豪,“我想,是你放心了,也信我了。”
    这句话猝不及防的把叶子说哭了。
    他一路流着眼泪跟赵呵往上攀。
    那里有一条陡峭的但平整的石阶路,到达最顶,是一座花园似的院落。
    这是二十年来,叶柳清发现云间这方无人踏足的净土后,一点点为心爱之人搭建的天上云居。
    “这是……神仙居吗?”连叶子都被震撼了。
    山顶有雪,也有茂盛的花草,山巅往下凹进去的低地,天然形成的空中孤岛,如神仙的宫殿,温暖宜人。
    “还真叫神仙居。”赵呵道,“有菜有果,有山有水,还无人打扰……偶尔会有雪狐雪狼经过,但它们都跟我很熟了,讨口水讨点吃的就走了,不会停留。”
    赵呵像是在讲传奇故事,听得叶子又入了迷。
    回过神,两眼再次朦胧。
    赵呵低头望过来,笑道:“叶哥哥,又哭啦?这还不是喜极而泣的时候呢,稍等片刻,攒一起哭。”
    “什么?”
    叶子不解,入了院,推开门,傻愣住了。
    屋里红布缠挂,该有的都有,庚帖朱砂笔合卺酒,那床被子是崭新的,双喜之上还放着几身新做的衣裳。
    “这是从哪……变出来的?”
    赵呵道:“这就是我前几日偷偷溜走的原因。”
    “什么时候送上山的?”
    “你身体因安养而睡过去的那几天,它们做好了,我就下山取回来了。”赵呵道,“说要跟你一起,就要认真对待。”
    她取过庚帖,润了笔,提笔问叶子:“哥哥什么时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