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页

    惹了小师弟怎么办 作者:竹子吃熊猫
    第211页
    我只能说这种操作,本来能博得一番好感,都被应炼自己作没了。英雄救美是多好的一件事,天时地利人和,他非得不按常理出牌。
    也是因为秋柔自己反抗不了,才会顺从吧,我不能轻易地将这对母子交出来,免得害了人。
    应炼张嘴要咬我手指头,我轻巧缩回,堂堂日月神君像捆着的螃蟹那样张牙舞爪的。
    以后又找谁来接替二门的位置,至少要比应炼负责刻苦才行。
    神域教有时候就是太散漫了,厉害的又不想揽事,半桶水的又晃得猖狂。
    挥手让侍从将应炼抬去房内闭门思过,全天看守,反正他最近也不干事,二门的事务也分摊了出去。
    等我处理好应炼,一回头,哪里还有小师弟的影子。侍从小声提醒,说看到许慕带着凌驰去自己房间聊天了,从偏门过去的。
    随便啦,我原本想着带凌驰逛一逛,但既然许慕先邀约了,我也不管,让人叫医魔第五愁过来见我。
    老头子见我还烦得很,觉得我打扰他炼药了,我将凌驰的药方递给了他。
    你要是治不好我小师弟,就说明你比不上巫医族的老爷子,医术不过如此。
    老夫才不受激将法这一套。
    那就缩减你的制药经费,你既然没本事,别浪费钱。
    你!
    气得胡子都要翘起来了,第五愁一把抢过药单子,只说一会儿让凌驰去找他。
    我满意地笑着,吩咐影卫,一会儿凌驰从许慕那里出来了,就直接引着去见医魔,等弄好了,再送来我寝殿。
    黄昏之际,睡了一觉的我拨开重重床帏起身,看到凌驰坐在屏风隔开的正厅喝茶,显然回来有一阵了。
    已经去见过医魔了?我走过去问。
    嗯。
    如何?
    说吃几副猛药冲一冲,会好得快,很多稀奇古怪的药引子,见都没见过。
    怎么听着像是要你命。
    我已经喝了三碗了。
    被凌驰这顺从不设防的样子蛊得心颤,我老怀疑他是故意的,就是知道我这个人很好哄,才一步步以退为进。
    你不给我准备房间,我只能来这里等你。凌驰放下茶杯,刻意解释了一句。
    我顺手把他那杯没喝完的茶喝光了,然后撩开他刘海,亲了亲额头,你当然是住我的寝殿,还想去哪里?
    凌驰:
    看他这腼腆的样子,我又忍不住勾起逗他的心思,坐上他大腿,揽过脖颈,小师弟,你也太正人君子了。
    啊?
    我在睡觉,你就坐在一旁等着,不该是掀开帐子进来□□?还是说干了三碗药,不行了?
    某人的脸上竟然露出一丝后悔来。
    稍加撩拨,年轻人就克制不住地单臂搂住我,将我抱着走向床。滚在一处时,我一个翻身将凌驰压在下面,忽的,屋外响起战战兢兢地呼喊声。
    侍从说赫连一家找到了,因为中毒伤势重,所以送来了神域宫让一门护教救治。
    一听到赫连海,凌驰迷离的眼神就清醒了,亮晶晶地观察着我,是想看我的反应。
    我将人床上拉起,拢着袖子穿上衣服,回头亲亲他,先去看看,你别吃醋啊。
    凌驰将我后背的长发从衣服里顺出,在我颈侧回吻一下,紧接着,有些微刺痛传来,肯定被他啜红了!
    这种小心思盖章子的做法,我也就由得他了,穿戴整齐后就随着影卫去见赫连海一家。
    夫人蓝天受伤较重,现下已经医治好送去客房休息,而两人的儿子赫连殊中了毒,正在放毒血治疗。
    第五愁骂骂咧咧地做着这些,对他来讲这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就是麻烦。
    赫连海看了看儿子,就想去照顾夫人,他神色比较憔悴,但那双眼睛还是温润有神的。
    你去看蓝姐吧,我和凌驰在这守着小殊。
    也不与我客套了,赫连海随着侍从快步走向客房。第五愁说小孩子的毒比较复杂,要待几天才能彻底清除毒素。
    时间不是问题,能治好就行。
    这次的仇家明显是联手且有备而来的,多是早年被天海双绝教训过的,我叫来一门护教的二十名教徒,下令让他们将仇人全部寻来扣押,到时候再让赫连夫妇做安排。
    第五愁看我这关心的样子,只讥讽道:教主,这种事自然有武林盟出面,你着急什么,莫不是旧情难忘。
    别瞎说!醋缸还在这呢!
    我这只是替季盟主分忧,他才大婚呢,对吧,小师弟。一本正经地说完,我讪笑着望向某人。
    凌驰瞥我一眼,没吭声。
    我开始扯话题,小师弟,你看,赫连大哥家的儿子都八岁了,我们要加紧!
    凌驰愕然,
    我:小殊多俊啊,以后肯定是个大美男。
    凌驰凉凉道:恨不得是你和他生的,是吧。
    我拧着他的腰,酸什么啦,我和你生的一定也很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