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页

    惹了小师弟怎么办 作者:竹子吃熊猫
    第213页
    作为现场唯二与秋柔打过交道的,我看向了许慕,他则是对我摇摇头,我心领神会地颔首。
    你又诓我!不要随意污蔑别人。
    我保管这个女人心里有我,我可比那个大当家好得多,不信你就去问她。
    这倒是提醒我了,我心中也是有意让应炼找个相好,秋柔如果不介意,我何必多管闲事。而且从她的角度出发,应炼还算替她报仇雪恨了。
    好,这事我会去看着办,你回去待着。
    应炼叹口气,又从地上爬起来,拍着身上不存在的灰,又开始犯贱,小师弟如今傍上教主,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我看你最近过得很是快活,干脆入我教算了。
    面对应炼的嘴皮子,凌驰才懒得与他瞎扯,将右手按在了剑柄上,想挨揍你就直说。
    应炼:你好歹是我姐夫了,对弟弟是不是要客气点。
    凌驰停顿一瞬,应炼已经滑出几步,躲到了一个安全的范围,脸上的恶意满满,小师弟你怎么还这么好骗啊,一句姐夫就能晃得你傻。
    凌驰被噎住,面无表情地看向我,师姐,我们还是给秋姑娘重新找一个良人,这个火坑不要也罢。
    应炼:倒也不用,我就是开个玩笑,好姐夫,我错了。
    论厚脸皮,应炼排第二,我是不敢争第一的。
    我让许慕带着凌驰去熟悉一下教内周围,自己则是在书房接见了秋柔。
    抱着胖娃娃的女人并非那种纤细窈窕的身姿,她挽着发髻,皮肤白腻,有着丰腴的体态。
    在她的身上寻不到硬朗的线条,浑身上下都是弯曲的,柔软的,像是水草那般,一旦缠上人,就觉得很难解开。
    可她身子软,不代表性格懦弱。在女子的眉目间,能看到一种从容与随波逐流地安然,这是对不公命运的坦诚。她既不愤世嫉俗,也不苛责自己。
    秋柔,人如其名。
    我竟是一瞬间理解到,她是如何让应炼割舍不下的,感觉被她抱一抱,摸一摸脑袋,会很舒服
    民女见过怀教主。
    不用见外,秋姑娘请坐。
    秋柔点点头,便抱着孩子在一旁坐下,请问教主叫我来,是、是因为应炼的事情吗?
    对,大概事情我也清楚了。秋姑娘是早就知道应炼假扮了大当家吗?
    是的,不过他从来没有暴露过。像是想到什么,女子低头,显出几分羞涩。
    我想也对,他的易容术天下第一,可我听你语气,好像是早就知道他顶替了你的丈夫。
    犹豫了会儿,秋柔看了眼怀中睡熟的婴孩,轻声道:上床时发现不一样的。
    我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这个理由让我很是佩服。
    我不讨厌应公子,虽然他不是什么好人,也杀了孩子的爹,但那种人是不配当爹的,何况父母之仇也算报了。
    还真是个实诚的女子,不藏着掖着,应炼却故意说她狡猾。小兔崽子不认栽,还倒打一耙。
    那秋姑娘愿意与应炼好好处着吗?当然,我不强迫,一切以你的感受为主。你不想见他,我自会安排。
    我也是个爽快人,说给秋柔三天时间考虑,到时候再答复。对方抱着娃又满腹心事地准备离开,走之前还与我道谢。
    秋柔一走,凌驰就来了。
    我顺势就靠在了少年怀中,说道:小师弟,等今年年底,我就和你回去门派,咱俩赶紧成亲吧,也不用昭告天下,自己人热闹会儿就行。
    这么潦草吗?
    我才不在意这些。
    可你上次还与季盟主吹嘘,说我比他的夫人还贤惠。
    哈哈哈哈,一点点的攀比心嘛。我不要这些虚礼,不过喜服还是要穿,毕竟你也想挑盖头,喝交杯酒是吧。
    凌驰俯身将我搂住,低声道:都不重要了,你在就好。
    那还是要有点仪式吧。
    不如你现在让我挑盖头?
    这么说着,他还真的从衣兜里摸出一条轻薄的丝巾,往我头上一盖。眼前的景色变得朦胧,我忽的心跳加快,居然被这种新鲜玩法给弄害羞了!
    少年修长的手指捏住丝巾两端,轻轻掀起一角,我颤动着眼睫,抬眸去看他,下一瞬,他轻柔地吻便覆盖了上来。
    怀教主,啊,打扰了!
    去而复返的秋柔看着我和凌驰在这互啃,赶紧背过身。我投过去一点目光,想她没走,应该还是有事交代的,便拍了拍凌驰的肩头。
    少年依依不舍地松开我,这才退开。
    我能不能去见见应炼,我儿子,想劳烦怀教主抱一抱。
    哎?
    我先是一呆,然后飞快点头,求之不得啊,反正我也要生孩子的,就当提前演练了。
    让躲藏的影卫现身,带着秋柔去见应炼,我用刚学的抱娃姿势将小婴儿抱稳。
    你看,小师弟,他好可爱哦!
    我的话没有得到回应,发现凌驰在惊愣,我撞了他一下,干嘛发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