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页

    惹了小师弟怎么办 作者:竹子吃熊猫
    第215页
    所以,我只盼望秋柔能压一压就行。目前来看, 秋柔做得非常可以, 她确实有自己的韧性和聪明的一面。
    但如果说狡猾, 那是不算的, 她不过就是用最简单的温柔和体贴就将应炼锁得牢牢的。
    如今应炼表现出的一种占有欲, 是因为他想得到。
    不过我会保证秋柔母子的安全, 如果应炼玩腻了, 秋柔想离开了,我有这个本事让她抽身。
    拐着凌驰来神域教,说起来是让他了解我的教主生活,实际上是让他体会当牛做马的感觉。
    白天在我的指点下处理教务,与许慕一起拿主意,夜里还要化身头牌伺候我,闲暇时间喝几碗药调理身体,也是辛苦他了。
    这天晚上我已经先睡了,以往我都会等凌驰回来的。不过今夜我是默认他回不来的,毕竟他去处理第八堂主的事情,出了郦山。
    一夜无梦地睡得舒爽,天蒙蒙亮时,我的被子被掀开一角,带着一身沐浴香气的身体钻了进来。
    太熟悉这具身体了,我连下意识地进攻都没有,回过身就揽住对方,将身子缩到他的包围圈,仰着脸啄他锁骨。
    师姐,吵醒你了吗。
    亲亲~
    拂开我脸上的发丝,凌驰捧着我吻了一会儿,似乎有深入的意思,他是不知道累的吗!
    明显是风尘仆仆赶回来的,还要伺候我哦。
    我别开脸,躲掉了索吻,乖,睡觉,不瞎来,等你休息好再说。
    闹腾了一会儿,凌驰还真地拥着我睡着了,我打了个哈欠,又枕着他睡过去。
    早上醒来时,身旁哪里还有他的身影,连他睡得那半边都变凉了。足以说明,他起了有一阵了。
    吃早饭时,我看着窗外院子里的景色,思考着凌驰这么努力帮我做事,我确实要回应他的。
    哪能白嫖呢,不如月底就和他回苍山派吧,我也确实该见见师父了。
    打定了主意,我叫来所有的影卫,安排了一下最近的事情,我离教后不用保护我,全都去保护许慕。
    那既然是要回去,肯定要准备礼物的,而且也三年没回了。连江夜当掌门后,也收了不少新弟子,我都没见过呢。
    下午吃晚饭,我看着这一桌子,忽然很想吃凌驰做的菜。先前在巫医族隐居,他可是每天都下厨,我能吃得肚皮翻起。
    我一直等着凌驰回来了才动筷,他忙得外出的衣服都没换,擦了手就过来与我吃饭。
    将一块鱼肉夹进他碗里,我笑着说,你现在体会到我有多忙了?
    看来我确实不如赫连大哥。
    干嘛忽然提人家。
    因为他总能设身处地地想到你的难处,而不是像我一样只顾着吃醋。
    哈哈哈哈,你还挺有自知之明。
    师姐,是我不对,我以后会多帮你。
    我也有不好的地方,我确实不是什么贤妻良母。
    我会做也一样,这些不是师姐的错。
    唔,你真的太好了,那你现在能给我炒一盘红烧肉吗!
    这大概就是图穷匕见吧,我和凌驰不太适合这么肉麻地互相恭维。
    气哼哼地给我做了一碗红烧肉,我美滋滋地吃完后,狗腿子地给凌驰按摩捶背。
    我可是只给师父捶过背哦!
    那你怎么不去见见师父,都三年多了。
    谁说我不去,我这不是正要和你说嘛,月底就回门派如何。
    还摁着他的肩膀,凌驰一把捉住我的手,转身过来期待地看着我,师姐答应提前了?
    是的,我们一起挑回去的礼物吧。
    在他嘴上啵了一下,我像揉弄小狗那样捏他脸蛋,凌驰高兴坏了,一把将我抱起转圈圈。
    等到兴奋劲儿过去,他取来笔墨纸砚,准备捎信去门派,说要让师父和爹娘提前知晓,也好做个心理准备。
    我多少是有点心虚的,坐在椅子的扶手上,我小声问,你确定你爹娘同意我这下厨如下毒又不靠谱的师姐当儿媳妇了?
    凌驰搁下毛笔,又激动地圈住我的腰,没有人反对的,我已经安排好了,莲儿不用担心。
    噫
    怎么了。
    不如你还是叫我一声师姐吧,好姐姐也可以。
    为什么应炼能叫你莲儿!
    可是你叫我莲儿我不习惯啊!好诡异啊驰儿!
    互相伤害了一会儿后,我和凌驰默契地不再叫这种亲昵的称呼,想想还是不要刻意改变吧,就是互相叫名字都正常点。
    五月底,我们出发回门派了,带着两车礼物。
    我以为我回门派会感到陌生,又或者带着一些近乡情怯的心思,总之就是小心思还挺多,然而身旁的凌驰早就想到了这一点。
    我们先去祭拜了我娘,然后才上山。
    从始至终,凌驰都没有离开我半步,进了苍山地界,牵着我的手跨进熟悉又陌生的大门。
    在山门里的师父与大师姐、凌七虞以及我眼熟的所有同门们全部出来迎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