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页

    偏爱你 作者:舒糯
    第112页
    她被逗得噗嗤笑出声,手拿下氧气面罩,歪头看着他说那万一宝宝明天没出生怎么办,那我们宝宝是还出生就不守诺嘛?
    不过没有这种如果。
    当晚睡着没多久,时间刚过凌晨,孟京棠就被一阵持续的强有力的宫缩给疼醒了,她一动,趴在床边浅眠的男人就醒了过来。
    他探手按开床头的小疼,手掌覆在她后脑,拇指在她额前揉着,是宫缩了吗?
    呜嗯 她疼得眉头紧缩,动作迟缓地点着头,脸颊早已布满细密的汗珠。
    盛辞一只手紧紧搂着她疼到半坐起来的身子,另一只手往身后探去,用力急拍着床头按铃。
    医护人员听到铃声急忙冲进来,护士做完检查后,安抚道:挺好的,宝宝很准时,现在开到三指了,可以准备打无痛了。
    听到护士的话,孟京棠哭到泛肿的眼皮掀起,眼神终于带了点光,明明只是疼了十几分钟,却有种万里长征终于奔到头的感觉。
    盛辞拿着纸巾去擦她脸颊脖颈的泪迹,看着她哭得通红的鼻尖,还有肿起来的眼睛,他心脏涌动着窒息的痛,像无数根绵密的针来回穿刺。
    进产房做胎心监护,打无痛,盛辞没法再跟着。
    他跟着轮转床来到产房门口,握着她的手拉到唇边亲着,手指抚着她额角的碎发,别怕乖乖,我就在外面等你。
    平时孟京棠最怕疼,也怕扎针,有宫缩衬托,这次打无痛时针尖刺入腰背时,她却半点都没怕,也没察觉到疼。
    无痛上了以后,难以忍受的宫缩瞬间减弱,她额间的汗珠也不再急促地往外冒。
    回到产房,孟京棠还是有些虚弱,但精神头比刚刚好多了。
    老公,我好多了。
    盛辞紧抿着唇,强压下眼底酸涩,握紧她的手,嗓音哽咽到难以言喻。
    她弯着唇,手指摩挲几下他的手背,老公,你笑一笑嘛。
    宝宝也没有折腾妈妈很久,打了无痛后很快就开到了十指,孟京棠再次被推进产房,盛辞寸步不离地跟着,在她进去前吻在她唇上,在她耳边低语着我爱你。
    盛辞站在产房门口,眼底刺红,双拳紧握,骨节泛出青白。
    良久,他抬手捂住酸涩的眼帘,湿润顺着睫毛溢出,打湿指腹。
    第55章
    ◎他眼圈红了◎
    产房门口的灯暗掉, 护士抱出一个裹着蓝色毯子的孩子,不过盛辞没什么心情去关心孩子性别,几斤几两。
    他上前几步, 急忙问,我太太呢?她怎么样?
    护士要交代的话止住,看着盛辞的眼神多了几分欣慰,笑着侧了下身子,说他现在可以进去看看。
    盛辞半分都没犹豫, 迈着大步走进去,他躬身俯在床边,手指擦着孟京棠脸颊和额角的细汗。
    她脸色苍白若雪,甚至比雪还要惨白, 氧气面罩被扯在脖颈那挂着,泛白的唇面冒着几丝血色细痕,是刚刚用力时咬破的。
    他眼底泛红,声音也有些哑,疼吗?
    宫缩时是真的疼,疼到孟京棠想把孩子塞回去不要生了, 但上了无痛就缓解好多,这会儿生完再回想,好像也可以忍受。
    她抬起手贴着他的脸颊, 指尖在他眼尾处抚了抚,我说疼的话,你会哭吗?
    盛辞覆上她的手背, 拉到唇边吻着, 说会。
    孟京棠弯唇一笑, 泛红的眼圈弯成月牙, 灯光落在她湿润水雾的眼眸,显得愈加澄亮,声音细软带着笑地说老公,我不疼啊。
    她说了不疼,可他眼角的那滴泪还是滴了下来。
    落在她指尖,湿润温热。
    孟京棠指尖微抖,往上伸了伸去摸他眼尾,声音有些委屈,盛辞你骗人,说好不疼就不哭的。
    盛辞哽咽地应了声,说他错了,以后不会了。
    她笑着点头,转移话题问,见到宝宝了吗?有没有想好叫什么?
    男人微愣,配合微粉的眼圈,倒是难得露出懵懵的表情。
    还没看,说好第一眼先看太太的。
    孟京棠噗嗤一笑,话里嗔他,可心里却泛甜。
    怎么还当真啊,我说着玩的,我怎么会跟宝宝吃醋啊。
    她弯着嘴角,很得意地说:我生了个男宝宝哦,医生说很健康,哭声很响亮。
    他也笑,去亲她唇,说我太太真棒。
    刚生过孩子孟京棠还很虚弱,撑着精神跟盛辞说了会儿话便说过去了,临睡前还交代给他任务,说一定要好好想宝宝的名字哦,醒来要问他。
    卸了货,没了心事,这一觉睡得很足。
    醒来后,不仅身侧小床里有酣睡的宝宝,病房里也多了人。
    盛辞的父母和她母亲都来了,婆婆公公过来她倒是不意外,但林岚过来是她意料之外。
    孟京棠有瞬间的怔愣,以为是自己在美梦里,还没清醒,她拽了下盛辞的手问这是怎么回事。
    他俯在耳边,生产时,我给妈打了电话,她很担心你,便紧着赶过来了。
    其实她是看不懂的,这几年虽说关系和缓,但绝不至林岚会亲自过来看她的地步,此时看着几步之遥的母亲,她心口竟冒出酸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