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页

    沉浸式扮演笨蛋美人 作者:渡鸦duya
    第160页
    班上知道他们关系的多了,见怪不怪的一眼就看过去了。
    江岁平时犯懒,这种行为和陆承做的也挺多的,所以没觉得又什么不对,所以从手机里一抬头,看到陆父严肃的扭头看自己的时候还不知道怎么了。
    陆承见他动作停了,朝他看过来:“不玩了?”
    江岁将手机还给他:“还有多久结束啊?感觉你爸看我的眼神有点奇怪。”
    他眨了眨眼,笑道:“待会儿你掩护我出去啊,我怕他单独找我。”
    陆承很奇怪:“找你干什么?”
    江岁一秒板着脸,学电视剧里的有钱富人:“这是一百万,离开我儿子。”
    陆承没忍住笑了一下。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他早就知道我喜欢你了。”
    江岁:“??”
    旁边意外听了一耳朵的顾煜:“!!”
    顾煜失声:“他没打你啊?”
    陆承:“能不能念点儿我好?”
    陆求实确实早就知道陆承喜欢江岁。
    他那个学期每天晚上自己走路回家,还回的特别晚,这很明显,陆求实都不用查,司机就主动跟他汇报了。
    陆承有天吃饭的时候提了一句,问陆承是不是喜欢男的。
    陆承当时在盛粥,手都不带抖一下:“是啊,所以说基因和遗传这种东西,某种程度来看,真的特别强大。”
    陆母笑都笑不出来了:“什么叫喜欢男的?小承你早恋了?”
    “还没有,不过暗恋挺久了。”
    陆承轻描淡写的说:“再过三个月,满打满算就有一年了吧。”
    餐桌上死一样的安静。
    除了陆承,另外两个人都停了动作,旁边的小孩儿也懵懵懂懂的看着大人。
    陆母强颜欢笑:“小承,不要拿这种事情和我们开玩笑。”
    陆承垂下眼舀了一勺粥:“我像在开玩笑吗?这种东西陆求实不是最清楚?喜欢就是喜欢了,情不由衷,不由自主,控制不住。要是现在拦着我,十几年后我也做得出替他养小孩儿的事情来。”
    陆求实脸色黑的发青,愤怒的一拍桌子,正要勃然大骂,陆承已经将放了碗筷,冷静道:“我吃完了,先走一步,你们慢用。”
    他头也不回的离开。迈出家门的时候,听见陆求实在后面掀桌子。
    可能是闹的次数太多了,他心里一点感觉都没有。
    家长会散场的时候,陆承和江岁去吃饭,走廊里又碰到了陆求实。
    父子两跟陌生人似的直接擦肩而过,连招呼都不带打的。
    当时陆承光明正大半揽着江岁的肩膀,江岁还让陆承帮忙拿着成绩单,低头玩着陆承的手机,换在其他家长眼里,是几乎坐定了恋情的样子。
    陆求实竟然真的一点都不在乎,接着公司的电话,扬长而去。
    顾煜目瞪口呆,能把亲子关系处成这样,承哥牛逼,他爸更牛逼。
    江姨妈和江绵是在第二天晚上回来的。
    江天海没跟着一起,他回了江姨妈和他结婚时住的那个房子里,听江绵的语气,是两个人在回来的路上又闹了一顿,他一气之下离开了。
    很多东西没来得及带过来,都是用的邮寄,江岁帮忙去拿寄过来的快递。
    快递在物业都是按每栋每层分的,他找了很久,竟然在里面找到了一个自己的快递盒。
    江岁打电话给江姨妈:“我刚看到一个快递盒,写着我的名字……是你们给我买的吗?”
    江绵跑过去问了一下妈妈,又自己想了一会儿,说:“没有。”
    这时候江岁才注意到盒子上标注的同城快寄。
    是谁寄过来的?
    他想了一圈,一时没个头绪,想了想,直接打开了。
    谁知道,一开封,就是一本厚重的相册,还有一封很长很长的手写信。
    -江岁收;
    包装的很细致,那个字江岁认得,是陆承的。
    他突然心情惴惴,在人来人往的快递站点不知所措。
    明明已经经历过那么多次人的表白,也无情的,冷淡的拒绝了那么多次,但是第一次收到这种手写信,沉甸甸的拿在手里,特别惊喜,也特别惊慌。
    他耐着性子等到回家,开门特别急。
    江绵吓到了,说:“哥你吓我一跳,急着上厕所啊?”
    回应她的是江岁房间的关门声——江岁还落了锁。
    第70章 蘑菇的情书
    江岁:
    斟酌了很久, 不知是否应该给你写这封信。
    我是陆承,城南(防城市第二中学)高一一班的学生,183,16岁, 在初中的时候休过一年学, 城南和城北隔了整整一条街, 错落着各种小商贩。
    你喜欢吃鸡翅包饭,我好几次都看到你和朋友偷偷翻墙出来挤在人群里买, 然后又翻墙回去,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我。
    你是很热闹的性格,也很聪明, 我猜看到这里,你已经知道我要对你说的话,应该会有点不耐烦, 但我还是任性自私的, 希望你能多了解我一点。
    我长相尚可, 家里应该也是有钱的, 但是在我的印象里,家里只有会客厅是亮着灯的,麻将子碰撞时清脆的声音, 和女人聊八卦时不时传来的暧昧的低笑, 可以响一整个晚上都不停。白天很安静,因为我的父亲是个工作狂, 母亲白天睡觉,晚上打麻将或者追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