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页

    他是一个透明人 作者:三道
    第91页
    被擒住手腕抵在床沿更用力地索取。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江遥满脸红潮,谢知谨才留恋不舍般地结束了这个吻,喘息着将额头抵在了江遥的颈窝里。
    江遥第一次发觉谢知谨的气息这么灼热,烫得他微微发颤。
    两人靠在床沿,许久都不能平复呼吸。
    谢知谨的双臂圈在江遥的腰上,这个动作极为亲昵,也足以把江遥禁锢在自己的怀里,不让对方有逃脱的可能。
    电影里的主角叽里呱啦地说着浮夸的台词——
    谢知谨抬起黑黢黢的眼,盯住江遥,沉声问,“我好起来,然后呢?”
    江遥缩了下脖子,不敢回话。
    即使他沉默着,清澈的眼睛也明晃晃地将他的意图写出来。
    谢知谨圈在江遥腰上的力度愈重,微微咬了下牙,“让你去找贺鸣?”
    江遥心突突跳着,他不知道谢知谨是怎么猜出来的,但事到如今,他也说不出否认的话。
    他神情委顿,艰涩道,“我不能再让贺鸣难过了……”
    与贺鸣的通话非但无法让江遥放下贺鸣,反而让他对贺鸣更加牵挂。
    他知道贺鸣还喜欢他,却为了“成全”他和谢知谨选择退出,可如果他真接受贺鸣的“好意”,即使贺鸣不怪他,他也会怪责自己。
    一个人要多狠的心才舍得去伤害一心一意对待自己的恋人?
    何况江遥素来心软,他绝不会对贺鸣那么残忍。
    谢知谨将江遥的情绪变化看个仔仔细细,抿唇道,“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在做戏?”
    “你现在放不下他,不就是最好的证明?”
    江遥听见谢知谨恶意揣测贺鸣,信誓旦旦道,“贺鸣才不是这样的人!”
    谢知谨眼神一暗,“他如果真是什么良善之辈,也不会来蹚这池混水。”
    江遥是块任人搓圆捏扁的软泥,此时却不禁带点薄怒反驳道,“你根本就不了解贺鸣,你凭什么这么说他?”
    谢知谨没想到江遥会如此维护贺鸣,竟到了说一句都不得的程度,声音冷了下来,“那谁了解贺鸣,你了解?”
    从前谢知谨也是用这样冷漠的语气和江遥说话,江遥会觉得对方脾性如此不必介怀,但今非昔比,被珍视过的江遥已经不用为了讨好对方而委曲求全。
    他眼睛猝然红了,抿着唇不说话。
    谢知谨更多尖锐的言语还未说出口,就因为江遥的表情皆化作云烟,他偏过脸吐出一小口浊气,再望向江遥时,带着点生硬道,“你不爱听,我就不说了。”
    江遥瓮声瓮气道,“本来就不应该说……”
    不知道是被江遥噎住,还是又犯病了,谢知谨胸口忽然一口气上不来,他忍过不适,还想说点什么缓解僵硬的气氛,房门却被敲响。
    谢母在外问,“小遥在不在里面?”
    江遥和谢知谨还抱在一起,有了前车之鉴,他慌乱地推开对方,爬起来说,“我在。”
    “你妈妈来找你,让你回家。”
    江遥出来才不到半小时,江母就找上了门——两家人对他们的事情心照不宣闭口不提,但江母还存了能将江遥“扳回正途”的想法。
    “好,我马上出去。”
    江遥整了整被揉皱的衣服,又摸了下自己的唇,确保自己没有不得体的地方,才低头对谢知谨小声说,“我回家了。”
    谢知谨眼疾手快地握住他的手腕,抬眸沉沉道,“是不是没有贺鸣,你就一定会走?”
    江遥已经听见了江母在催促的声音,想把自己的手往回抽,可谢知谨的神情异常执拗,仿若得不到答案就誓不罢休。
    他喉头微哽,慢慢地点了下脑袋。
    手上的力度骤然一松,江遥怕自己后悔,快步地走向门口。
    电影已经播到尾声,正在谢幕,谢知谨虚靠在床沿,淡淡的阴影将他包裹起来,落寞得近乎凄凉。
    门开了又关,江遥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他眼前。
    —
    年十八是a大开学的日子,谢知谨和江遥提前一天回去收拾。
    江母就算再想阻止江遥和谢知谨交往,但终究不可能不让江遥去学校,早九点由江父开车送去入站口。
    江遥想着离开前母亲连句话都不肯和他说,心里很是不好受,这种情况也许会持续很多年,可已经比他想象中要好得多。
    他跟父亲道别,拖着行李箱进入站口,过安检后抬眼一望,在乌泱泱的人群中一眼捕捉到谢知谨。
    谢知谨竟然和他一班车,虽然不是在同个车厢,但也足以让江遥吃惊了。
    从高铁转乘地铁的时候他终于和谢知谨碰上了面。
    到处都是回校的学生,地铁挤得不成样子,江遥和谢知谨没位置坐,缩在角落,有人上地铁时挤了谢知谨一下,他被撞得往江遥的方向扑,两人彻底贴在了一块儿。
    车厢里有人在谈论回校的事情,窃窃私语个不停。
    许是人群过于密集,谢知谨呼吸不畅,下颌线绷紧,手也微微抖着,挨着对方的江遥第一时间发觉对方的不适,想了又想,还是关切问道,“还好吗?”
    谢知谨眼神微亮,嗯了声。
    江遥垂眸看对方蜷起的五指,正犹豫要不要握住时,谢知谨已经比他先一步动作,抓住他的手,借着衣物的遮掩与他十指紧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