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涨奶(微h)

    女配的复仇计划 作者:爱吃肉的十八酱
    第20章涨奶(微h)
    蓝希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在车里,同样的姿势,同样的情况,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让她都以为还是昨天早上刚醒来的时候。
    可是昨天发生的那些荒唐事已经深入脑海,是自己一步步作死造成的,是永远的黑历史!
    “嘶,胸口好胀痛啊!”昨天身上留下的那些情欲痕迹不负存在,白嫩绵柔的双乳经过情欲的浇灌,变大了一圈。
    乳峰上的殷红莓果肿大,硬立如小石子般,即使有白色的乳汁从中汩汩流出了,整个乳房还是无法疏解的胀痛,沉甸甸的。
    自此那次喝了无解的强烈迷情药体质被改造成敏感随时发情,带来了不少好处,自己也很享受,但是为什么让自己一个黄花大闺女涨奶,这迷情药的副作用太强了吧。
    “嗯啊……真是太敏感了!再敏感的我也要挤!”坐起身的蓝希抚上左乳时不小心擦过敏感的莓果,酥麻的电流感传入神经,腿心涌出热流。
    “嘶奥!好……疼……”乳房胀痛难耐的蓝希怕这样下去乳汁无法根本挤出,手上不留情的掐捏着,果然疼痛感代替了酥麻的电流感,柔嫩的乳房留下了可怖的指甲印。
    对着杯子双手用力挤捏一只乳房,香甜乳汁哗哗的挤进杯子。
    “呜嗯!怎么还没完?!太难挤了,好累!”挤了大半杯的的乳汁,手都挤的酸痛了,乳房上遍布触目惊心的指痕和指甲印。结果这乳汁取之不尽般,丝毫没有疏解畅通。
    被耳边细碎的声音吵醒,莫卿睁开惺忪的睡眼,然后在一大早就看到冲击视觉令人血脉贲张的画面:车外的黄色温暖阳光通过前窗笼罩在白嫩的玉体上,为蓝希渡了层金光,圣洁如画。
    可手里令人浮想联翩的动作却打破这份圣洁,被用力挤压着喷射乳汁的乳房,绵乳从削若葱根的十指中溢出,布满汗珠美艳的小脸因为用力泛着诱人的红晕,贝齿咬着殷红的唇。
    血眸泛着幽暗的光泽,“咕咚”喉结滚动,全身的血液涌向某处,狰狞挺立的巨物吹起了要冲锋的号角。
    下一秒看到蓝希自虐式的挤奶,冲动的欲望散去,怒火窜上心头,莫卿从后面一把蓝希抱住,双手按住蓝希的自虐的动作,带着哭音喊道:
    “住手,希儿你涨奶了把我叫起来啊,我帮你挤出来,干嘛这样虐待自己!看这乳房成了什么样子!”
    “你醒了,没办法啊,不要根本不好挤,而且自从胸部涨奶后,身体比之前更加敏感了,碰的碰不得,一碰就特别特别……想要!”
    蓝希燥红着脸说,夹着的双腿坐立不安,现在的她每分每秒都想要,这饥渴程度荡妇都比不上她。
    莫卿听到这些话,没有丝毫的欲望,脑海中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希儿并霸王硬上弓自己及之后的种种发情般的行为。
    恢复记忆后,自己对再次见到希儿欣喜若狂,以为希儿单纯的只被谋害变成丧尸,现在仔细想想根本不是。
    当时的情况肯定是陆宸他们谋害希儿的时候逼她喝迷情药,让人侵犯希儿然后杀掉。以希儿的性格肯定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他们以为希儿死了,万万没想到她幸运的会变成了丧尸还活着拥有意识,又重新恢复成人类。
    可这诡异的迷情药却根本无解,药效的威力是如此的可怕,就算变成丧尸后了也无法摆脱,改变人的体质让人一步步成为没有思想欲望的奴隶。
    如果希儿没有变成丧尸或遇到的不是自己,被药效逼迫下……一股寒意自脊髓升起,莫卿不敢再想下去。
    这么明显的异样,自己应该早些发现的,昨天自己还那么过分用藤蔓玩弄促发了希儿本就敏感的体质。
    暗沉的血眸中满是狠戾,仿佛聚了潭幽深的水,随时都会把人吞噬殆尽。心中此刻仿佛有头暴虐嗜血的凶兽在狂躁着,想杀人的冲动越发难以控制。
    想起之前听到的,陆宸他们在希望基地,丧尸潮即将攻城,算算日子就是后天了,该准备份大礼好好招待他们!
    “对不起,因为我昨天用藤蔓做的太过分了,让你身体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了!”莫卿将头搁在蓝希的颈窝处,鼻头酸涩,眼底心疼与自责交织。
    “你道什么谦啊,这事跟你没关系,照我这个敏感奇怪的体质,涨奶是迟早的事。好了,快帮我把奶挤出来!我现在胀痛死了!”说着转过身面对着莫卿,抓着左乳催促道。
    莫卿动作轻柔的拿开蓝希的手,乳房上触目惊心的伤痕映入眼帘,手想抚摸上去但又怕会增加疼痛。
    蓝希有些好笑的看着莫卿小心翼翼的动作仿佛是再碰什么易碎物品,除了家里外,被人这么心疼的感觉心房暖洋洋的,一把拉住他的手按在胸上。
    “怕什么,大胆用力的挤压啊,你这样根本挤不出的!还是我来……”
    “不,你不要动我自己来,我可以的!”
    害怕蓝希又用那自虐的方式,莫卿焦急的忙喊道。
    手抓上弹性十足滑腻柔软的如豆腐的乳房,这舒服柔软的触感让人不禁沉溺。
    脑海中闪过给奶牛挤奶的片段,我倒是知道如何给奶牛挤奶,给人挤还是第一次,对哦!我可以按照给奶牛挤奶的方式,给希儿挤奶!
    要先湿热敷乳房,使乳腺管扩张,乳汁更有利于挤出。“哈呣,咕咚咕咚……”莫卿刚张嘴含住莓果,香甜的乳汁溢在口中,把乳汁吞咽下去后。
    “咕啾,啾呣,呣哈……”用唾液湿润,灵活柔软的舌头在乳晕来回打转,吐出已经热敷好的莓果时,扯出一条银丝。经过嘴和唾液的热敷,殷红肿大的莓果如早上挂着露水的果子水润光亮的诱人。
    “嗯啊,莫卿,你,哈啊,这是挤奶?!不是吸奶吗?嗯嗯……好舒服!嗯哈……”
    乳房灼热的火辣感被清凉酥麻舒服代替,蓝·奶·希·牛忍不住的呻吟。她好不容易忍耐的情欲海浪侵覆身体,淫液跟失禁般泄出,甜腻的味道散播在空气,彰显着主人的情欲,腿心粘腻的感觉让人很不舒服。
    莫卿吞咽了一下口水装作没看到蓝希泛着淫液的腿心,可实诚狰狞硬挺的肉棒不像主人,张扬着想要的欲望。
    “我这是让希儿更好的挤奶啊!希儿相信我!”
    涂抹开乳房上的唾液,拇指与其余四指分开,分别放置在乳房的根部,从乳房根部顺着乳腺管的方向轻轻按摩乳房,一直按摩到红肿莓果处,反复按摩。然后使用其他叁指托起乳房底部,对着从空间拿出的超大玻璃杯,拇指和食指挤压乳房。
    “啊嗯……要来了……嗯啊……”乳房越发涨热,要喷涌的感觉势不可挡。
    “噗呲——”乳汁洪水泛滥般喷涌的同时,蓝希高潮了,淫液喷溅四射,酥软的身体如果没有莫卿扶着都要倒了。
    另一只乳受到左乳的刺激,喷射的乳汁水柱稍大些,莫卿赶忙抓住。很快超大的玻璃杯也满了,待疏通了双乳,可两颗莓果像关不紧的水龙头一直喷涌,装满了莫卿拿出所有能装的瓶瓶罐罐。
    这惊人的乳量,只能自己上了,莫卿有些头疼的看着还在喷涌乳汁的莓果,舔了舔唇,聚拢两颗莓果“咕咚咕咚”大口吞咽着。
    “啊哈,好舒服,哈呼,头脑晕乎乎的,嗯哼,你堵住了上面的,为什么不把下面的也堵上?!啊嗯,好烫啊!哈啊,好舒服……”
    蓝希用泛滥淫液的穴口去磨蹭炽热硬挺的肉棒,慰藉着被情欲折磨着小穴。
    贪婪的小穴不再满足肉棒简单的磨蹭了,扒开穴口“噗呲”开始捕获享用着猎物的美味。
    泛滥的淫液是很好的润滑剂,一下捅入紧致湿热的穴内,热情的肉壁纠缠着肉棒像热恋中的恋人。
    “呜嗯,咳咳——”被蓝希突然的怎么一下,莫卿被乳汁呛到,看着罪魁祸首,结果人家一脸沉溺情欲的样子。
    这磨人的小妖精,你也给我尝尝你磨人乳房的乳汁吧。
    含住大口乳汁,抓着蓝希的下巴往呻吟的嘴里渡去。
    “呜嗯……咕咚咕咚——好甜!”香甜的味道在口中散开,滋润了干渴的咽喉。
    舔去蓝希嘴角溢出的乳汁,莫卿魅惑至极的说道:
    “甜吧,这是希儿你的乳汁,这么久没喝水了,希儿肯定渴了!这现成的水源不能浪费!”
    “不,不了吧,你喝……呜嗯……”蓝希一脸惊恐的看着莫卿,头摇成了拨浪鼓。
    看着逼近自己莫卿的脸,无奈被迫喝下自己。
    ……
    “嗝!嗝!”终于经过两人的不懈努力,双乳不再溢奶,就让两人的肚子受苦了,不停的打着奶嗝。
    双乳不涨痛了,贪吃的小穴满足了,蓝希如只吃饱喝足的小猫躺在莫卿怀里。
    “对了,莫卿,你还记得你家在哪里吗?你记得父母吗?”
    蓝希想到自己又强大了不少的异能,莫卿跟着肯定受益不少,记忆肯定也恢复了。
    之前还在想如果莫卿恢复记忆了就分道扬镳,但是因为这敏感的体质,都水乳交融这么多次了,自己不能单纯的把他当做炮友了。
    而且莫卿对自己这么好,自己好像也喜欢上他了,无论什么方面作为男朋友他是最佳人选,更何况自己还有怎么磨人的体质,更不能放过了!
    “……嗯,我没有父母,妈妈在我四岁的时候被酒鬼父亲活活打死了,后来父亲也死了……我没有家人也没有家了,希儿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莫卿沉默半天最终决定还是坦白,说了家里情况,酒鬼父亲的死因没细说,因为是他十岁的时候杀死的,这不能让希儿知道。
    听到莫卿悲惨的家庭遭遇和他那布满恐惧和哀求的眼神让蓝希的心如被针扎般。
    “傻子!我怎么可能会赶你走,你就算想走我也不会放你走了!你要对我负责一辈子!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我喜欢你!做我男朋友吧!”
    从来都是被追求告白的蓝希,主动对人告白,她还是第一次,心中充满紧张不安,不敢对视莫卿的眼睛。
    作者有话说:
    不好意思断更了qwq昨晚写着写着就睡着了!没写完今天花了一上午才写完,这是补上昨天的,晚上发今天的。
    --
    第20章涨奶(微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