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缘分

    女配的复仇计划 作者:爱吃肉的十八酱
    第21章缘分
    “!!!”莫卿瞳孔骤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自己没听错吧,希儿说喜欢自己,要自己做她的男朋友!!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巨大的喜悦和浓烈的幸福感如海浪涌上莫卿的心头。
    蓝希看着半天没反应的莫卿,羞涩的脸顿时煞白起来,失落、难过的感受让心被撕扯般疼痛,几乎都难以呼吸。
    是我自做多情了,莫卿都恢复记忆了,先不说有没有喜欢的人。就算喜欢,怎么可能会喜欢上我这么淫荡的女人,说着不放过他,可别人真的拒绝了,我怎么好意思强迫别人。
    我肯定是因为这段时间产生了吊桥效应,误以为喜欢上莫卿的,可这令人窒息的疼痛感是怎么回事……
    “你别说了,是我自做多情了,你别当真……呜嗯!”
    莫卿是没想到自己太过欣喜而愣神的这刹那,心思敏感的蓝希误会自己了,刚要说话就被她打断,下一秒听到蓝希的话,从天堂掉回地狱。
    强烈的愤怒和委屈占据心头,二话不说用用嘴堵住蓝希再说出些伤人的话。
    蓝希话还没说完便被自上而下压过来的冰凉唇堵住了半张的口,鼻间是彼此的气息,下唇被吮吸舔弄到发麻。
    略长滑腻的舌头在她口中游鱼般肆无忌惮的巡回游走,舌尖滑过每颗贝齿,上颚被来回的打转,像在巡视标记自己的领地一样流窜掠夺着一切能被勾起的东西,攻城略地。
    耳边似传来海妖的魅惑声音:“乖,把舌头伸出来!”
    大脑空白一片的蓝希不由自主的伸出黏连着唾液的小舌来,伸出口的瞬间就被狩猎已久的野兽掠夺,被莫卿拖入口中大力的吮吸,被湿热宽大的舌头捕获纠缠,唾液交融,凶猛的动作像是要把蓝希吃掉般。
    仅仅只是个接吻,就带来了头皮发麻的快感,头脑晕乎乎的,耳边只听到舌与舌之间纠缠的水声,身体酥软再次袭来熟悉的感觉。
    莫卿搂抱着完全靠在自己身上的蓝希,神情餍足的移开唇,牵扯出黏连的银丝,舔去断落在蓝希嘴角的银色。
    “呼哈……呼哈……”蓝希像刚跑完一千米样,粗重的喘息声连连
    手指摩挲着蓝希红肿的唇,总觉得少了什么,一口咬上下唇般,留下明显的牙齿才满意。
    “嘶痛!莫卿,你咬我做什么!”蓝希晕乎的神志一下被痛醒,突然脖颈间湿润起来让她一愣。
    “你这个骗子!刚刚说的话你就是泼出去的水,怎么能不算数!!亏我那么高兴!呜嗯,你个玩弄我感情的负心汉!偷走了我的心玩弄了我身子,呜呜……”
    莫卿的泪眼婆娑,哭的身体一颤一颤的,像个委屈至极的孩子。原本莫卿打算装可怜,结果说着说着就想起了第一次见到蓝希喜欢上她和表白被拒绝的那些回忆,酸涩痛楚委屈各种复杂情绪交织如浪潮铺天盖地的袭来,变成了真哭。
    记忆里总是母亲的哭喊求饶声和人渣父亲殴打谩骂声,母亲越哭被打的越狠,自己哭的时候也是一样。
    自那时起,他知道眼泪是最没有价值,是懦弱无能的表现,告诫自己流血不流泪
    可在面对心爱之人,有过她的一切时,就变得无比敏感和脆弱。原本以为练就成坚硬无比的心房,有了块柔软的地方。
    第一次哭是自己和蓝希表白被拒,想不通陆宸除了家世到底哪里比自己好!打完黑拳遍体鳞伤的潜入蓝希的房间,坐在地上看了她的睡颜无声的哭泣纠结了一晚上。
    母亲临终前告诉他不要像人渣父亲一样,但自己又无法忍受自己心爱的人喜欢别人,杀人、囚禁的想法蠢蠢欲动。最终莫卿选择了听从母亲的遗言,自卑和母亲的遗言让他把爱意藏在心里默默守护着她。
    第二次是没保护好收藏有蓝希照片的手机,眼睁睁的看着手机被丧尸踩的粉碎,自己却无能为力。
    第叁次就是这一次,好不容易等到了心爱之人的告白,以为自己得偿所愿了,结果你告诉我这只是黄粱一梦!
    “不是的,我说喜欢你,要你做我男朋友都是真的,比珍珠还真!没有骗你!莫卿我刚刚看你半天反应,以为是要拒绝我。所以我才说那些话的!”蓝希拿出手帕擦着莫卿哭的稀里哗啦的脸,忙解释道,都怪自己搞了一个乌龙。
    “嗝!真的嘛?!你没有骗我?那你再说一遍!”
    “真的!你给我听好了!我——喜——欢——你!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
    蓝希表情是前所未有严肃认真,盯着莫卿的眼睛表白时一字一字的说。
    “我当然愿意,非常愿意!”
    弄清了误会的莫卿几乎按耐不住那阵在胸腔中因狂喜而引发的疯狂冲撞的肆虐欲,低垂下眼帘抓着蓝希的手小鸡啄米般的疯狂点头,眸中禁锢的凶兽嘶吼咆哮着,几乎要撞破那牢笼狂袭而出,将眼前之人拆吃入腹,片甲不留。
    莫卿拉着蓝希下了车,神神秘秘的对她蓝希说:“希儿,你先闭上眼睛,在这里等会儿,我有东西给你看!”
    莫卿开始整理自己的仪表仪容,拿出空间之前收集的镶嵌着巨大颗白色钻石的戒指,没有花?打个响指,地上窜起几条长着红色花的藤蔓,聚成一束花后拿在手里。
    一切准备就绪后,莫卿从车后走出单膝跪在地上。
    “希儿,现在睁开眼睛吧!蓝希,我喜欢你!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扑通扑通——”蓝希刚一睁开眼睛就被眼前的一切既震惊又感动,没想到莫卿会给这样的惊喜。
    莫卿换上了黑色的西装,黑色西裤包裹着修长的双腿,将黑色的头发向后梳,露出了光洁的额头,洋溢着成熟稳重和魅力,白皙的脸庞,周身的温柔和幸福柔和了棱角分明的冷峻。
    长长浓密微微颤动的睫毛如蝶翼般,那双干净纯粹的血红眼眸凝聚着化不开的浓重爱意,一对上那双眼眸如被吸入了漩涡般无法动弹。高挺的鼻梁下是带着微笑弧度的殷红薄唇。
    蓝希心房间仿佛有头小鹿横冲直撞,心脏的跳动声震耳欲聋,答应他!答应他!脑海中回荡的声音说道。
    “我——愿——意——”双手的接过那束,伸出手来,莫卿会意立马拿出钻戒颤抖给蓝希带上,并在手上落下一吻,这次他终于如愿以偿的听到这句话了。
    “太好了,希儿你这次终于答应我了!”莫卿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把蓝希公主抱起来转圈。
    “好了,停下来,莫卿,我头好晕!”蓝希头顶冒着金星,被放下后揪着莫卿的衣领质问道。
    “莫卿,你刚刚说‘这次’是什么意思,难道之前你也向我表过白?”
    “你不记得了嘛?也对,当时的你收到表白数不胜数,更何况你当时满心只有陆宸,不记得我也情有可原!”莫卿酸溜溜的说,一提到陆宸眼底翻涌着嗜血。
    “那你还记得小时候收留了一个小男孩吗?当时因为他的酒鬼父亲赌博欠了九十八万的债,仇家差点打死他,你救了他不仅替还清债务,还收留了他一段时间!”
    “什么,我们还是高中同学?!等等,我记起来了!原来你就是那个小男孩啊!你当初为什么不告而别!!”
    蓝希终于想起了莫卿是谁了,眼前的莫卿和二十年前脏乱不已浑身伤痕的小男孩的身影重合。
    二十年前:
    蓝希一家开车来到乡镇去拜访的外公外婆。
    路上突然窜出一个小男孩,司机连忙
    “刹——”,“啊——”突然的急刹车让蓝家人身体猛烈前倾,好在都系好安全带,没有受伤。
    “啊,老爷夫人少爷小姐对不起啊!你们没事吧!刚才是前面突然冲出一个小孩,一群大汉正在殴打他。”司机大叔连声道歉。
    “叔叔,您说那群人在打小孩?!太可怜了!妈妈爸爸!我们快下车帮帮他!”蓝希催促着蓝父蓝母。
    “好好,爸爸妈妈这就和你下去帮他!”
    蓝家人全部都下了车,看到一群大汉围在一起拳打脚踢,蓝父怒吼:“住手!”
    这群壮汉停下手里的动作,其中拎起成了血人的小男孩,“又是一个多管闲事的!”
    原本凶恶不耐烦的神情在看到来人后,先是被蓝家人超高颜值惊叹到,男俊女美孩子如精致的洋娃娃般。
    然后又看到蓝家人穿着打扮不俗,旁边的车竟然是劳斯莱斯!!
    脸色大变,对着蓝父点头哈腰,对着自己的嘴啪啪不留情的打了几下:“啊,我这嘴该打,对不起,我脾气没控制好!”
    “你们为什么打这个小男孩?”蓝父好奇这个小孩到底是做了人神共愤的事,以至于被打成这样!
    “他老子在我们赌场欠了九十八万的债,不能老子死了就这么算了,父债子还,而且他老子把他卖给我们了抵债的。就算拿这小子抵债也还不起债!
    勉强凑合,结果这小子不认账,叁番五次逃,好不容易抓到的,还咬伤我几个兄弟!所以我们才这么教训他的!”
    “这可怜的孩子,都说虎毒不食子,结果这狠毒的父亲这么对自己孩子,自己死了倒是轻松,可这留下这一屁股债!太可恨了!再怎么样,也不能把孩子打成这样啊!”蓝母也是为人父母,看到这小孩这么悲惨的遭遇,心如刀割。
    “你们太残忍了,竟然这样对待一个小孩子!你们快把他放下!不赶快送到医院,他是会死的!”小蓝希看着不知是死是活的小男孩,胸口发闷,眼睛酸涩很想哭。
    自己在爸爸妈妈宠爱下,每天过得很开心,认为天下所有的父母都是爱自己的孩子的!
    直到遇到这个小男孩,这个没有了爸爸妈妈,还被爸爸卖了的小男孩该是多么伤心痛苦。没有人救他,真的会死的!
    “哎,这位小小姐,我说的已经很明白了,他老子用他抵债的,怎么能放了!”
    “九十八万!我替他还了!”蓝父撕下发票丢给壮汉头子……
    壮汉头子一听这话,眼珠咕噜转,不愧是钱人,真是有钱没处花,说不定可以宰他
    “这小子的老子还额外欠……啊——”
    话还被说完就被蓝父一脚踹倒,“老大!”其他壮汉想动手,却被司机几下打倒,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司机可不是单纯的司机,他是名退伍军人,兼具保镖的保护工作。
    “爸爸妈妈,我们帮他赶快送去医院吧!”
    “好!”蓝父丝毫不建义小孩的身上的血渍,抱起来进入车内,然后前往了医院。
    尒説+影視:po1捌mo.com
    --
    第21章缘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