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缘分(下)

    女配的复仇计划 作者:爱吃肉的十八酱
    第22章缘分(下)
    “草他妈的,竟然敢打老子!有个臭钱了不起啊!”壮汉头子吃力的爬起来,对着远去车影啐了口痰。
    “老大,虽然那小孩没了,还好有钱!”
    小孩,钱!我要让你们付出沉重的代价!壮汉头子看着小弟手上的支票,一个歹毒的念头升起。
    “什么钱!我们可没看到啊!有人抢了我们的商品,这不仅是断了赌场的财路,而且还把钱爷的面子往脚下碾压,我们得赶紧告诉钱爷,好好教训他们!”
    小弟们刚开始还发懵,后来反应过来连声喊道:“老大厉害!”
    如果有重来的机会,壮汉头子一定不敢再这么做了,可惜没有如果。
    路上:
    “呜呜,爸爸,他是不是要死了?留了好多好多血!”
    车子里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看着成血人的小莫卿,自己养的小宠物死了,小蓝希都要哭好长时间,这么直观的看到活生生的人这样的惨状,恐惧和心疼交织在一起。
    好吵啊!原来在地狱也是这么吵的嘛……昏迷中小莫卿被小蓝希的哭声吵的眉头一皱。
    “乖希儿,不哭啊!他不会死的,他鼻间还有气息呢!爸爸会马上就会送到医院的!老陈,开快点!”
    “好咧!老爷夫人小姐少爷你们坐稳了!”
    “对啊,妹妹,别哭了!你要相信爸爸说的话,爸爸不会骗你的!”
    小蓝希被蓝父抓着手感受到鼻间微弱的气息和家人的安慰渐渐停下了哭声。
    “希儿擦擦泪,看你哭的跟花脸猫一样!”蓝母心疼的拿手帕擦着小蓝希哭成花脸猫的脸。
    司机连闯好几个红绿灯,终于到了市中心医院。
    “医生快来!救救这个孩子!”
    前台的护士蓝父怀里一团小血人吓坏了,忙叫医生护士过来,送入急救室。
    “这孩子怎么伤成这样,身体多处骨折,严重营养不良,你们再晚点送来就没命了!
    看你们穿着气质不凡,可身为父母,怎么能这么虐待自己的孩子!这可是犯的故意杀人罪!这可是条鲜活的生命啊!”医生从急救室出来,明显误会蓝父蓝母劈头盖脸骂了一顿。
    “不是的!这个小孩不是爸爸妈妈虐待的!反而是爸爸妈妈从虐待他的那些人手中救了他!”
    小蓝希见不得别人这么说自己的父母,更何况这还是误会。
    医生一愣顿时面红耳赤,知道自己骂错,连声鞠躬。
    “没事,你这么说的确对,这么对一个小孩子的确是犯法的!这种人不抓紧牢里怎么能行!”蓝父并不在意,附和道。
    赌场:
    “暝爷,饶命啊!小人不知道是您,得罪了您,真的不是有意的!让我吃再多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得罪您啊!是这些蠢货不认识您得罪了您,您说给的支票我也不知道啊,知道了也不敢收您的!
    我也是才知道这群蠢货私吞了您给的支票啊,这些蠢货随您处置!求求叁爷放过我!”
    赌场场主钱满贯和前几天虐打小莫卿的那些人跪在地上,他的肠子都悔青了,当时那些人鼻青脸肿回来时,说有人没给钱抢了拉去黑市贩卖的商品。
    嗜钱如命的钱满贯当场脸色黑如铁,眼神阴鸷,自己的钱不仅打了水漂,最重要的是在这里那么多年了,警察都不敢招惹自己,竟然有人不知天高地厚的招惹自己,不把你们全部拉去黑市卖了,难解心头之恨。
    一查监控看清那人是谁时,两股颤颤,冷汗如雨,唇上下翻动半天说不出话,气的恨不得两眼发黑差点昏过去。
    一旁的人连忙扶住:“钱爷你怎么了?!”
    钱满贯深呼吸了几口气,怒火从口中喷涌而出:
    “你们这群蠢货竟然招惹的是混黑白两道的暝爷!老子要玩完了!被你们害惨了!他不找我们麻烦就是上天保佑了,你们吃了熊心豹子胆去招惹他!”
    “砰——”一个人神情慌张的闯进办公室,“钱爷,大,大事不好了!一个自称暝爷的人带着一帮子人冲进赌场砸场子了!”
    “砰——”还没等钱满贯说话,蓝父带着一帮子人冲进办公室。
    “钱—万—贯—!”蓝父的声音似索命的无常,让钱满贯脊髓阵阵发凉,不停的吞咽着口水。
    “暝,暝爷,您快请坐!来人!快去拿我上好的茶叶来!来,暝爷,抽烟。”
    蓝父坐在了办公椅上,摆摆手拒绝钱满贯递过来的烟,开门见山的说:“钱满贯,你真是好大的胆子,敢骗老子的钱!老子可是查的一清二楚,那小孩的父亲欠的钱你们明明早就赚回来!没必要逼着这小孩不放吧!”
    “这,暝爷,小人没有骗了您的钱啊。他父亲可是用他来抵债了,怎么能放过呢,这可是赌场的规矩……”
    明显看着装糊涂的蓝父不想听他废话,一挥手。“喀嚓——”蓝父带来的兄弟们举起了枪对着钱满贯的脑袋。
    钱满贯“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突然一股尿骚味传来,一看他吓尿了裤子。
    “暝,暝爷,饶命啊!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小人这就把那些蠢货叫过来!”
    很快,壮汉头子和他的几个兄弟被带了进来,壮汉头子看着跪在地上的钱满贯和周围拿着枪的这些人,一个个脸煞白,心“咯噔”一下,知道这些踢到硬板了!
    “你们这群蠢货是不是拿了暝爷的钱了?!快交出来!!你们竟然敢瞒着我乱收钱!叫放过那个小孩子,你们非要抓着不放!”
    “钱爷,不是您……”
    “住嘴!我什么叫你做这些事了,你们可别拿的名头乱说乱做!”
    钱满贯看到壮汉头子他们之后,借此把不敢对蓝父发的怒火全部泄愤到壮汉头子他们身上,还把事情也推给了他们。
    蓝父揉着太阳穴,耐心已经降到了极点,他还要赶着回去陪自己的宝贝女儿呢。
    “给我砸了这赌场!!把他们贩卖黑市去!!”
    “是!”  ,“饶命啊——”,“砰砰——”惨叫声随着几声枪声响起而消失。
    在这片地区为非作歹多年的地头蛇在熊熊烈火和一片欢呼声消失殆尽。
    医院一个星期后:
    我,我还活着?这是在哪?小莫卿缓缓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小莫卿对于自己还活着心情很复杂,杀死酒鬼父亲并不能够解脱,想杀死酒鬼父亲蓄谋已久了,得知他把自己卖给了赌场抵债是一根导火线。
    赌场根本就是个黑心赚血钱,最开始给你给甜头尝尝,你尝到甜头后就继续赢更多,输了又想着赚回来,没钱了赌场借钱让你赌,你完全上头陷入泥潭中。
    开始让你还债时,你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欠下了巨款!没钱还可以拿命还!
    这条小巷子也有几个人也赌博欠债,搞得家破人亡不说,死了也不能安生,尸体被拉去市贩卖。欠债人不想死,除了还钱外,也可以找人替死。
    想通过报警求救是不可能的,先不说赌博不受法律保护,开赌场的幕后者可是混黑的,是这块地区的地头蛇。
    酒鬼父亲死后的当晚,小莫卿还没来得及处理现场,赌场的那些人带着家伙踹门,没想到那些人催债催的这么急!幸好在门被砸开前自己机灵躲到床底下。
    隐约间听到那些人看着死去酒鬼父亲说了句“死了省的我们动手”,“贩卖器官”,“小孩”……
    原来赌场的人并不打算放过把小莫卿抵债的酒鬼父亲,然后那些人就开始在房间翻箱倒柜,没有找到值钱的和小孩,骂骂咧咧把酒鬼父亲的尸体拖走。过了好久了,小莫卿才敢从床底爬出来。
    小莫卿就开始计谋着怎么躲避赌场的追捕,可他一个七岁的小孩怎么玩得过抓人经验丰富的那些人。
    很快就小莫卿被抓到了,被抓到黑市前,因为出色的样貌觉得就这样弄死拉去黑市贩卖太可惜了,打算把他卖到奴隶拍卖会。
    小莫卿被单独关在笼子里,自被抓起他就无时无刻想着怎么逃跑,他的确制造了机会逃跑了,第一次被抓回来后,看的越发严实逃跑也越发难。
    这是第叁次了,彻底惹怒赌场的人,原本顾及着怕弄残了他不好卖,现在打消了卖到奴隶拍卖会的计划,拉去黑市贩卖器官,不在乎死活了,只要器官没破损。
    他不怕死,但怕死了自己的尸体被这些利用,他不甘心!活着又跟死了没两样,被这群吸血蛭缠上,被卖到奴隶拍卖会以后的日子生不如死。
    现在他被人救了,只是苟延残喘一段时间,赌场的那些人根本不会放过自己的,救的了一时又救不了一世。再说了这世界上哪有这样的慈善家,就算有,肯定是企图什么。
    “啪嗒——”开门声响起,蓝母带着小蓝希兄妹俩走进病房,拉回了小莫卿的回忆。
    “啊,你终于醒了!你都昏迷了一个星期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小蓝希欣喜看着醒来的小莫卿。
    什么,自己都昏迷了一个星期,住医院那么贵,这段时间该要花多少钱啊,人渣父亲欠债不说,现在又要欠债了……自己不能再住下去!
    想到这小莫卿吃力的想要坐起来想下床,可全身打着石膏根本动弹不得,这是要被迫住院了,他们的这份恩情自己到时候一定会还的!
    “……谢,谢谢你们救了!”莫卿刚一张嘴都被自己的声音吓到了,沙哑的声音几乎以为是年迈的老人。
    “来,你先喝口水润润嗓子!你的情况,我的爸爸妈妈都知道了,也帮你还清了钱,你不要再担心那些坏蛋欺负你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
    小蓝希主动得拿水喂给莫卿喝,小嘴跟机关枪一样叭叭的说个不停。
    听到蓝家人帮自己还清了债务,小莫卿瞳孔骤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原来世界还真的会有人帮助自己,可到底图什么?!
    还沉浸在震惊中的小莫卿对于小蓝希问的那些问题一个都没回。
    “希儿,这孩子才刚醒来,还需要休息,你这小嘴说个不停,吵到人家了!你晚点再问好不好。”
    蓝母好笑的看着小蓝希像个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
    “对啊,妹妹,你这么关心别人,哥哥可要吃醋了!”小蓝言装作不高兴皱着眉头说
    被蓝母和哥哥打趣的小蓝希小脸“蹭”的变红:“对不起!我话太多了!现在就住嘴!你好好休息!”
    小莫卿看着小蓝希和蓝母他们之间的相处,心中不禁产生了一丝羡慕。
    作者有话说:
    迟来的补更,更文的时候改了前一章的一些问题,时间改为了十叁年前,莫卿改成七岁,欠债改为九百八十万。
    --
    第22章缘分(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