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到底谁狠毒

    女配的复仇计划 作者:爱吃肉的十八酱
    第24章到底谁狠毒
    夜晚,小莫卿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不敢闭上眼睛,生怕再睁开眼睛这些都是做梦。
    好想见蓝希,想见她!!毫无睡意的小莫卿迫切的想去见到小蓝希,明明睡觉前还互相说着晚安,可现在却让他有种世纪之久。
    突然发现自己很贪婪,明明有眼前这些该知足了,可他现在不自知的想和小蓝希睡觉。
    小莫卿拿着枕头打开房门,来到小蓝希的房间门前,她还没有睡,门缝里透出了光亮。
    小蓝希正在看儿童读物,突然听到房间门“砰砰”的响,感到很奇怪打开门一看,竟然是小莫卿!他手里抱着小蓝希送给他的哈士奇玩偶。
    “莫卿,你怎么了?是不是睡不着?”
    “对,蓝希,我睡不着。我,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睡。”小莫卿抬头看着比自己高一个头的小蓝希说,此刻他的心忐忑不安,害怕小蓝希拒绝他。
    虽然小莫卿已经七岁了,可长期的营养不良让他像个四五岁的。
    “当然可以了,来,快进来吧!你要不要听故事,我给你读故事听!”
    小蓝希看着瘦弱的小莫卿和他那双带着祈求的眼睛,怎么忍心拒绝。再说了,小莫卿是弟弟,身为姐姐要好好照顾弟弟。
    “你不觉得我过分吗?明明你们给我精心布置了房间,可我还任性的和你挤床睡。”
    “没有啊,莫卿你的做法我非常理解,我偷偷告诉你,我也经常跑去爸爸妈妈房间和他们睡觉。哥哥六岁的时候就开始一个人睡了,可我九岁了还经常跑去和爸爸妈妈睡,你不要笑话我。”
    说话间的热气让小莫卿耳朵发烫,鼻间阵阵传来小蓝希身上散发的奶香,她有晚上喝牛奶的习惯。
    这么过分的要求你竟然都答应了,会让我忍不住提出更过分的要求的。我好喜欢你啊,怎么办,你为什么这么好!
    小莫卿紧挨着小蓝希靠坐着柔软带着她馨香味道的公主床,没有什么能比和小蓝希一起睡觉,更让他幸福感爆棚的了。
    耳边传来小蓝希轻柔的读书声,听着听着,眼皮像有千斤重一般睁不开。
    睁开眼睛是小蓝希可爱的睡脸,小莫卿才发现这一切都不是在做梦。
    通过这次后,小莫卿每天晚上都和蓝希一起睡觉。
    “希儿妹妹,我们一起去画展吧!”陆宸再一次来到蓝家找小蓝希。
    “很抱歉,陆少爷,小姐不在家。小姐和莫少爷他们出去野餐了。”蓝家管家说道。
    “这样啊,我就先回去了。管家叔叔,等蓝希回来了,您跟她说一声,让她打个电话给我,我好下次约蓝希去看画展。”
    走出蓝家的陆宸脸色突变,阴沉着脸,眼底翻涌着怒火。
    又是莫卿!他算哪门子少爷,不就是个无父无母的野孩子!自从他来了,之前到哪都要跟在自己身后的蓝希,现在注意力全部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在家一直等着小蓝希电话的陆宸,随着时间的流逝不耐烦起来。
    “叮铃铃——”电话铃声响起,陆宸迫不及待的接听。
    “喂~陆宸哥哥,我听管家叔叔说你要约我去看画展,很抱歉啊,我去不了了。我们下午的时候就看过画展了。要不你和哥哥去看吧,哥哥正好没去看……”
    “没关系,你下次玩的时候一定记得带上我!嘟嘟——”
    “啪——”陆宸把手机砸在床上,心里的气怎么也消不了,“莫卿!这个阴沟里的小老鼠,脸皮真厚!警告多少次了一点自觉都没有!该回哪去就该回哪去!这是你逼我的!”
    一个恶毒的想法在陆宸的脑海中油然升起。厌恶嫌弃穷人的他怎么也没想到以后的自己会喜欢上家庭贫困的女孩子。
    “真是奇怪,宸哥哥怎么都有时间和自己玩了?以往都是找哥哥的!不想那么多了,莫卿我们继续读故事!”
    “好!”小莫卿乖巧的坐在床上,在蓝家休养了一段时间,原本瘦黑的他丰润白嫩起来。
    那个陆宸又要来打扰我和蓝希了,真讨厌!那么大孩子了还不要来缠着小孩子玩,真想让他永远和酒鬼父亲一样永远闭嘴。小莫卿眼底翻涌着黑雾。
    小莫卿很厌恶这个陆宸,对其厌恶程度与那个酒鬼父亲一样。不仅因为他总对自己恶语相向,让他离开蓝家,离开小蓝希;更重要他要和自己抢小蓝希!
    可要对他下手是不行的,蓝希喜欢他,蓝阿姨和他的妈妈关系不一般,而且陆阿姨人也很好。
    对了,我还不知道蓝希更喜欢谁,小莫卿突然问道:“蓝希,在你心里有没有更喜欢的人?”
    蓝希认真思考掰着手指数道:“你,爸爸妈妈,哥哥……你们所有人我都喜欢,嗯……好难选啊!不过真要选我更喜欢莫卿!”
    “我也更喜欢蓝希!最最喜欢蓝希了!”听到小蓝希说更喜欢的是自己,小莫卿兴奋的环住她的小胳膊,开心的嘴都笑到耳后根了,眼睛笑成了月牙。
    哼,陆宸你在蓝希心里喜欢排行榜现在可是倒数第一!
    小莫卿记得第一次见到陆宸的时候:
    “莫卿,这是邻居哥哥陆宸,也是我哥哥的好朋友。我妈妈和陆阿姨是非常好的朋友,我非常喜欢和宸哥哥玩!宸哥哥,这是我的好朋友莫卿!以后我们一起玩吧!”
    小蓝希拉着莫卿的手,介绍来家里找哥哥的陆宸。
    容貌俊美的少年皮肤白皙,穿着黑色西装马甲打着红色领带,内搭白色长袖,黑色西裤和黑色长筒靴包裹着修长的腿,全身散发着矜贵气质。
    小莫卿看到陆宸的那一刹那,再加上听到小蓝希说非常喜欢他。脑海中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浓烈的危机感让他不安的攥紧和小蓝希相握着的手。
    “原来你就是莫卿啊!我可才不和小孩子玩!”
    “可我也是小孩子啊!宸哥哥,也不要和我玩了吗!”
    “希儿妹妹不一样!”
    这是他们的初次见面,陆宸上下打量的目光仿佛看透了自己肮脏可怜虫的本质。
    第二次是在蓝家花园,小莫卿一个人在花园里闲逛时,碰到了陆宸,对他的恶意毫不掩饰。
    “喂,你身上的臭味在老远就闻到了,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在蓝家后,穿的人模人样就可以忘记你肮脏可怜虫的模样吗!
    太可笑了,叔叔阿姨收留你,还不是因为同情可怜你,你还不知道吧,因为你让叔叔阿姨都被嘲笑了,希儿妹妹被别的小朋友讨厌了。你无父无母,肯定也是因为你!识相的赶紧离开吧!”
    小莫卿全身的血液被凝固,当头一棒,
    自己被说无所谓,酒鬼父亲的确是因为自己,可蓝希及叔叔阿姨因为自己……
    看着小莫卿陷入自我厌弃中,陆宸满意的走开。
    承认自己很自私很坏,就算说的是真的,我还是想留着蓝家,留在蓝希身边。我会证明给你们看,收留我不是污点,尽我所能,回报蓝叔叔和蓝阿姨。
    小莫一扫心中的阴霾,明亮透彻的乌黑眼眸燃起了斗志的火焰,更刻苦学习了,帮忙打扫,给蓝父蓝母端茶倒水……
    蓝父蓝母和蓝家上下的佣人都很喜欢小莫卿,夸赞不绝。甚至陆母都喜欢上了小莫卿,要说做干儿子。
    “那个臭虫,哪里好了!连妈妈都夸他!到底有没有我这个儿子了!”陆宸气的在房间乱摔东西,原以为能利用小莫卿自卑敏感逼走他,结果起了反作用。
    去蓝家找小蓝希,她要么不在家和莫卿出去玩,要么在家的时候就是陪着莫卿玩,约蓝希一起出去玩的时候也带着莫卿。
    以前的叁人组被迫加了一个人,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莫卿,算什么东西!小蓝希和小莫卿玩耍嬉笑的画面怎么看怎么刺眼。
    小莫卿抢走了自己身边所有人的关注,他就像一根刺插进了陆宸的心脏上,一天不拔就会痛苦不堪。
    想过联合妹控蓝言逼走小莫卿,结果蓝言一句“妹妹喜欢他,妹妹开心就好!”
    终于陆宸再来蓝家时,蓝希正好也在家,不在是白跑的陆宸欣喜不已:“希儿妹妹……”
    陆宸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小蓝希打断,“宸哥哥,你找我哥啊,他正在楼上。哥哥——陆宸哥哥找你玩了!”
    蓝希以为陆宸是来找哥哥的下意识的帮他喊了蓝言。
    面露盈盈笑脸的陆宸顿时僵着脸,强忍着怒火,深吸一口气,对着小蓝希说:“我不是来找蓝言的,我是来找你的!”
    “哦,宸哥哥找我有事吗?莫卿,味道怎么样?”小蓝希喂给小莫卿一块蛋糕,刚刚和小莫卿一起做的蛋糕。
    “好吃!非常好吃!”突然感受到刺眼的目光的小莫卿白了陆宸几眼。
    “希儿妹妹,这个蛋糕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啊,你不是很喜欢宸哥哥嘛,可不可以也喂给宸哥哥尝尝?啊——”陆宸嫉妒的看着被喂食的小莫卿挑衅自己,怒火”刷窜起,凑到小蓝希的身旁张着嘴。
    真不要脸!小莫卿被陆宸的无耻行为震惊到了。
    “哈哈,宸哥哥跟小孩子一样!”小蓝希拿块要去喂陆宸。
    “阿呣——”快要喂到嘴里时,突然出现的蓝言截胡一口吃掉,“我这个正牌的哥哥都没吃到妹妹亲生喂的,你这么能比我先吃!”
    “你,蓝言,你……”被蓝言突然搞得这么一出,陆宸瞪着眼睛气的指着他半天说不出话,更别说一旁的小莫卿憋笑的样子,火上浇油。
    蓝言却一脸无辜,奇怪的看着生气的陆宸:“我怎么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样子,以前怎么没有见你火气那么大?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我是来送生日宴会邀请函的。”陆宸放下几张邀请函,特意加重生日两字。
    生日宴会当天:
    蓝父蓝母带着兄妹俩和小莫卿来到陆家,他们的到来,迎来了宾客们的关注。
    “那就是蓝家收养的孩子?要不是知道他是收养的,我还以为是他们家又生了一个呢!”
    “对啊,我家儿子跟这孩子一个班,这孩子下学期才来的,有上学期没读,以为会跟不上,结果次次都能得满分,班里老师都很喜欢各种夸!比我各种拿各种补习的儿子聪明争气多了!
    之前羡慕他们儿子女儿,现在又羡慕他们的养子。他们在哪收养的,羡慕死我了,我也想收养一个这样的!”
    ……
    小莫卿头一次参加宴会,面对众人的目光和议论,丝毫不怯场,仿佛那家少爷般。
    白嫩滑腻的小脸,浓密的长长睫毛如扑闪的蝶翼,明亮透彻的乌黑眼眸,高挺的鼻梁下粉嫩的唇,黑色背带短裤内搭白色的短袖系这红色的蝴蝶结,白色长筒袜黑色的皮鞋。
    牵着的小蓝希白皙的皮肤,闪闪发光仿佛会说话的眼睛,秀气的鼻子,饱满的小嘴。穿着粉色的公主裙,扎着可爱的丸子头带着珍珠。
    “希儿和小莫卿真是一对金童玉女啊!太可爱漂亮帅气了,让陆阿姨抱抱亲亲!”陆母抱住小蓝希和小莫卿,各亲一下。
    “各位亲朋好友、各位来宾,欢迎大家来参加犬子的十二岁生日宴会……喜欢大家吃好喝好!”
    繁华热闹的宴会大厅里,灯火辉煌,觥筹交错,酒香从碰撞的玻璃杯里溢出,飘散在喧哗的人群之间。
    “啊——”端着酒杯的女佣不小心撞上了小蓝希,盘上所有的酒当头淋下,小蓝希被撞倒在地,她的头发和衣服都湿了。
    “啊,蓝希!你的头发和衣服都湿了……”小莫卿赶紧扶起小蓝希,恨不得刚刚撞倒淋湿的是自己。
    “你到底长不长眼睛,我们就站在这里不动,你也能撞上我们!就算我们是小孩子,也不至于看不到吧!”小莫卿漆黑的眸中,射出一阵阵寒光,明明只是个小孩子却让人感受到了彻骨的寒意。
    “对不起,小姐少爷我不是故意的!”同样倒在地上女佣吓得瑟瑟发抖,苍白着脸。
    听到动静的蓝父他们忙赶来,看到小蓝希的惨样,心疼至极:“希儿,爸爸妈妈才不在一会儿,怎么就把自己搞成这样了!”
    “妹妹/希儿妹妹,你没事吧!”刚刚蓝言和陆宸两人被自己的同学叫去聊天了。
    陆宸看到跪在地上的女佣时,眼神微闪。
    “你怎么做事的?!连路都看不好!眼睛不要就捐了!给我赔礼道歉后赶紧滚!”
    陆父大发雷霆训骂女佣后忙对蓝父蓝母道歉:“真是对不起,大哥大嫂,没想到这个女佣这么不长眼,撞倒把酒淋湿了希儿。对不起,希儿,是叔叔阿姨的错!”
    “没关系,这叔叔阿姨不是你们的错,我原谅你们。”
    “叔叔阿姨,谢谢希儿了!”
    “对不起,湘妤,我们赶紧把希儿带到我房间洗个澡换身衣服,免得感冒!”陆母一脸歉意,然后带着蓝母和小蓝希回房间。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蓝言,你在这里啊,我找了你好久!”
    听到熟悉声音的蓝言身体一僵,“完了,她又来了!陆宸、莫卿,我要躲起来了,待会见!”
    “蓝言!你要跑去哪里!等等我!”穿着白色纱裙的少女看着蓝言眼冒爱心,边追边跑。
    现场只剩下小莫卿和陆宸两人,气氛很是尴尬。
    陆宸突然说道:“我们在这里等还不如直接去楼上等希儿妹妹吧!”
    小莫卿同意了,跟着陆宸上楼。突然小莫卿心里升起奇怪的感觉,眼皮不停的跳。
    “莫卿,你是不是特别得意抢走我身边人的注意力!”
    “你什么意思?!”小莫卿觉得陆宸有病,什么叫自己抢走,明明是他非要逼自己离开蓝家,各种谩骂自己,这么讨厌自己。
    真不懂陆阿姨这么好的人怎么会有这样的儿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有钱人都是这么厌恶穷人。
    “哼!你装什么傻!你都享受了那么长时间的好日子,该知足了!”陆宸面目狰狞,眼里的凶狠毫不掩饰。
    “咔——”,“啊——停电了!”,“啊——”
    “老余,赶紧去看看电闸!”
    “哦,好的!”
    突然的停电让众人陷入黑暗中。
    “啊——”电来的刹那,众人震惊到看到倒在楼底,头破血流晕过去的陆宸。
    “啊——宸儿!快叫救护车!!”
    “是他!我在停电的前看到是他推得少爷!就是个恶魔!”一个男佣指着小莫卿愤怒的说道!
    “天哪,太狠毒了!没想到这么小的孩子,这么狠毒,把人从楼上推下来!”
    “亏我还喜欢他,这么狠毒可怕的小孩子,谁敢喜欢!”
    ……
    “大哥,你这收养的什么孩子,心肠这么狠毒,今天把我家宸儿推下楼,是要害死他啊!怪不得没有父母!”陆父抱着昏死过去的陆宸嘶吼道。
    “先冷静下来,我们当务之急把孩子送到医院去。”蓝父面色难看觉得今晚发生的糟心事太多了,有些异常。
    “不是我!”小莫卿面色苍白,眼里的惊恐还未散去,没有血色的唇颤抖,站在楼梯口的的他苍白的解释道,可没有人信他。
    众人的目光和议论如一把把锋利的刀狠狠插进他的身体。
    --
    第24章到底谁狠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