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页

    红袖凶猛[无限] 作者:爱吃辣鸡粉
    第501页
    小仙师亦是风姿卓然,风采更甚了。全公公也笑着拱手恭维。
    他这边应对自然,倒是他领来的那些随从侍卫满脸古怪
    原因无它,刚满十七岁的燕红长得实在有异常人。
    约莫一米六五的中等个头,肩膀比一般男子还宽些,两条胳臂把简朴的短打布衣衣袖撑得鼓鼓囊囊,浓眉大眼悬鼻阔口,方脸黝黑无须,头发简单挽了个发髻;若不出声说话,还让人以为她是个剽悍的北方汉子,谁能想到这竟然是位女郎?
    燕家祖上乃是甘陕一代秦人,燕红面貌上像北人倒也没什么出奇。
    吩咐算是半个师侄的顾玉成将全公公带来的随从侍卫安顿下去,燕红自将全公公请到自己平日里常呆的书房,又请了仇永安作陪。
    公公这趟千里迢迢而来,可是因为鞑靼犯边之故?
    双方一坐下,燕红便关心地道:听闻二月时王(越)提督、汪公公选宣大两镇精兵二万,进威宁海子大破鞑靼,斩首四百余级,我等久居黔地,听了亦觉欢喜。可朝中却说,因王、汪二人冒进,引鞑靼犯边不止、边民深受其害,这说法却是怎么来的?以往无人讨鞑靼,鞑靼难道就不来犯边了吗?
    汪、王二人出关征讨鞑靼这桩军功,有无水份难说,但主动出击总胜过被动防御,按理说是值得明廷庆贺一番的。
    但是吧这讨鞑靼的大功里面混了个太监,就让人很不得劲了文人所记史书上对这桩征讨着墨最重的,不是杀其老弱,就是引鞑靼犯边不止;这等为了攻讦政敌而抹其攻伐功绩、责其冒犯友邦的精神,燕红反正是欣赏不来。
    全公公对汪直羡慕嫉妒恨,但毕竟都是太监,天然同仇敌忾,愤然道:小仙师不在朝中亦知这个道理,可恨那些文人领着朝廷俸禄却不思国事,明明打了胜仗却挑剔良多。咱家身在南京,那指斥威宁伯、汪公公的声音都填了咱家满耳朵,仿佛咱家亦是共犯一般,真是尤为可恨!
    燕红心头微妙,面上倒是不显,很是认同地点头附和。
    大太监汪直是满朝文武愤恨的阉宦奸佞,全公公亦是靠进献仙宝得宠的幸进小人;南北两京的文人骂汪直时一并把全公公给骂了,看来让全公公颇为不忿。
    对掌禁军之权的汪直,他空自羡慕嫉妒恨,却沾不上半点光,平白一道儿挨骂,会甘心才怪。
    奈何再不甘心也无用,有汪直开了太监立军功、掌禁军先河的现下,同样身为内臣的全公公再如何眼热军功,怕是也没什么机会了至少在成化朝,全公公再有泼天的忠心,也难成汪直第二。
    明宪宗确实能算得是少有的仁君,但皇帝就是皇帝,宪宗扶持勋贵宦官,目的是与文官集团对抗、平衡,最好能呈三足鼎立之势,并不是真就要把勋贵或宦官扶到一家独大的地步。
    这些都是董慧细细与燕红分析过的,燕红自己看了后世史书,心头也自有想法。
    按史书上所载,汪直王越两人屡立军功,愈发让朝中百官忌惮嫉恨,到三年后的成化十九年,汪直便会因久离帝侧失去信任,被调回南京御马监;王越亦会被除威宁伯爵,一路撸到底,直至革职为民。
    汪直、王越二人黯然谢幕不久,大同便险些失守朝中当路者深怕宪宗责怪,与满朝科道官一起把败仗瞒了下来,直到一年后的成化二十年方才暴露,引宪宗大怒,但此时边事已糜烂,已没有什么用了。
    对于文能讨好皇帝、武能监军领兵的汪直,燕红本身并没有太大的好恶。
    但文官集团只有给汪直王越拖后腿、把这二人扳倒的能耐,却不去考虑汪王二人退场后谁人能堪大用、谁人能填补上空出来的缺口,将与国体攸关的兵事当成玩弄心机勾心斗角的儿戏,燕红实在是怎么也看不上。
    边事糜烂,受苦的可是数以十万计、百万计的边民!
    汪公公今年正月任监军,二月讨鞑靼有功,才到五月,便被满朝百官攻讦,连身在黔中的我等都能得知。燕红一面说,一面摇头,凝重地道,朝中情形如此,汪公公怕是难以长久,宣大两镇边事,恐怕过不得几年就会有反复。
    全公公冷不防听到她说出这样话来,呆了呆,道:燕、燕小仙师,这话如何说起?
    三人成虎。燕红沉声道,汪公公深得圣心,一时有人说他不是,圣上不会信;但若是人人都这般说,日日都这般说,圣上又能信汪公公多久?
    全公公眼皮一跳。
    他也是太监,最清楚皇帝心意反复最难揣测要不他怎么都从黔州道镇守太监升迁到南京镇守太监了还不知足、还日日琢磨着回到京师?皆因无论你是宦官还是勋贵,不在帝侧,便算不得天子近臣之故!
    燕小仙师是有大本事的能人,若不是朝中百官一力阻拦,两年前进献仙宝时全公公就想让小仙师进京随侍圣上,顺带也把自己弄进京去了;此时小仙师说这番话,必是有的放矢。
    这就让全公公纠结起来了他确实是与汪直同仇敌忾不假,但他更羡慕汪直、恨不能取而代之,要让他将与小仙师的情分用在为汪直排忧解难上,他可没这么傻大方。
    --